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衣(1 / 1)

“怎么倒是没穿过新衣一般”,沈自青眉头一挑,调侃道。

凉京托着下颌回道:“从小到大都是捡些街坊不要的旧衣裳,有时尺寸不合适裁补下也能将就,倒真不曾穿过新衣。”

沈自青瞧他回的认真,不禁心生黯然。看到凉京扎好腰系,又上下收拾一番,竟有几分俊俏,忍不住上前搭手帮他整理了下袖口,道:“这才像个孩子该有的模样,以后莫再蓬头垢面,似那小乞丐一般。”

凉京多年未曾被人悉心照料,听他嘱咐,陡然想起去世的爷爷,鼻子一酸,又不愿被人瞧见,跳开一边别过脸去道:“少瞧不起人,我早已不是孩童,我是大丈夫男子汉!”

沈自青不禁莞尔,笑道:“好好,大丈夫练功可不得叫苦!”

凉京低头沉思一会,忽的抬头欲言又止。

沈自青问道:“有事就说,怎地婆婆妈妈。”

凉京眉头微蹙,疑道:“我心中乱成一团,请先生指点一二。”

“且说来听听。”

“那日你为何来的如此赶巧。”

“这个我早说过,先天灵体,天象可昭,不光是我,恐怕四大门派皆有感知,我不过近水楼台抢先一步罢了。”

“你到底是谁,跟我有何关系?”

沈自青无奈摇头道:“此中干系过大,当下不便说与你知晓,但有一点,我绝不会害你!”

“那你为何要教我练功?”凉京追问道。

“这本就是你该的东西,我不过受人所托如今物归原主,你我更不必师徒相称。”

凉京见他口风甚紧,怕是问不出任何消息,道:“好,就如你所说,我不会谢你授教之情。”

沈自青眼神落寞,喃喃道:“好”

“但是”,凉京突然跪下身来,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今天我凉京在此发誓,日后先生有难,我必万死不辞。”说罢“咚咚咚”扣头三下,掷地有声。

沈自青不料他如此重义,肩头颤抖,不觉间眼角湿润,嘴上却道:“哼,我哪里用的着你这毛头小子援手。”

凉京哈哈一笑,站起身来,道:“如此更好,小子祝你幸福安康,颐养万年。”

虽然知道他是拿王八揶揄自己,沈自青还是心里高兴,道:“尽逞口舌之能。”

两人此刻间隙尽释,互生好感,沈自青踱步到崖台正中,道:“天下生灵,皆以灵气为根基,若要修行,必要习得吐纳化灵之法,你灵体已成,两穴六脉皆通,想必练气功来亦事半功倍。”

凉京问道:“灵体?两穴?究竟是什么?”

“世间灵气缥缈不定,不同地方强弱有别,四大门派宗址无一不是建在灵气充裕之地,且都有聚灵阵法,为的就是聚拢更多灵气,以便更快精进。”

沈自青指着凉京示意道:“先天灵体就似那聚灵阵法一般,区别在于灵体所聚灵气更加纯正,且不必施法。人人生来皆俱九穴二十七脉,九穴分别名止行、心明、化灵、冲阳、步空、虚阶、归一、无尘、天行,凡人通止行,维持行动罢了。”

又道:“通心明方可炼气,通化灵可御灵,通冲阳化灵为刃,通步空踏虚而行,通虚阶入天遁地,通归一横行三界,通无尘参破生死,天下为尊,至于天行,”沈自青思索良久,道:“我不曾耳闻。”

凉京之前从未听过此等说法,此时不免心神驰骋,一时痴了,喃喃道:“真有人可以参破生死吗?”

沈自青正色道:“归一境已是万中无一,当今世上怕不超过双十之数,而无尘境者近几十年来只有一位。”

“是谁”

沈自青长叹一声,道:“参破生死却参不破世道人心,只是个可怜人罢了!”

凉京听他将此人唤作可怜,心中惊奇,正要追问下去,见他朝自己摆手道:“你资历尚浅,切忌好高骛远,且随我来学炼气之法。”

沈自青自提到归一境之人便面色愁苦,似不愿再详谈下去,凉京虽然心中奇怪也不便再开口询问,依言乖乖坐下,随口道:“你又是什么境?”

沈自青面色古怪,干咳几声,道:“恩我向来心思不在这里恩现在是冲阳初境。”

凉京心中好笑,又不敢笑出声来,低头憋的辛苦,身子乱颤。

“你小子以为修行当真如吃饭睡觉般简单,多少人一辈子突破不了化灵境,我这已算不错恩算很好了!”沈自青面红辩解道,看凉京仍是低头不语一副不屑模样,气道:“好,好,我这便教你心法瞧你悟得几分。”

凉京漫不经心道:“冲阳境的心法能好到哪去?”

料是沈自青修养再好,如此受讥也是按捺不住,跺脚道:“我这心法可是那归一境所创,名《六虚归元功》,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什么”,凉京惊呼一声,道:“你怎么会有这功法,不对,若真是那人所创你又怎会是冲阳境?”

沈自青气的七窍生烟,辩解道:“我又不曾炼过,自然境界不佳。”

“那你为何不练?”

“你以为人人都能练着神功?若无隐脉强行练此心法下场只有经脉尽断而亡!”

“隐脉?”凉京满是疑惑。

沈自青强忍怒气解释道:“一般心法,引天地灵气,以穴入脉,汇入灵海,化灵气为灵力,炼气时需循序渐进,积少成多。而《六虚归元功》则全凭隐脉引灵,初始浩瀚,入体之后与已通显脉间循行周天,涤净杂气自大穴排出体外,方才汇入灵海。”

又道:“常人不知此中蹊跷,便得了神功也是枉然。”

凉京听的一头雾水,道:“我我身上有隐脉?”

沈自青道:“先天灵体,一生需历经三次天劫,一火劫,再雷劫,三劫因人而异。一劫灵体成,再劫隐脉现,三劫神通成。”

说罢又扶着凉京转个身,拍在他背后道:“就这里,隐脉总共两条,一条名龙脊,一条名凤羽,不过现在龙凤都还沉睡着,只能炼气而已。”

最新小说: 这真是一款修仙游戏 毒蛊魔仙:九吉不睁眼 西游封神之河神不好惹 洪荒:开局梦中证道,睡觉就变强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无限辉煌图卷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 从超神开始的司法天神 福缘深厚小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