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请上吏落笔!(1 / 1)

稍作安静。

固突然就察觉到了不对。

问道:

“你是一名史子,怎么会上献东西?”

“这非是你的职能。”

秦落衡早就想好了说辞,缓缓道:“上吏可曾记得几天前,狱衙审判了一起关于墨宝的案件,那起案件的墨宝就来源于我,那名工师勒索的对象也即是我。”

“我的墨宝被那工师以自己的名义上献了。”

“而后那墨宝得陛下垂青,给与了大量的赏赐,但那名工师并没有制墨工艺,因而打上了我的主意,最后也是被官府惩治了。”

“也正因为此。”

“我有制墨工艺的事被不少人知晓。”

“我这墨宝本是自用,没有上献的意思,只是手持制墨工艺容易招惹是非,官府也知道这点,最后给了这个折中的办法。”

固微微额首。

他倒也没有怀疑。

那起盗墨案件,他自然听说过,听说还牵扯到了陛下,因此也是被速判速决了,但直到现在,他才了解其中的具体始末。

固说道:

“这倒合情合理。”

“以往官府是不会容许非百工籍上献的。”

“只是你的情况不同。”

“但也正因为你的不同,导致你的奖赏难以下发,因你不是百工籍,所以官府赐不了你爵位,也升不了官职,加上你这墨宝和制墨工艺价值连城,官府也拿捏不好尺寸,所以只能让你自行选择。”

“这并无问题。”

“只是秦史子你之前没想好要什么吗?”

秦落衡面露尴尬之色。

他自然没想好。

他前面忙着学室的功课,根本就没有去想,等闲暇下来,因为不知道赏赐的范围,也是没有最后确定下来。

固眉头一皱。

他看了一下秦落衡的屋舍,问道:“家中可缺钱财?亦或者有缺粮食、肉类、空白竹简、布匹等生活之物?”

秦落衡摇头。

固又道:“那可缺田地、隶臣?”

秦落衡继续摇头。

固一时也不知该举什么了。

稍作沉寂。

秦落衡目光微动,他看着吏员固,迟疑道:“工曹那边真说范围不定?我可以任意选定?”

固眼神突然警觉。

提醒道:

“名义上的确如此。”

“但工曹也会依情况而定,你若要的奖赏过于离谱,或索取无度或索取失当,工曹那边都不会予以满足。”

“你要考虑清楚。”

“不过你可以先说出来。”

“我要铁器!”秦落衡想了想,开口说道。

“不可能。”固当即否决。

铁,秦朝时产量很少,基本只用在农具和武器兵甲上,而且每一样铁器都必须登记备案,这些农具和武器就算是损坏了,也必须交还给官府,黔首只有使用权,没有专属权。

铁由朝廷专营!

秦落衡索要铁器明显是想为个人所用。

这是绝不被允许的。

秦落衡躬身道:

“还请上吏替我如实记下。”

“我方才认真考虑了,我暂时并不缺少钱财货物,但我想要一些铁器,非是用于武器兵械,而是用于生活。”

“我想要一些铁制炊具。”

秦落衡显然是经过认真思考的。

在秦朝。

他最不适应的当属饮食。

这时代的一切作物,都以量大管饱为先。

很多后世常食的蔬菜,在这时都只被当成野菜,究其原因,是因为这些蔬菜生长慢,不适合存放,也不适合闷煮。

只能成为小众的野菜。

这既有时代因素,也有炊具影响。

他想要一些铁炊具,以便改善一下这时代贫瘠的餐饮,最起码要改善一下自己的伙食。

固眉头紧皱。

他不是很愿意登记。

秦落衡道:

“上吏,你只管记下。”

“若是工衙那边有意见,也只会找我,不会找你麻烦的,而铁制炊具的确就是我目前想要的。”

“请上吏落笔!”

固迟疑了一下,还是如实登记了下去。

登记完。

固再次问道:“除了这铁制炊具,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可以一并说出来,到时工曹自会酌情加以考虑。”

秦落衡作揖道:

“多谢上吏成全。”

“至于其他的,暂时没有了。”

固轻叹一声。

说道:

“我先把话说在前面。”

“你应知道铁器在大秦的监管力度,官府是不准许私人拥有个人铁器的,当年陛下更是下令收天下之兵,聚于咸阳,就是为了以防这种情况出现。”

“你的这个要求或许并不会被满足。”

“你要有心理准备。”

秦落衡点头。

“我知道。”

“但既然工曹都说了,让我自己决定,那我也就依自己的现状而定了,何况我献上的制墨工艺和药墨,本就价值不菲,换取一些铁器应是绰绰有余。”

“即便最后不能满足,我也不后悔。”

见秦落衡态度如此坚定,固轻叹一声,没有再劝,他把写好的竹片放回竹箧,收拾好东西,再次撑开伞,转身离开了。

秦落衡行礼相送。

屋外。

雨下的更大了!

......

旬乡。

距离咸阳不到十里的一个乡。

漆黑如墨的天穹不断洒落着细密雨丝,一个女子拿着包袱、撑着伞,走进了集市外悠长又枯寂的雨巷中。

下雨天。

往来集市的人很少。

她走的很慢,手中的包袱很沉,随着她迈前的步伐,雨中不时还能听到铜板撞击发出的清脆响声。

那是秦半两撞击的声音。

她步伐虽慢,但也是进到雨巷之中。

她又朝前走了几步,突然一道黑影闪现,女子当即一惊,正欲开口呼救,但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来人捂住了嘴,以至只能发出呜咽的声响。

女子拼命挣扎着。

但片刻之后,女子就停止了挣扎,她痛苦的倒在湿漉漉的地上,身下正有一片血红流出,很快就染红了整个地面。

见状。

来人拿起包袱,消失在了雨幕中......

女子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还夹杂着几声求救声。

不知多了多久。

四周突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不少人说话的声音,就在这一片混乱之中,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案发地点,他在来回几次徘徊后,终于停了下来。

他躬身拾起了一样东西。

雨水早已将上面的泥渍清洗干净,这是一枚荆木制成的券!

最新小说: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