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草莽争天 > 第二十七章 拔刀

第二十七章 拔刀(1 / 1)

午时,凉京与纪无忧二人已回到百花厅中,凉京跟着看了半天热闹,正自兴奋不觉饥饿。

纪无忧新沏了茶水,斟满一杯送至凉京身前,笑道:“口渴了吧,喝茶。”

凉京端起茶杯道:“今天果然热闹,只是”一口喝光茶水又道:“若要那纪康家业,咱仨人直接杀进府里就好,何必费这些手脚。”

纪无忧道:“他毕竟是族中长辈,我不好亲自动手,中土像南城这般的城池不下三百座,纪家独占近百,我若强行除了纪康,其余城主人人自危势必抱团,如今借神仙的名号行事,就是告诉他们我也不想撕破了脸面。”

他又给凉京斟满一杯,笑道:“何况这次自作主张家父并不知晓,真要用强硬手段,我回了京也不好交代。”

凉京道:“原来如此。”转念想到那只威风凛凛的圣兽啸山虎,便再顾不上喝茶,左右打量,自语道:“风老怪怎地还没回来。”

纪无忧猜透他心思,道:“你不会还惦记那老虎吧,他肯定不会借你的。”

凉京听他说的肯定,心里有些失望,忽的眼中一亮,一把抓住纪无忧手道:“你肯定有法子对不对。”

“我”纪无忧面露难色,刚要作答,忽听亭外有人急切喊道:“凉公子,凉公子,你在这儿吗?”

凉京循声望去认得来人,站身招手道:“小雪姑娘,你怎么来啦?”

小雪慌慌张张跑进亭中,双手叉腰气喘道:“小小玉她她快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

“什么!”凉京脚下一软几乎站立不住,惊慌下失了分寸,双手抓在小雪肩头道:“小玉他怎么了?你快说清楚。”

“小玉她娘许了乔老爷,逼小玉做他妾室,上几天就送进了府里,今早伙计刚开门,就见到小玉满身是血躺在外面,竟竟是被那老混账折磨了一个晚上,你你快去瞧瞧吧。”小雪说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

“乔三才!老子定要将你扒皮抽筋!”一声怒吼响彻整个庭院。

百姓们刚从纪府出来,大都满载而归,熙熙攘攘走在街上,忽有一人狂奔疾走,不避不让,一路冲撞着穿过人群,一妇人躲闪不及被撞倒在地,手里的银饰散了一地,她心生恼火,张口骂道:“哪来的小畜”可瞧见了来人血红的眼睛陡然间背脊一阵发凉,再也不敢骂下去,心里嘀咕道:“他是人是鬼?怎么面容如此骇人!”

青客居房内,一大夫瞧着床上遍体鳞伤的少女,摇头叹气道:“伤的太重了,准备后事吧。”

一名女子站在床前早已哭成了泪人,拽着大夫衣角颤声道:“真的没法子了么?”

大夫不耐烦甩手道:“有什么法子?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就在此时房门“砰”地一声被一脚踹开,少年一步冲来挥手挡开两人,那大夫被推了一个踉跄,坐倒在地,恼道:“你你是什么人,怎地这般无礼。”

凉京呆立床前置若罔闻,眼光定格在床上少女身上再移不开半分。

她究竟是遭遇了怎样的悲惨,下手之人为何这般狠毒?

只见小玉面色乌青,左眼高高肿起,红唇裂开嘴角挂满血迹,鼻梁歪塌一旁,几乎没了人形。

凉京瞧她这番模样,心若万刀剐过,身子颤抖不止,眼泪哗哗淌了下来,他抱起小玉拥入怀中,再也忍不住声泪俱下:“小玉我来了我是凉京啊,你你睁眼瞧瞧我!”

那一旁被撞开的女子见他哭的如此伤心,不禁动容,也跟着啜泣起来。

好一会,小玉眼皮微动,眯起右眼认出凉京,她嘴角勉强挂起一丝笑意,忽的吃力抬手捂在自己脸上,虚弱道:“别别看我现在好丑。”

凉京缓缓拿开她双手,拂去她沾在额角的发丝,哽咽道:“你很美,一直很美。”

小玉抬手摩挲在凉京脸上,痴痴瞧着他,道:“我没事,不不哭。”忽的挤出一丝笑容,又道:“那晚林中你便是这么说的,你说的每个字我都记得。”

凉京哭的说不出话,任凭泪水淌下,只是不住点头。

小玉声音越来越小,“我我其实好喜欢你,可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你以后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也好好娶个妻子。”

“不!不!是我不配,是我配不上你!”凉京嘶哑着哭道。

脸上的小手忽的滑下,无力的耷拉在了床沿,小玉满足的歪头瞧向窗外,似是看到世上最美的风景,随之脸上现了笑容,纯真干净。

“桃花开了!”

雪来的很突然,天空稍显昏暗,雪花已纷纷飘落,寒了季节,也寒了少年的心。

乔家大院内,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放眼望去尽是残肢断骸,触目惊心,雪被染的鲜红,如同给地面铺了一层凤仙花瓣。

凉京执刀站在院中,与靳谊相隔十步。

“小玉死了”

“我知道。”

“你还要拦我?”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刚领了这月的薪水。”

凉京苦笑着摇头,“今天佛祖也保不住他。”

靳谊叹道:“人死不能复活,你杀了他又有何用?仇恨太多会把人压垮的。”

“你放过你兄弟了吗?”凉京脱口问道。

靳谊面色一滞,眉眼间甚至痛苦,半晌道:“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凉京将刀交于左手,忽的挥起右掌拍在自己胸口,小退半步,吐出一口血水,道:“你放我一马,这掌算是利息。”

靳谊怔愣片刻,忽的笑道:“小子好大的口气。”

凉京重新右手握刀,淡淡道:“我来了。”

一溜白光悄无声息斩过片片雪花,靳谊忽觉危机四伏,忙提掌护在身前,脖间一凉,飞花刀已贴在颈上。

“你放我一马,我饶你一命,自此两不相欠。”凉京面无表情。

靳谊面色大骇,如何也想不到短短几日,自己竟已在他手底下走不过一招,惊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凉京收刀转身,朝屋内走去。

“拔刀者凉京!”

最新小说: 人道永昌 我是一条龙 综武大明,从倚天后人开始 住口!吃妖乃天地正道!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人间风起大道争锋 我可以补全功法 我在六扇门修仙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主宰时空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