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维拉鲁(1 / 1)

第二天,兽人并没有再来进攻利突纳村。

达雅克他们也松了一口气,因为连续2天的战斗,已经将不少事前布置的防御措施和陷阱消耗了。如果今天再来一次的话,恐怕村民的伤亡会加剧。

王哲整个上午基本都在帮达雅克他们重新布置防线和陷阱中度过。优子偶尔也会来看看他,但因为她自己也有工作要做,所以很快就离开了。

就这样一直忙碌到下午,王哲才终于闲了下来。正想去找点吃的东西时,优子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拦住了他。

“那个…”少女神情扭扭捏捏的,一点都没有之前那种超越年龄的成熟,“我们也很久没一起去打猎了吧。要不要……”

“上来吧。”

看着俏脸越来越红的优子,王哲主动地伸手把她拉上了螺岩。

因为昨晚宴会的关系,不止是食物,水也喝得差不多了,所以优子让螺岩拖上了一车汽油桶大的水桶,顺路帮忙补给一下淡水。

目的地是离利突纳村颇远的一条大河。

以螺岩的速度,都花了不短的时间。也难怪一次要装这么多桶水,光靠人手或者简单的载具代步的话,确实是段很费劲的距离。

大河蜿蜒的流向远方,两岸是摇曳着高高水草的湿地。

到这里取水的当然不只人类,栖息在附近的动物们都是靠着这条大河生存。

正因为这样,这里也是猎人们最好的猎场。

选了一个可以俯瞰附近湿地的高地放下了优子,王哲自己便拉着水桶到河边打水去了。

还好输水的管道是可以连接多个水桶的,不然单纯靠那个手动的泵水器,都不知道要抽到什么时候。

相比之下,优子就显得休闲多了。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能完成任务。而且还不用自己去回收猎物,这种事她都是叫王哲去做。

就这样大概过了1个小时左右,枯燥的泵水工作终于完成了,王哲也得到了解脱。

在高地下停好螺岩,王哲拿着一捆箭来到优子的身旁。

“给。都给你收回来了。”

“自己放到箭袋里,我正忙着呢。”

趴在地上的优子似乎是找到了猎物,正等候最佳的出手时机。

王哲对此也见怪不怪,整理好箭袋后便侧身躺在少女的身边。拈起她那红宝石般的马尾放心手中轻轻地把玩。轻轻扯了一下,道:

“难道你约我出来就是想找个苦力而已么。”

王哲的动作似乎没有影响少女的射击,只见她一扣扳机,“咻”的一声,不远处的一只黑鸟应声倒地。

“真是的,差点就打歪了。”

王哲看着她那似嗔似怒的眼神,本来还想调戏一下她的,顿时把话咽了回去。

“好吧,好吧,对不起!这样总可以了吧…”虽然中口中服软,但王哲还是没有放开她的马尾,反而在手指上绕着圈圈,“打了这么多的猎物,应该也够了吧?”

“够了又怎么样,你想干什么?”

王哲放开手中的马尾,有些泄气地说道:“我也不知道……”

“那你想好了,再跟我说好了。”

优子重新装好箭,坐在地上端起枪,开始寻找下一个猎物。

“呃……”

身为三十级的大魔法师,除了日常社交外,王哲跟女孩子交往的经验基本为零。虽然知道要说什么,但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

看来只能依样画葫芦了。

回想起以前办公室里,那些女同事经常看的电视剧。王哲来到优子的身后伸出有些僵硬的双手,环抱著她。

下巴放在少女圆润的肩膀上,因为台词实在太违和了,王哲最后还是没敢说出口,眼神有些飘忽地看着枪口瞄准的方向。

刚被抱住的时候,优子的身体也跟王哲一样有些僵硬。不过随后就放松下来了。

温香软玉的身体,抱在怀里软软的,暖暖的。弥漫在鼻尖那沁人心脾的少女体香,让王哲心中为之一荡,情不自禁地探头亲了一下少女光滑白皙的脸蛋。

优子身子微微一抖,手指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一只倒霉的熊脸鸟刚好被这支流矢射中,一头扎进了水草中。。

“好了,天色已经不早了,收拾一下我们就回去吧。”优子低着头小声的说道。长长的刘海让王哲看不清她的表情。

再次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王哲便松开双手,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向熊脸鸟掉落的地方。

“应该就在这附近吧……”

拨开一处水草后,王哲看到了那只被射中的熊脸鸟。受伤的熊脸鸟在地上翻来滚去,不一会就没有了动静。

“咦?”

当王哲拿起熊脸鸟时,发现熊脸鸟的屁股上竟然多了一根箭。优子常用的箭的箭羽都是白色的,而这支却是黑色的。

有问题!

下一刻,身后响起了破空之声。王哲连忙向前一蹬,身体顺势一滚,钻进了茂盛的水草之中。

稳住身形后,王哲连忙放出波纹,就像雷达一样扩散出去。只是他忘记了,周围的水草都是有生命的。在这种环境里,探测波纹一点用处都没有。

虽然如此,但为了以防对方偷袭,王哲并没有收起探测的波纹。伏低身子,聚精会神地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忽然,一圈圈异常的波纹从身后反馈回来。

在身后吗?

眼睛一转,看到手上的熊脸鸟,王哲心中顿时就有了想法。

将熊脸鸟交到右手,王哲装作毫不知情一样站了起来,双膝微屈,头向前张望着。

破空之声再次在脑后响起。

王哲头一低,躲过了这一下攻击。同时右手将绯红色波纹疾走灌入手中的熊脸鸟,右脚踏出一步,双脚微蹬,扭身发力,将散发着高温的熊脸鸟拍向身后的敌人。

“有两下子嘛,人类……”

敌人是一个手持柴刀的黄发男子,正摸着左手被烧伤的地方,有些玩味地看着王哲。

褐色的立领长袖皮衣和长裤,袖口及领口处还带着毛皮装饰。异常壮实的双臂,手指上还长着尖尖的指甲。

但是当王哲对上对方那闪烁着残暴光芒的野性竖瞳,王哲知道对方其实是一名兽人,是他至今见过的最像人类的兽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

“人类扫荡军,远东方面军部队长——维拉鲁!”维拉鲁指着已经冒着肉香的熊脸鸟说,“顺带一提,那个猎物本来是我的晚餐。”

“是么,那拿去吧。”说着王哲将熊脸鸟扔给了维拉鲁,然后故作镇定地转身离去。

一刀将飞过来的熊脸鸟劈成两段,左手的伤口传来一阵炙热的疼痛,一时间维拉鲁也摸不清王哲的底细,不敢深追。

见维拉鲁并没有追来,王哲心中长舒一口气。对面显然是被波纹吓住了。虽然真要打起来,王哲也不怕,但是受伤是在所难免的,主要是不想让优子担心。”

快步回到高地,王哲不由分说的拉着优子坐上螺岩,之后马力全开地拖着一车补给迅速离去。

“这就是约扎克那家伙说的小型颜面吗?”回到自己颜面上的维拉鲁透过颜面的屏幕看着远去的螺岩,自言自语道。

“算了,明天再去解决他好了。”

这时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即使维拉鲁也不能违背兽人的规定,选择撤退。

被王哲强制横坐在他大腿上的优子有些不解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连舱门都关上了。”

“我刚才碰到了一只兽人了…”

看见外面天色已经变暗,王哲这才打开驾驶舱舱门。

“啊?!你没受伤吧?”优子吃惊地回头看着王哲。

“恩,我耍了个小把戏把他吓住了。趁着他还有些发懵,我就赶紧带你离开。”

见气氛有点沉闷,王哲一只手拉着她的马尾,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故作轻松地说道:“没事的,不是有螺岩,还有红莲么?没问题的。”

但他心里却是提起了十二分精神,这个维拉鲁,明显比之前的兽人强上许多。

听王哲这么一说,优子脸色才好了一点。

因为急着通知达雅克,所以即便是拖着重物,但螺岩的速度比来的时候还快上了不少。

回到村子后,王哲第一时间找到了达雅克,告诉他自己遇到的事情。

达雅克在听说了人类扫荡军的存在后,这个和善的男人第一次反常地面露愠色。

兽人已经认真到这个地步了吗?人类到底做错了什么……

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时候,达雅克连忙着急村里的干部,开始商讨明天的战略。

走出达雅克的房间,王哲见到了今天一整天都没见过面的卡米那和西蒙。

卡米那还是老样子,戴着他的红色太阳眼镜,双手抱着后脑勺走在前面。西蒙则是一直跟在卡米那身后,只是神色似乎比以前更加低沉。

这小子估计又钻牛角尖了吧。得找个时间跟他聊聊。

半个多月来的相处,王哲也知道西蒙是什么样的性格。不自信加会钻牛角尖,估计是看见自己什么都帮不了卡米那,心里开始自责起来了吧。

王哲迎了上去,揽着卡米那的肩膀说道:“卡米那,明天可能会有战斗,今天就早点休息吧。”

“哦?!尽管来吧!十只也好二十只也好,就让卡米那大人我用红莲把他们都捏成渣渣。”卡米那一点担心都没有,反而兴致满满地高声说道。

“知道你厉害了,快去休息吧。明天来的可是大队长级别的,估计又是一场恶战。”…………………………

最新小说: 综网:从山海经杀到上古 快穿之媚色生香 什么叫巫女型中单啊 神级游戏,我独获超S级天赋! 王者之锋 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 燕归尔新书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 满门反派疯批,唯有师妹逗比 乒乓生涯 网游:我能获得百倍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