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交易(1 / 1)

凉京亦为之气结,全然摸不清他的举动。心道此人莫不是心智有问题,与沈自青对视一眼,见他同样疑惑不解。

却说古河本思绪荡漾自难平,余光扫向三人,陡然间想起来此目的,又想到方才自己所为,不觉窘迫难当,老脸一红,咳嗽一声寻向凉京道:“咳,你知道剑谱在哪?”

“不错。”

古河笃定自己所料不假,此人必是沈自青之子,自然知晓剑谱下落。想到此处,不在作疑,心中欢喜,迫不及待道:“好,你快说给我听。”

凉凉道:“好,你快脱衣服。”

古河奇怪道:“我我为何要脱衣服?”

凉京学他语气道:“我我为何要说给你?”

古河眉毛怒挑,叱道:“你敢消遣于我?”

凉京道:“你我非亲非故,怎地好意思白拿人家东西,好不害臊。”

古河一怔,这话也有几分道理,转念间又将七彩还魂丹拿出,道:“我以此来换如何?”

凉京笑道:“这丹药瞧着好看,却不知用着如何?”

古河将丹药颠在掌上,道:“此丹乃鬼门画不语姑娘所创,固本培元,调衡经络,治疗内伤顽疾效果极佳,对于沈执事来说再合适不过。”

凉京问向一旁道:“果真这样?”

沈自青略微点头,道:“画姑娘向来喜好炼制艳丽之丹,这丹药光照动人,色彩均和,不似出自他人之手。”

凉京放下心来,心道沈自青修为不高原来是旧伤所致,看他对那丹药极为动心,想必大有裨益,我可得尽心帮他弄到手。

心中打定主意,又问向古河道:“这丹药比之腾龙分海剑法又如何?”

“自然万万不及。”古河脱口而出。

“看来倒是一桩亏本的买卖,唉”凉京一旁痛心疾首,作心疼状。

古河见状,生怕再有变故,双眼一转,单手环过身后解下一把单刀道:“此刀名飞花,是东海岛主早年所佩,虽称不上神兵利器,也算是宝刀末流,拿来御敌防身再好不过,我一并送你如何?”

“哼,你倒是好手段。”沈自青轻哼一声,讥讽此刀来路不明,绝非正途所得。

古河不以为耻,还当别人真在夸自己,嘿嘿一笑,甚是得意。

凉京瞧那飞花刀刀身流光作彩,刚好自己手中没有顺手的兵器,已然心动,思量片刻,双手摊开,面露为难道:“唉,念在你如此诚心的份上,权当多交个朋友,就这么定了。”

沈自青自然知道凉京一直都是在糊弄古河,此时见他答应,不禁失色,伸手抓了凉京衣襟扯动几下,却见他伸手轻摆,只得作罢。

古河见凉京终于应了下来,欣喜若狂,笑道:“好好,咱就交了你这个小朋友!”

“好说,你把丹药和刀给我,我便将剑谱所在之地告诉你。”凉京笑道。

古河兴奋之下,双手不由递出,眼看交到凉京手中,心念倏动,缩回手来道:“不好不好,你若收了宝贝,又不肯告之我,我岂不是人财两空,不如这样,我先给你丹药,你把地名给我,我再把宝刀给你。”

凉京轻叹一声,道:“我曾听沈先生说阁下行事洒脱,不拘小节,心胸似那大海一般,不料今日一见,如此婆婆妈妈,好生让人失望。”

古河忖道:“想不到沈执事竟如此懂我。”大有寻得知己之意,心念所致,满眼深情向沈自青瞧来,只把沈自青瞧得毛骨悚然。

眼看古河又要作妖,凉京话风一转,又道:“古前辈啊,谁不知你武功高强,修为通天,即便我真的骗了你,还能在你眼皮底下跑了不成?”

这话听在耳中,古河心里极为受用,心花怒放,不由对凉京生出几分好感,笑嘻嘻将丹药和宝刀抛了过去,道:“好,谅你也不敢骗我。”

凉京本来准备许多说辞,不料得来如此简单,惊喜间将丹药递给沈自青,自己拿着宝刀爱不释手。

沈自青亦未料到古河受过一次骗后还敢如此轻易信人,心中好笑,也不出声,只将丹药送入口中。

倒是古河,想到自己马上就要遂了多年的心愿,情不自禁笑出声来。

一时间,一片祥和。

半晌,古河再也忍耐不住,搓手向凉京道:“这下可以告诉我了吧。”

“告诉你什么?”

古河叫道:“自然是腾龙分海剑谱!”

“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凉京一拍额头,突然低下声来,道:“这秘密实在过于重大,我只说于你听,日后万万不可泄露出去。”

古河也赶紧凑过身去,压下声音道:“知道知道。”

凉京举目四望,环顾一圈确保周围无人后,双眼对视古河,脑袋一歪,拿手指向自己额头,道:“剑法就在这儿!”

古河心中疑惑丛生,瞪大眼睛又开始瞎琢磨。

“我原以为沈自青灵力不足,只是藏起剑谱却未曾练过,原来竟是背了下来,对啊!即便不练也不耽误背下来啊,还有什么地方比记在心里更安全的呢?”

古河一拍大腿,“我真是糊涂啊,竟然不曾往这里想过,剑谱必然早已被他毁了。”

想到这里,心中豁然开朗。

凉京见他再次呆滞,不由问道:“你信也不信?”

古河拍手点头道:“信,信,我一万个相信。”

“那就好。”

说完,凉京在沈自青跟芊芊耳边低语几声,三人略作商量,就欲下山离去。

古河瞧在眼里,赶忙追了上去,挡在凉京身前,道:“你要去哪,你还没告诉我呐。”

凉京奇怪道:“我不是说了在我脑子里吗?你这人,真是毫不讲理。”

古河一听,气的跳将起来,吹胡瞪眼道:“在你脑子里我又看不见,跟不告诉我有何区别?”

凉京到:“这便奇怪了,咱之前到底是怎么定的来着?”

古河道:“咱俩说好的,我把丹药宝刀给你,你把腾龙分海剑谱所在之地告诉我。”

“丹药宝刀你给我了吗?”

“给了!”

“腾龙分海剑谱所在之地告诉你了吗?”

“告诉了!”

“你信吗?”

“信!”

“那还有啥问题?”

“这这”古河呆立当地,想不出个所以然。“不对,我我是想要剑谱的藏地,本来我自己去取来便是,谁知道在你脑子里,那我如何取得出来?”

“那你不早说!”凉京亦是一脸怒气,不耐烦道。

古河气的浑身哆嗦,指着凉京骂道:“你你他娘的耍老子。”

最新小说: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 从超神开始的司法天神 毒蛊魔仙:九吉不睁眼 西游封神之河神不好惹 洪荒:开局梦中证道,睡觉就变强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无限辉煌图卷 福缘深厚小师弟 这真是一款修仙游戏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