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无限波纹疾走 > 第五十四章 搜刮装备

第五十四章 搜刮装备(1 / 1)

12月的新宿飘舞着漫天的飞雪,尽管因为波纹的缘故,王哲已经不怎么在意来自天气的影响,但是能在这么寒冷的日子里吃着热气腾腾的关东煮,也算是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吧,哪怕只是味精味十足的路边摊。

略带满足地叹了一口气,王哲对着一脸苦大仇深的鹭坂实说道:“怎么不吃了?这个味道还不错的。”

“哪里吃得下。”鹭坂实有些扫兴地将已经起皱的空烟盒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脸上的沟壑变得更加明显了:“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阻止它们?”

这射程至少有C了吧,感觉跟卖鱼强在看守所的时候差不多啊。

“来,这里还有。”王哲接过替身从便利店拿回的香烟,顺手递给了眉头皱成一团的鹭坂实。

“你这家伙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啊。”鹭坂实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略带无语地说道。

“我让你调查的东西,结果怎么样?”

“凤春院廻向吗?只知道他是财经界的重要人物,但是从外表上来看也只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说完,将一张有些老旧的黑白照片递给了王哲。

照片并不是从正面拍的,大概是从某个角度偷拍得来的,而且年份也有些久远,只能看到廻向的侧脸。一头随意披散的白色短发,年轻俊美的脸容,模特般修长的身躯,完全看不出来他是新宿财经界的巨头,中央高塔的主人。

“没有了吗?”

“没有了,警署里根本没有详细的记录,这张照片也是我从一个老朋友那里得来的。”

王哲略带遗憾地摇了摇头,随后又问道:“我记得大叔你好像对日本的妖怪挺有研究的吧?”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我也只是在女儿被害后才开始研究的。”吞云吐雾间,鹭坂实眼神有点迷离地看着电视里的摔角比赛,话里充满了某种莫名的感概。

“那乌鸦代表着什么?”

电视里那个肉山一般,叫做“水虎”的选手这时已经是10连胜了,体型和力量的优势在这种舞台上尽显无遗。

“街道的守护者,城市的守护者。”

看来那家伙应该就是正派的一方。

“乌鸦在日本还算得上是神鸟,有不少神社供奉的就是乌鸦……不对!”鹭坂实夫人声音瞬间拉高了几个音阶,手中用力地将烟头按在桌面上,“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吧?你不是什么猎人吗?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暂时还真拿它们没什么办法,一是装备跟不上,手枪根本不起作用,二是它们的作案时间太过散乱了。”

鹭坂实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也知道王哲说的的确没有错,但是他心中依然充斥着不甘和无力。

电视里面那个浑身星星装饰的爆炸头主持人正卖力地带动着现场的气氛,那名水虎选手已经三十几连胜了,基本上每个对手都是被他一下K.O。

“对了,你知道哪里能够买到重型枪械吗?”说着王哲还用手比划了一下,“什么狙击枪,自动步枪,轻机枪之类的。”

鹭坂实并没有立刻回答他,他也有自己的思量。尽管之前的确是给对方透漏过一些消息,但那些都是跟案件有关的,如今对方竟然问起枪械的事情,他也不得不谨慎起来。因为两人现在最多也只不过是合作关系而已,彼此之间也没有太深的了解,谁知道对方得到这些枪械后会用来做什么。

许久,后鹭坂实才开口道:“新宿的话主要还是手枪居多,而且我们日本人比较喜欢用刀来解决事情。”

…………

在路边摊的时候王哲其实已经看出鹭坂实的话有些言不由衷,但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毕竟彼此之间的确是不怎么熟悉。于是,在跟鹭坂实分别后王哲便在新宿的横街窄巷里不断穿插游走,期望着有好心人能够告诉他他想要的答案。

也不知道逛了多久,在避开几个热情的大姐姐后,王哲总算是找到一个好心人了。一个躺在地上抽搐着,脸容枯瘦,看上去病恹恹的男子,在他的手边还散落着不少或新或旧的针筒。

希望你的上家会知道吧。

王哲捏着鼻子,让替身抓起那人的头发将他的头抬了起来,一只手拿着几张钞票在这团烂泥的面前扬了扬:“喂,你知道哪里有“货”吗?”

只是男子似乎还沉溺在快感之中,双眼毫无焦距,甚至已经有翻白迹象,嘴角还挂着一道亮闪闪的水迹线。他这一副被玩坏的表情一时间也让王哲颇为无语,最后只能动用波纹了,不过作为回礼,王哲也将对方如愿地送上了天堂——名为快感的天堂。

…………

当王哲终于见到歌舞伎町范围内最大黑帮的首脑时已经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了,原本王哲还想以温和一点的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的,但是没想到最后竟然要他打掉他们几个重要的据点后,他们的老大才愿意跟他见面。至于交易,王哲的打算是在会面时将那个老大抓起来做人质,因为从他动手的那一刻起,所谓的交易就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利益交换了。

会面地点定在一间隐藏在窄巷里的地下酒吧。由于是最后才会告知他们会面地点,所以王哲倒是不怎么担心会被埋伏。而且他还有波纹,等他们先进去,然后在后门用波纹确任后才进去这么简单的逻辑他还是知道的。

不过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在道上混的人,只是他没想到进来的两个人长相竟然出乎意料的普通,一点都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面肉横生。走在前头的是一个络腮胡须,留着大背头,身穿貂皮风衣的中年人。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一个白色西装,耳边戴着银质耳环,手持打刀,相貌颇为英俊的青年。只是王哲在他的眼里找不到任何神采,就像只有躯壳的傀儡一般。

“请坐吧,洋介虎彻。”因为事前已经从鹭坂实那里得到资料,所以王哲也不会认错谁是老大。为两人各添上一杯咖啡后,王哲便转头望向一旁的白衣青年:“不知道这位怎么称呼呢?”

“洋介乙羽,我的弟弟。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洋介虎彻这时并没有任何胆怯或者惊慌,反而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果然老大当久了,气场还是很足的。

“我啊,你叫我“L”就可以了。”见对方没有去动那两杯咖啡,王哲也没有在意,只是端起自己的马克杯,小小地喝了一口。

洋介虎彻没有说什么客套话,直接开面见山地问道:“L……先生,姑且就这么称呼你把。你到底想要什么?”

“枪。”

“枪?!”洋介虎彻就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忍不住失声大笑起来,笑声中隐含着淡淡的怒意,“原来我那些手下和据点就值几把枪的价值吗?!”

“我要纠正一下你这个错误的观点。”王哲放下手中的马克杯,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放在手中把玩着:“并不是他们只有这么点价值,而是你们都只有这么点价值。”

面对对方的威胁,洋介虎彻并没有在意,反而面带微笑地看着王哲,一副有持无恐的样子。王哲这时也多少看得出对方之所以如此,恐怕就是因为一直站在旁边的白衣青年。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乙羽……”

得到洋介虎彻的示意,洋介乙羽缓缓地拔出手中的打刀,将刀尖对准了王哲。

“看来谈判破裂了。”

王哲话音刚落,洋介乙羽已经举刀劈向了他,即便是面对枪支,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恐惧。

王哲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一边闪避一边抬手连开数枪,直接将弹夹中的子弹打光,不过随机他就发现自己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也明白了为什么洋介虎彻会这么有持无恐。

面对射向全身的子弹,洋介乙羽手中的打刀快速挥舞,冷冽的刀光在身前编织出一幅寒光闪闪的大网将大部分的子弹斩落在地。同时,手中的打刀上下翻舞,锋利的刀刃化作一道道刺眼的流光罩向王哲全身。

“这就是你的依仗吗?”

“当然了,这种无心无泪,甚至连痛觉都没有的怪物就应该做这么活着,不,是只能这么活着,这样他们的自身才有了价值。”

“怪物吗?的确,这样的确能称得上是怪物。但是——”王哲忽然停下了闪避的动作,抬手用前臂挡下了这势如破竹地一刀,“要做人还是怪物只能靠自己的意志来决定,旁人的评价只不过是多余的。”

“嗯?!”

洋介乙羽原本万年不变的扑克脸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没想到伴随自己多年,原本削铁如泥的打刀竟然被对方伤口周围的肌肉死死地夹住了,而且伤口竟然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一直关注这边的洋介虎彻自然将这一切看得真切,心中竟然不自觉地涌现出一阵慌乱,脸上的肌肉也逐渐因为恐惧而变得扭曲起来。他知道这次恐怕连乙羽都挡不住了,于是打算趁两人还在僵持的时候偷偷溜出房间。

洋介虎彻的一举一动自然瞒不过王哲的双眼,再次掏出一把手枪:“你最好还是乖乖坐在那里别动。”

“乙羽你这个家伙在干什么!快帮我挡住!挡住啊!”

性命攸关,昔日的黑帮老大如今风度尽失,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疯狂地嘶吼着,狼狈地扑向门口的方向。

“聒噪。”王哲也不再废话,两枪直接将他的双脚打断,然后又转头对着已经被波纹麻痹了全身的洋介乙羽说道:“说起来你也是个悲剧,被自己的哥哥利用到这种份上,竟然连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着的呢?”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从一开始我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

最新小说: 神级游戏,我独获超S级天赋! 快穿之媚色生香 满门反派疯批,唯有师妹逗比 综网:从山海经杀到上古 什么叫巫女型中单啊 王者之锋 燕归尔新书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 网游:我能获得百倍奖励 乒乓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