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草莽争天 > 第十六章 放生

第十六章 放生(1 / 1)

凉京单刀支地,左手拭去嘴角的血水,嘿嘿笑道:“我早就死过一次,今日再死一次有何妨。”

说完,再次执刀猿身而上,凉京挥刀只管劈砍,全攻无守,尽是鱼死网破的招式。林间空间狭小,难以腾挪,靳谊心有忌惮,不愿与之搏命,十成力气用不出五成,一时间左支右绌,竟落下风。

再看凉京却是越战越勇,一刀快过一刀,飞花破风轻鸣,似是跟主人一般杀红了眼,斗至酣处,凉京口中大喊痛快,全无疲态。

但见林中两道黑影你来我往,穿梭不辍。

半晌,靳谊疲于应付如此赖皮的打法,久战不利,心中早已恼火,忖道:“区区半年,这小子精进如斯,枉我自诩铁掌无敌,竟被逼得此境,日后若传出去,怕再难立足。”

心念所至,一掌荡开刀身,后退半丈,怒道:“再这般泼赖,休怪我铁掌无情。”

凉京自炼气后首次实战,此时已渐入佳境,双眸精亮,提刀横在肩头,啐道:“有种就来,少罗嗦。”

靳谊面色阴沉下去,倏地骨骼咯吱作响,双掌似大了一圈,凉京眼前一闪,失了靳谊人影,忽的背后生风,暗叫不好。

掌势极快,又自后方袭来,凉京自知躲避不及,挥刀反手刺出,刀身一滞,一阵大力扯住刀身,凉京拿捏不稳,飞花脱手而出。未及转身,背部突来剧痛,宛若石锤重击,凉京惨叫一声横飞出去。

靳谊手持飞花,铁青着脸,刀疤拧在一块,甚是恐怖。

凉京身似被截成几段,浑身上下无一处不似针扎,痛不欲生,挣扎一阵,终于斜依着树干缓缓站起身来。

靳谊抬头瞧着明月,道:“时间不早了,我这就送你上路。”

凉京刚想讥讽几句,忽的喉间一甜,“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咳嗽不止,竟连话都说不出口。

凉京手中无力,就连攥起双拳都是困难,苦笑一声,索性不再理他,自知报仇无望,万念俱灰,身子一下颓靡不振,再无半分斗志。

靳谊长叹一声,道:“自求下辈子投个富贵人家。”说完,手中一抖,飞花直直冲着凉京胸口飞去。

生死关头,凉京却似卸下千斤重担,深吸一口气,歪头瞧着夜空,不知想些什么。

“不要!”

一道倩影忽然斜步插来,却是小玉不顾安危,撑开双臂挡在凉京面前,她虽怕的身子发抖,眼中却无一丝犹豫。

凉京已抱必死之心,本不欲挣扎,此刻见小玉以身相救,眼瞅要被刀洞穿,情急之下生出几分力气,一把将她推开,自己再也躲之不及,飞花穿肩而过,将凉京死死钉在树上。

小玉歪倒一旁,胸口起伏不定,恍惚片刻,转头瞧见凉京肩头血流如注,不知为何蓦地心如刀绞,仿佛那刀是插在自己心头。

小玉眼泪忽的落了下来,脑中一片空白,怕是都忘了如何站起身来,四肢并用,伏在凉京脚边呜呜哭道:“你不要死,凉京你不要死啊!”

林间寂寥,一时间只听得哭声回荡,尤为悲凉。

凉京身受重创,意识模糊,只得勉力伸出手指,抚在小玉青丝上,嘶声道:“我没事,不不哭。”

却说靳谊自见了小玉以身挡刀,整个人便似中了定身之法一般愣在当场,直到这会倏地身子一颤,跟着步履摇晃,如若酩酊大醉般站立不稳。

场面忽然变得诡异,一边凉京危在旦夕,生死难测。一边靳谊时而哈哈大笑时而呜呜痛哭,状若癫魔。

持续一刻来钟,凉京心中惊疑,却也被他搞得不胜其烦,抬头讥笑道:“装神弄鬼。”

靳谊一愣,盯了凉京片刻,突然拔腿冲了过来。

小玉听得身后脚步,转身瞧得靳谊逼近,急忙双手外推,哭道:“你你别过”

倏地双肩一疼,被一双大手紧紧抓住。

“你他娘的放开她,欺负女子算什么英雄。”凉京实在再无力气阻拦,只得口中喝叱。

靳谊置若罔闻,眼中满是怒火,盯着小玉狠狠道:“你你当真愿为他而死?”

小玉瞧着他声嘶力竭朝自己吼来,脸上刀疤变形突起,心中害怕,战战兢兢道:“我我”,半晌说不出话。

靳谊手上用力,摇晃着小玉又吼道:“我问你,你究竟愿不愿意为他而死,回答我!”

小玉回头望去,瞧见凉京挂在树上气若游丝,看向自己的眼中却满是担忧,忽的镇定下来,心中一片安静。

低头思量片刻,缓缓抬头对着靳谊说道:“我我不知道,我见他受罪,便跟着难受,他若死了,我我也不活了。”

声轻如蚁,靳谊听来却如惊雷一般,忽的松了双手,踉跄后退几步,面色惨白,如同瞬间苍老几分,喃喃道:“本该如是,本该如是啊!”

说罢似是想起往事,愣了片刻,忽的掩面嚎啕痛哭不止。

突生变故,凉京与小玉二人亦是面面相觑,不知那靳谊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半柱香的时间,哭的也累了,靳谊擦了泪,走到凉京面前,伸手拔出他身上的单刀,凉京失了支撑,脚下发软,颓然倒地。

小玉情急间扑了上来,抱住靳谊胳膊慌道:“你你不要伤他。”

靳谊摆手推开小玉,将飞花丢在凉京身旁,道:“走吧,离开南城,再也不要回来。”

凉京死里逃生,心中却是惊疑,道:“为何不杀我。”

靳谊摆手不语,从怀中取出两个蓝花瓷瓶,随手抛给小玉,道:“药粉外敷,药丸内服,这小子命硬,不是那么容易死。”

小玉赶忙接过,口中连声道谢,却忘了凉京身上的伤均是拜此人所赐。

凉京借着小玉搀扶,站起身来,道:“你不杀我,我也是要杀你。”忽然想起一事,又道:“姓高的杂碎呢?”

靳谊脸色倏变,怒道:“宵小贼人,休勿再提。”又长叹一声道:“我劝你别再寻他,他身后的势力远不是你能对付。”

说罢不等凉京回话,转身去了,小玉瞧着他渐行渐远,影子托在地上,越来越长,下个弯口,消失不见了。

最新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 从超神开始的司法天神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这真是一款修仙游戏 福缘深厚小师弟 洪荒:开局梦中证道,睡觉就变强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 西游封神之河神不好惹 毒蛊魔仙:九吉不睁眼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