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故人(1 / 1)

沈自青自怀中拿出一份紫金帛道:“这是首卷,你且拿去。”

凉京双手接过,迫不急待翻开来,见那帛上密密麻麻蝇头小字,开头上写道:“夫金虎铅汞者,不出五行。万物生成,因阳而结,因阴而生。阴者道之基,阳者盈之始。阳不能独立,阴不可自生”

凉京不增在读书写字上下过功夫,便是常见的汉字也不认得几个,囫囵吞枣般翻了一遍,一时眼花缭乱,心乱如麻,恼道:“怎一张图画都没有?”

沈自青对此心法早已熟稔于心,道:“我虽不曾练过,近些年来也略作研究,你且听好。”说完一字一句,将引灵聚气之法细细讲解。

一个初为人师,沉稳耐心。一个好奇心切,举一反三。不知不觉间已是傍晚时分。

沈自青站起身来,大伸懒腰,打着哈欠道:“天色已晚,我去弄些熟食,今天便到这里。”

凉京置若罔闻,时而锁眉不展,时而凝目沉思,想来是沉溺于修行无法自拔。

沈自青看在眼里,心中欣慰不已,抬头望着弯月,心中感慨道:“这孩子悟性之高,求思之切,均不在你当年之下,你若泉下有知,亦可安心了。”

数月间飞逝而过,俩人每日除了吃饭休憩,其他时间全用在练功之上。初始凉京每练到不解之处,沈自青尚能指点一二,随着凉京稀奇古怪的问题层出不穷,他也深思不得,无奈次次推脱道:“这事日后再说,你先管好眼前便是。”

然得了闲暇,对于凉京疑惑亦是苦思不得解,积少成多,竟是每日愁眉苦脸,似得了心疾一般。

这日,沈自青如往常般猎得野兔归来,见凉京立在崖前低头张望,道:“今天怎地得这般空闲,你瞧。”举着手中的兔子笑道:“你日渐佳境,山上灵气聚而不散,这些个野禽也被吸引过来,少了我一番外出追捕。”

凉京低叹一声,道:“这几日我心中疑惑难解,思绪不定,再练下去恐怕白费气力。”

“别乱他想,先练完再说!”沈自青道。

“我已经练至最后,但卷末说道星斗羁灵之术,我只得其意,不得其法。”凉京转过身来,眼中茫然。

沈自青倏地拍手大笑,道:“你你当然不得其法,这只是第一卷哈哈你若自行悟出法子,这还算什么天下第一神功!”

“第一卷?那剩下的在哪?”凉京惊喜道。

“《六虚归元功》共分五卷,我只得其一,传闻流音阁中存有两卷,不知真假,至于最后两卷,神仙难觅啊。”

“流音阁?”

“不错,十几年前两位奇女子在大雪山之上开门立户,依仗钟灵毓秀之地,广寻天灵地宝,搜集天下神兵秘籍,早年阁主便已臻化境,一身修为深不可测,门下人才济济,近年来大有与四大门派分庭抗礼之势。”

沈自青沉吟道:“江湖有传言,流音阁藏书楼内揽万象,若说《六虚归元功》藏与其中,倒有几分可信度。”

凉京听得一阵心动,大有登门拜访之想。

忽听头上几声清鸣,一只黑鹰不知何时盘旋至此,啼鸣不止,不肯离去。

沈自青抬头望去,面色古怪,环顾四周,提声喝道:“芊芊,还不出来?”

话音未落,却见一旁林中闪出一妙龄少女,一身红衣罩体,肤如凝脂,正向沈自青瞧来。

“沈叔叔,你果然在这里。”少女面露惊喜,手执九节鞭,连蹦带跳小跑过来。

沈自青初是惊喜,又是后怕,佯怒道:“胡闹,怎么一个人跑了出来,这里不比北漠,若出点闪失我怎么跟你爹交代?你怕是又瞒着家里偷偷跑出来。”

被唤作芊芊的少女摇着沈自青胳膊撒娇道:“沈叔叔待我最好啦,我骗爹爹说去葬剑墟练功,你肯定不会告状的对不对?”说着双眼轻眨,甚是可爱。

“唉!”沈自青瞧她烂漫,不忍再加责备,问道:“你又如何寻得我在此处?”

倩倩抿嘴一笑,扬手朝天上挥动几下,远处一黑点俯冲而来,确实盘旋许久的黑影呼啸而来,停在她肩处,拿喙轻啄玉颈,甚是亲昵。

“我听爹爹说过沈叔叔来了中土,要不是小黑帮我怕是又要浪费几天才能找得到这里”倩倩一手轻轻抚摸黑鹰翎羽,眼中得意,又道:“我早说过小黑通人性,你看,果然没错吧。”

“不在家里好好呆着,跑我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想叔叔你啦!”

沈自青从小看她到大,深知以她性子,若无事有求于自己,绝不会迢迢而来,笑道:“无事献殷勤,我瞧你是又在族里惹了祸事!”

少女双眼闪烁不定,不敢直视于他,左顾右盼前瞧得凉京杵在一旁,蓦地发现一陌生少年一直站在旁边,吓了一跳,惊道:“啊!这里怎么还有个人啊?”

却说凉京瞧他俩人对答,已知定是熟识,自己插不上话便未曾开嘴,此时见芊芊问得莫名其妙,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沈自青见她顾左右而言他,心中明了,正色道:“你到底又犯了何事?”

“真不是我的事!”芊芊娇跺金莲,道:“是破军哥哥,他被大祭司派去了镜花庭中,这都一个多月了还不曾出来,爹爹又不许我去寻他,我我好生挂念。”

说着脸上抹上一片红云,娇羞不已。

“沈叔叔帮我求大祭司放他出来好不好?”

沈自青心中也是纳闷,破军虽天资聪颖,根骨极佳,但年纪尚轻,那镜花庭又是九死一生之地,不知大祭司此举有何用意。

想到此节便将心中所想道出,瞧芊芊焦急模样,无奈道:“大祭司自有他的用意,绝非我所能左右,你求我也是无用。”

芊芊见他拒绝的果断,心中又委屈又难过,双眼泫然欲下,嘟嘴哽咽道:“古河伯伯说你定有法子救他,教我来此寻你,你就帮帮破军哥哥好不好?”

“古河?”沈自青面色突变,心中大骇,竟连声音都乱了强调:“是他让你来寻我?”

“嗯嗯,他说只要你肯向大祭司求情,他定然无恙。”

沈自青脸色越发难看,环顾四周,像是有所忌惮,问道:“你这一路而来,是否顺顺当当?”

芊芊思索片刻道:“你这么一说,这次出门确实顺利的出奇,没人找过我麻烦。”

“哎哟,你个傻妮子,可给人当了枪使哟!”沈自青猛地激动起来,一手拉住芊芊,一手朝着凉京比划道:“快!收拾东西,我们这就下山去。”

芊芊凉京两人瞧他倏地急迫,全然没了平时的稳重,虽然心中不解,仍是依他行事,山上物什寥寥无几,不刻收拾妥当,三人急匆匆欲向山下行去。

忽的林间瑟瑟作响,一阵狂风呼啸席卷而出。

“沈执事,数载不见,别来无恙,走的这般匆忙,可寒了老友的心呐!”

空中突然有话传来,如若惊雷,声音宛若阴鸢高昂,难以入耳。

众人都是心中一紧,眨眼间一道黑影闪过,立在众人面前。

最新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 从超神开始的司法天神 这真是一款修仙游戏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洪荒:开局梦中证道,睡觉就变强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 福缘深厚小师弟 西游封神之河神不好惹 毒蛊魔仙:九吉不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