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修道十年,出门已是到了强秦 > 第五十七章 法,还是乱秦之法?

第五十七章 法,还是乱秦之法?(1 / 1)

已近黄昏。

嬴政久久伏案,人已是疲困之态。

他停笔,用热汗巾擦了擦手,放置汗巾时,眼角却瞥见了一旁早已冰凉的热水袋,眉头微微一皱,他看了下天色,神色稍显迟疑。

良久。

他才沉声道:

“来人,替朕更衣。”

......

骊山。

一间屋舍内烛火通明。

秦落衡伏案算着令史俭布置的作业。

题为:‘今有大夫、不更、簪袅、上造、公士,凡五人,共猎得五鹿。欲以爵次分之,问各得几何?’

这题并不难。

若是在后世,直接设未知数,很轻易就求解了。

但在这时。

却只能逐字逐字的描述。

秦落衡研了下墨,想了下措辞,提笔作答起来。

‘术曰:列置爵数,各自为衰。’

‘爵数者,谓大夫五,不更四,簪袅三,上造二,公士一也。副并为法。以五鹿乘并未者各自为实。实如法得一鹿。’

‘今有术,列衰各为所求率,副并为所有率,今有鹿数为所有数,而今有之,即得。’

‘......’

秦落衡洋洋洒洒写了一长篇。

看到解一个题,竟耗费了五根木片,他也是有些心疼。

这都是钱啊!

秦落衡不由叹道:

“古人诚不欺我,在古代能识文断字的,大多都非富即贵,我若非有夫子相授,加上机缘巧合获得了弟子籍,不然全靠自学,这其中的花销根本就不是我能承受的。”

“太贵了!”

“我也算是明白了,为何阆的父为大夫,阆起初还要算计我的习字简,因为若是按当前的竹简消耗进度,一个大夫的年秩,根本就撑不起培养出一个合格的史子。”

“学室教习的东西太多太杂了。”

秦落衡摇摇头。

他对学室制度并没意见。

因为学室制度的立足点,一直都是培养精英官吏。

秦国没有一统之前,秦国可以靠强大的武力,掠夺周边国家的资源,用以供给自身,而各史子的父辈可以通过上战场立功,获得爵位奖赏,来供给自家子弟学习。

天下一统之后,山川湖泊竟皆归秦。

准确说尽归了嬴氏。

缺少了军功额外获取的资源,爵位在比大夫以下的官吏,仅靠年秩,其实很难供应出一名史子的。

大秦天下一统之后,学室制度也从关中一地,推广到大秦全境。

这庞大的花销。

就算是秦廷都有点承担不起。

这也是为何,秦朝一直明文限制私学,甚至禁止私学,但私学却屡禁不止,因为学室一般人进不去,也供应不起,私学虽然也贵,但相对而言,却是便宜不少。

而且私学只教识文断字。

像算术、律法、军事之类,基本不会涉猎。

成本无疑会降很多。

学室制度是一个很好的顶层制度。

只是在这个资源匮乏、生产效率不高、学习效率低下的时代,却是有些过于超前了,以至于让朝廷和民众都有点难承其重。

这么想着。

秦落衡脑中突然浮现了一样东西。

纸!

但也就这么一想。

至于弄出来,他暂时没兴趣。

一个松烟墨都给他惹了不少的麻烦,若是把影响力更大的纸造出来,他就真要成众矢之的了。

而且......

纸在历史上从来也不便宜。

秦落衡轻叹一声,继续提笔算题。

咚咚咚!

突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秦落衡心神一凝。

但随即他就放松了下来。

他现在已经是秦人了,有合法进出骊山的辩券,这几天找他麻烦的贰,也已经被官府关押判刑了。

只是这么晚谁会来找自己?

秦落衡起身开了门。

入眼的。

却是那位秦长吏。

秦落衡连忙作揖行礼道:

“小子见过长吏。”

嬴政道:

“不用行这些虚礼,我就过来看下。”

说完。

便径直进到了室内。

秦落衡也是连忙跟了进去。

室内。

嬴政席地而坐,并不讲究。

秦落衡则连忙去到书房,把屋中的火炉拿了过来,同时去屋内拿了一件兽皮毯子,递给了秦长吏。

随后道:

“长吏,这间屋子前面没有升火炉,屋内的温度还比较低,你先用这件兽皮毯子盖一下,以免着凉冻着。”

嬴政点头。

随手接过毯子,盖在了腿上。

嬴政问道:“你已入学一段时日,学室内学的如何?”

秦落衡道:“还行,只是课程有些多,学起来比较耗费心神,好在我跟着夫子识过几年字,还是能够跟上进度。”

“夫子......”嬴政目光微沉,但也并未说什么,开口道:“学室教的东西跟你夫子教的不同,外面私学学的主要是礼法、音乐、诗经、尚书之类。”

“学室教的是为吏之道。”

“法吏!”

“学室内教的都以实用性为主。”

“而今天下定于一,很多人都以为这个‘一’单指一统,殊不知当年商君变法时,定的‘壹’其实还有三个。”

“那三个‘壹’是目前大秦力行的国策。”

“‘壹教’、‘壹赏’、‘壹刑’。”

“统一教化,统一赏赐、统一刑罚,只有真正做到天下一同,才能真正实现天下定于一。”

“秦吏又名法吏。”

“因为大秦的立国之基在法。”

“自商君变法之后,大秦就明确了以法为‘壹’,因而商鞅变法后的百年间,大秦一直在打压儒家、纵横家等学派。”

“为的就是做到统一教化!”

“百家学说,可以为我所用,但绝不能成为朝堂主导,不然教化异形,两者互相对垒攻伐,国必危亡。”

“韩非曾说过:‘以法为教,以吏为师’。”

“这句话你要时刻谨记。”

“你现在为史子,将来为秦吏,但无论何时都要记住,在大秦,法永远都要凌驾在其他学说之上。”

“秦法是大秦的立国之本。”

“也是为吏之本。”

“若是大秦抛弃了法,或者公然违背了法,那大秦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性,这是你们作为嬴......大秦子民要牢记的。”

秦落衡长揖道:

“长吏今日所授,小子定铭记于心,绝不敢相忘。”

“多谢长吏相授。”

嬴政点点头。

他把兽皮毯子扔到一旁,看了眼咸阳的方向,心中似有什么不快,起身漠然朝秦落衡道:“带我去你的书房看看,我想看看你这夫子,往年教了你什么。”

“是法。”

“还是乱秦之法!”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刘宋汉阙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