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修道十年,出门已是到了强秦 > 第三十四章 赏不足以劝善,罚不足以止过!

第三十四章 赏不足以劝善,罚不足以止过!(1 / 1)

俭是墨者。

墨子之后,墨家弟子因理念不合,一分为三。

一部分去了秦国,成了秦墨,一部分去了楚国,成了楚墨,另一部分则是去了齐国,成了齐墨。

楚墨继承了孟胜之志。

这部分人自诩道义,喜欢做苦行之人,以游侠的身份,行走在各国间行侠仗义,他们反对任何战争,认为战争皆是不义。

不过。

随着战争频发,楚墨已匿迹多年。

再则是齐墨。

这一脉主要以学术辩论为主。

他们游历各国,游说君王,劝阻各国国君不要兼并,只是在一次次碰壁之后,齐墨也渐渐销声匿迹,而今这部分人更是跟名家混到了一起,天天专研无用的名辩之术。

至于秦墨则为从事一派。

这一脉不喜讨论政事,也不喜欢巧舌如簧的说辞,他们更关注自然世界背后的实质,以及制作各种精巧实用的机械器具。

因而入秦以来,这些秦墨主要从事制造。

数百年间,他们为秦国制造了大量先进的农业生产工具和军事器械,并且依靠高超的守城技巧和防御技艺为秦国军事防御活动作出了巨大贡献。

他们的观念也随时更新。

从最初的‘非攻’转向成‘义兵’,从‘尚同’转向‘执一’!

在秦墨看来,‘天下大乱,无有安国,一国尽乱,无有安家,一家尽乱,无有安身,此之谓也,故小之定也必待之大,大之安也必贵小。’

不过秦墨跟法家一直有驳见。

他们不赞成法家的废弃仁义,一断于法。

也认为‘赏不足以劝善,罚不足以止过’的做法不对。

只是早年因为天下局势,需要跟法家求同存异,但随着天下一统,两者间的矛盾越发尖锐。

近些年,两者间的矛盾更是不断被激化,而后墨家也是陆续被法家赶出了朝堂。

如今的墨家已名声不显。

除了在乡野田间地垄,或者在各类建筑工地,以及学室内能见到他们的身影,其他地方基本没有秦墨行走了。

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研究数学和科研上。

偶尔出来兼职授课。

俭就是这样的一位秦墨。

见令史俭到了,众人也起身作揖。

令史俭微微额首。

他没有什么多余的话,直接将带来的竹简放在大案上。

开口道:

“前段时间,已经让你们熟记九九口诀,也给你们稍微讲解了一下约分、合分、减分、乘分、除分的法则,我也说过,除了这些,我们的内容还包括课分、平分等分数内容。”

“涉及的内容很多。”

“但没有一个是多余的。”

“你们进入学室,今后是要去为官为吏的。”

“掌握好算术对你们很有用。”

“虽说你们不能像张苍一样,一出学室就进到少府任职,但你们将来却是可以借着算术,在很多方面有所作为。”

“这些年我墨家不断归纳总结,也是总结出了一些经验。”

“你们学的都是最实用的部分。”

“接下来,我就来说说,我们真正要学的内容。”

“一术:方田。”

“方田,顾名思义,就是计算田亩大小。”

“二术:粟米。”

“就是谷粮买卖兑换折换。”

“三术:衰分。”

“是分配物资相关的。”

“这部分文吏武吏皆适用。”

“四术:少广。”

“五术:商功。”

“......”

令史俭嘴一直没停,整整说了二十一术。

囊括的范围更是惊人。

大到天上的天文、地理、星辰运转,小到田亩、水利、土木等,基本上肉眼可见的,都在他们要学习的范畴。

俭说的很轻松。

但室内坐着的史子,一个个脸都青了,身子不住的颤抖。

就算是秦落衡,也感觉头皮发麻。

太多了!

他其实知道,他们学的都很表面。

但令史俭一说就是日月星辰变化,测山、量水,基本墨家涉猎的领域,他们学习过程都会涉及,内容是满满当当。

俭显然并不在意他们的态度。

说完,就转过身,在木板上,写下了方田二字。

紧接着。

他列了一个例子。

‘今有田广十五步,從十六步,问为田几何?’

随后开始了一天的正常教学。

秦落衡等人把算筹摆到案上,努力的跟上令史俭的节奏,好在令史俭知道他们的水平,并没有上高难度。

他们学的并不算很吃力。

秦落衡在摆了阵算筹之后,忍不住在心中狂暴:

“母婢也!”

“等我有时间,一定要把纸张弄出来,不然天天摆这些小棍,早晚有一天我要神经衰竭,太折磨人了。”

“还有这除法!”

“我就不信了,我连微积分都能看懂,还参透不了你?”

学室内一片肃静。

令史俭在讲解几个例子后,给众人留了一题,让他们自己算,他则坐到一旁,看起了竹简,不时拿出算筹摆弄着,好似上课真的只是例行公事。

即便如此。

众人也感觉这课无比漫长。

终于熬到下课铜锣声响起,众人也不由长出一口气。

令史俭则是没有丝毫停留,听到铜锣声响起的瞬间,就直接收起摆在案上的算筹,拿起授课的竹简,快步离开了,完全没有多逗留的念头。

走的无比坚决。

课后。

众人瘫软一团,哀嚎不断。

等将令史俭做的留堂作业完成后,秦落衡也是看起了四周,其他史子依旧眉头紧皱的在桌上摆着小棍,一遍又一遍的计算着。

见此。

秦落衡不由感慨道:

“秦朝的学室制度还真是严格。”

“经过这种魔鬼课程培养出来的官吏,无一不是能人,全都可以独当一面。”

“但我若是没记错的话,秦朝握有实权的官吏,都需要进入学室进修。”

“而且秦朝对私学是明文限制甚至是严格禁止的,那是不是意味着,历史上的萧何和曹参也都曾进过学室?”

“甚至......”

“项羽可能也匿名进入过!”

“只是学室教的东西并不是他喜欢的,所以他才说了那句‘剑,一人敌,不足学,要学就学万人敌!’的话。”

秦落衡脸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这么说的话。”

“后面推翻秦朝统治的那些人,很多其实都是秦朝自己培养出来的?”

“那学室制度算不算在资敌?”

最新小说: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