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草莽争天 > 第二十八章 雪山

第二十八章 雪山(1 / 1)

乔三才手持匕首窝在墙角,方才他趴在窗边偷偷窥探,院内发生的一切都瞧得清楚,他怎么也想不到十几个大汉竟连个瘦弱的少年都拦不住,所有的希望都在靳谊失败的那一刻破灭,他手里的匕首跟着哆嗦起来,眼睛却忍不住盯住门口方向。

房门被缓缓推开,凉京走了进来,他满脸是血,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眸子,他提起飞花刀在袖口左右擦拭一番,刀身在灯下泛起寒光。他缓缓歪头向着角落瞧来。

被凉京目光锁定,乔三才倏地如置身冰窖,周身一片寒冷,他双手乱摆,匕首拿捏不稳跌在地上,哆嗦道:“你你究竟是人还是魔鬼?”

来人默不作声,乔三才却再无勇气看他第二眼,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

他颤抖的伸出右手摸向地上的匕首,眼瞧便要抓到手里,忽的脚步声起,哒哒哒,在这安静的屋里格外刺耳,一步,两步,三步乔三才跪倒在地上哀嚎道:“别别杀我,金银财宝,美女我有,有很多,都给你”

不知过了多久,屋内恢复了安静,乔三才战战兢兢抬起头来,一双沾满鲜血的脚赫然入目,惊恐之下他面色惨白,张嘴“啊啊啊”了半天却说不住一句话。

飞花在他头顶高高举起,眼看就要将地上的人斩于刀下。

一只白皙的手忽的按在了凉京的肩头。

“你不能杀他!”

凉京缓缓转头,瞧着来人,满是不可置信,愕然道:“你说什么?”

纪无忧轻叹一声,抚下他拿刀的手臂,抓在他碗间,摇头道:“你不能杀他。”

凉京万万想不到纪无忧刚才还在心系百姓,惩恶扬善,而此刻竟要包庇这罪大恶极之人,一时血脉贲张,一把抓在他领间,怒道:“你也要拦我啊?你也要拦我?”

纪无忧松了手,任凭衣领勒的脖子生疼,道:“南城有一颗大树,所有人都拼了命的往上爬,大多的人拥挤在地上摸不到树身,有的人却已坐在了树顶。”

他转头瞧向乔三才道:“他是其一,如今纪康失势,城中势力不免重新洗牌,若他也掉了下去,会砸死很多人。”

凉京手中加力,几乎将纪无忧提了起来,歪头抵在他额头上,哭道:“你在说什么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纪无忧一字一字道:“我说,你不能杀他!”

话音刚落,脖颈间一松,被推开一步。

凉京忽的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整个人弯腰萎靡,脑袋无力的垂在胸口,他深吐一口气,涩声道:“纪无忧,我算不算是你朋友。”

“当然!”纪无忧脱口而出。

忽的寒光一闪,飞花劈过,刀声响起悲鸣划过长空,随之地上多了一道刀痕,深不可测,宛若天堑,将两人分隔一旁。

“今后不是了!”

纪无忧如若雷击,身子一晃,面色亦变得苍白,他看向凉京,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忽的后悔不该如此劝他,又多么希望凉京能转过头来笑着说方才只是一个玩笑,可凉京只是低头沉默,半晌动也不动。

纪无忧脑中混乱如失了魂魄一般,张嘴翕张一番却发不出声响,良久,终是跌跌撞撞冲出了门外。

院中脚步声忽止,有声音传来。

“凉京,我永远拿你当朋友,他日你若拔刀向我,我仍愿温酒相待!”

雪终于停了。

一日后,桃园内起了一座新坟,凉京跪倒坟前,磕头三声。

靳谊站他身后道:“还在恨吗?”

凉京站起身,轻轻拍落膝上的雪土,面色凝重缓缓摇头道:“不知道。”

靳谊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凉京又摇头道:“不清楚。”

靳谊叹气道:“豺虎当道,妖孽横行,天下就是如此,何必如此挂怀。”

“那是你们的天下,不是我的。”

靳谊忽的一愣,晃过神来凉京已走的远了,靳谊急忙朝他喊道:“那你的天下呢。”

前方的身影略有停滞。

“埋了!”

多年以后,人们谈论起后山的桃园总是啧啧称奇,有一年的四月,正值桃花繁盛似锦,一座坟头上忽的冒出一颗心形的怪树,每到傍晚时分,总有一只蓝色的鸟儿盘旋在树顶,哀啼不止。

大雪山峰,巍峨挺拔直入云霄,山腰处,一道黑影正兀自攀爬。那人背着短刀,腰间挂个酒葫芦,额头间已见涔涔汗水,许是累了,他寻了块平整的石头坐了下去,举起酒壶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忽的笑道:“好酒好酒,不枉我花了一整根银条。”

此人正是凉京,距小玉去世已有把月,凉京一度消沉,后听闻村民提及大雪山上常有仙女,每年春天总会下山给众人瞧病,不仅医术高超又分文不取,引得众人膜拜直把她们唤作女菩萨。

凉京听他们说的神乎其神,不免多听了两句,忽的想到当日沈自青曾说那流音阁便是在雪上之上,村民口中的女菩萨莫不是阁内之人,又想起传言阁中藏有六虚归元功两卷,勾起心中向往,心想我修为进展缓慢,何不去山上碰碰运气,即便一无所获也好过呆在这伤心之地徒增烦恼,心里打定了主意凉京片刻不耽搁,寻了路爬上山来。

凉京摇晃酒壶,壶中美酒所剩无几,他心疼自语道:“山还没怎么爬,酒倒是快喝光了。”

说罢收了酒壶,站起身来,瞧着脚下星星点点的村庄,又抬头瞧向望不到头的山峰叹道“常人说这山高过三千丈,可我看万丈不止,这般下去,也不知猴年马月才是个头。”

凉京稍作歇息便又上了路,索性山上多积雪,饮水不成问题,只是随着海拔越来越高,半天不见一只猎物,食物倒成了难题。

行至傍晚,凉京运气好寻得一处洞穴,欢呼着跑了进去。

凉京灵力充盈理应不惧寒冷,可刚进了洞口,忽有阴风传来,竟让他不禁打个寒颤,凉京忖道:“奇怪,怎的这般寒冷。”好奇之下不管不顾沿着石壁朝洞内走去。

最新小说: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在洪荒搞基建 天劫摆渡人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我的遂心如意 破阵录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