第三十章 公主阴嫚!(1 / 1)

吃完饭。

秦落衡在屋中生起一盆炉火,随后把从令史枯拿的两卷竹简,放在案几上摊开,又取出往日削好的木牍,开始抄录《为吏之道》。

薄姝在一旁研磨。

他使用的墨跟学室不同。

这是自制的。

学室使用的墨都是天然墨。

每次使用前,都必须先用研石,把这些天然矿石,在蚌壳或石块做的砚板上将其捣碎,而后注水搅拌匀称。

整个过程非常消耗体力。

夫子在时,都是他给夫子研墨。

那时他年岁尚浅,力气不足,每次研墨都把自己累得够呛。

于是就问夫子:“当世有蘸水即化的墨吗?”

夫子道:“据《述古书法纂》记载:刑夷始制墨,字从黑土,烟煤而成,土之类也。”

“世间确有自制墨。”

“不过非一般人能获得。”

“就算是博士学宫的博士,一年到头也获得不了几块,这些自制墨在当世都是恩赏,一墨千金,而且是有价无市!”

闻言。

秦落衡当即就动了心思。

他要制墨。

他的确不会制墨。

但他记得墨的原材料是松木,而骊山别的没有,就是树多,松木骊山恰好也有。

山中无时日。

在一次次失败后,他成功制出了松烟墨。

只是那时夫子的身体已大不如前,需要他研墨的次数越来越少。

到了后面,夫子自知时日无多,就断了药石,把自己整日关在书房中,伏案写着过往背下的书籍,秦落衡知道夫子有吃墨的习惯,因此试着将滋补的药物添进墨中。

只是没等到他的药墨,夫子就溘然长逝了。

薄姝研着墨,眼中满是惊奇。

她出身贵族,自然是知道墨的存在。

只是看着眼前漆黑如碳的墨汁,她更加迷惑了,秦落衡一直说自己是个普通秦人,但他拥有的一切却丝毫不普通。

甚至......

在某些方面已高于六国贵族。

最起码,她在咸阳时,就没见过那个贵族家,有像他使用的这种带松香的墨,就算是御墨,也不过如此吧?

秦落衡并没注意到这些。

他的心思都在抄录《为吏之道》上。

《为吏之道》共有两卷。

每卷有三十枚竹片,每片竹片上的字数并不多,大概三十字左右,内容都很简明扼要。

秦落衡抄写的很快。

一笔一划没有任何停顿。

落笔即成字。

看着秦落衡的抄写速度,薄姝心中也是一惊。

她也曾见过跟秦落衡年纪相仿的儒生,那些儒生抄写书籍一向慎之又慎,唯恐出现错字,一旦抄错,就会立即用削刀刮去。

同样两卷竹简。

秦落衡抄完不过百息时间。

但放在儒生身上,连抄带刮,差不多要用大半时辰,两者的速度简直是有天差地别。

在秦落衡摘抄书籍的时候,薄姝也暗暗将他抄的内容,跟他带回来的竹简做过比照,全篇没有出现一个错字。

精准的可怕!

她偷偷的看了几眼秦落衡,但很快就移开了目光,只是眼中的好奇之色越来越浓,而在她心中,秦落衡也越来越神秘了。

秦落衡埋头专心朝着简牍。

另一边。

大殿内,原本虚掩着的殿门,突然打开了一条缝,一个结着发鬟的少女,却是把头探了进去,好奇的望着高台上的中年人,却见少女十一二岁,面容姣好,穿着一身黑色襦裙,模样十分讨喜。

中年男子自然听到了声响。

正欲呵斥侍从,但一抬头,却是看见了少女,脸上的不悦之色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笑意。

但仍作佯怒道:

“阴嫚,都戌时了,你来朕这干什么?”

“还不回去睡觉?”

嬴阴嫚走进殿内,嘟着小嘴。

委屈道:

“父皇,我其实都睡了,只是想到父皇还没睡,而且父皇在的地方一般都好冷,我这几天刚好发现了一个取暖的东西,就想着献给父皇,让父皇也能暖和一下。”

嬴政一愣,随即笑道:

“哦?”

“你那还有朕不知道的东西?”

“朕不信。”

嬴阴嫚顺势就想把身后的东西拿出来,但后面又忍住了,只是急声道:“父皇,我真的有。”

嬴政爽朗笑道:“那你还不快拿上来,给父皇我看看?”

嬴阴嫚开心的点点头,小跑着跑到嬴政的大案前,把藏在背后的东西亮了出来。

入眼。

嬴政脸上笑容瞬间凝滞。

他阴沉着脸,双眸紧紧的盯着这东西。

嬴阴嫚没有注意到嬴政脸色的变化,依旧很雀跃的、如献宝般介绍着自己拿来的东西。

“父皇,就这个。”

“这东西叫热水袋,是我无意间发现的,这东西可厉害了,里面加入热水,可以保温好长时间。”

“父皇你看。”

“这里有个插兜,可以把手伸进去,里面好暖和。”

“我就想着,父皇整日待在这冷屋子里,有时候手脚一定也很冷,要是父皇能用这个暖暖手,一定可以舒服点。”

“父皇,你试试。”

嬴阴嫚把热水袋塞进了嬴政怀里,然后很开心的望着嬴政,想让自己父皇也试一试这个热水袋。

嬴政把热水袋紧紧抓在手中,手上隐隐有青筋浮现。

嬴政压下心中怒意,“阴嫚,你实话告诉朕,这个热水袋你是怎么得到的?你又是怎么学会使用的?”

“朕要知道全部过程!”

嬴政的发火,直接把嬴阴嫚吓住了。

她委屈的咬着嘴唇,眼眶中隐隐有泪珠在打转,她小声抽泣道:“我就前几天在宫里玩,无意间看到父皇马车上好像有东西,就好奇的把那东西拿了出来。”

“......就是那个热水袋。”

“我当时只觉得这东西鼓鼓的很好玩。”

“后面我就跟胡亥哥哥把这个扔着玩,不过扔着扔着里面的东西就掉了出来,就几个白白的,鼓鼓的,还带着一股腥味,听他们说这个叫......”

“鱼鳔!”嬴政道。

“嗯,因为这东西坏了,就不能玩了,胡亥哥哥就走了。”

“我当时怕被父皇知道,就想把这个偷偷扔了,在去扔的时候,就看到里面有张很薄的软树皮,我就把那张树皮拿了出来,这才发现上面有字。”

“我认不全,就把这个给侍从看了。”

“他们说这是热水袋,还说了这个该怎么用,我就让他们去把里面的水换了,试了下,确实很暖和,我以为父皇也会喜欢,就拿过来了。”

看着嬴阴嫚楚楚可怜的模样,嬴政心中一软。

他揉着嬴阴嫚的小脑袋,安慰道:“父皇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只是这几天没休息好,一时间,发了脾气,是父皇错了,父皇给你道歉好不好。”

“你这礼物父皇收下了。”

“父皇很喜欢。”

在一阵连哄带安慰之后,小丫头终于哄好了,一蹦一跳的离开了章台宫。

宫中。

嬴政长身而立。

他看着手中的热水袋,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但转瞬,嬴政的目光就恢复如常,他漠然的看向殿外,高声道:“来人,去把御史大夫弋给朕叫来,朕有事问他。”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