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关心则乱!(1 / 1)

夜已深。

华府却是烛火通明。

在一间门窗紧闭的屋舍内,华阜和华聿席地而坐,父子两并没有说话,只是埋着头喝着热汤,但眼神飘忽,显然心神都不在这里。

良久。

华阜才抚须道:

“聿儿,这话可不能假。”

“你真的确定那青年就是斯年?”

华聿认真的点头道:

“阿翁,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说谎?”

“我今天是亲自去的学室,也亲自走近观察的。”

“虽然他面容跟小时候有不小变化,但整体轮廓并没有发生大变化,我自小过目不忘,十皇子的面貌我早就记在了脑海,绝对不可能认错。”

“他就是斯年!”

“他当年并没有死!”

“而且......”

“阿翁你或许不知。”

“我今天调查的时候,无意间打探出一件事。”

“这青年之前是一个无户籍的亡人,就在这一月内,他的户籍先是变成了私奴籍,被豁免了刑役的私奴,而后等到关中大索结束,更是一跃成了弟子籍。”

“不过户籍上,他并不叫斯年。”

“而是叫秦落衡!”

“关于他的户籍,户曹和廷尉府上登记的信息,都十分简陋,很多过往经历都是空白,户籍的变更原因,也是语焉不详。”

“他的户籍变动,只因一个人。”

“陛下。”

“据户曹的官吏称,秦落衡户籍的变动,是廷尉府下达的命令,廷尉府给的理由很敷衍,称秦落衡立功获爵,但因为是亡人,故而功过相抵,因此只给户籍,不给封赏。”

“具体立功原因不明。”

“但据户曹那边隐隐透出的消息。”

“秦落衡之所以能获得如此优待,是因为当时陛下兰池遇袭时,他就在场,而且出手救下了陛下。”

“所以陛下特许给他改了户籍。”

华聿稍作停顿。

继续道:

“青年身上的事远不止于此。”

“我特意去户曹打听了一下秦落衡的住宅,结果有些出人意料,秦落衡的住处不在咸阳,也不在咸阳附近的乡、里,而是在骊山。”

“骊山?”华阜一惊。

华聿点头。

“就是在骊山。”

“据那名户吏固说,他给秦落衡办户籍时,还专门去了上林苑一趟,就是为帮他申请进出骊山的辩券,这也意味着,以往秦落衡并没有法定规定进出的辩券。”

“骊山为帝王禁苑。”

“非法闯入者要被腰斩于市。”

“秦落衡不仅非法闯入,还在里面定了居,更离奇的是,陛下知道这件事,就算他救驾有功,能够获得户籍,但骊山是皇室重地,又岂是常人能定居的?”

“结果,陛下不仅没有将其驱离出来,反倒还让上林苑给他办了辩券,让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始皇一定认出了斯年!”

华阜皱眉,低声道:“这天下相似之人何其多,斯年更是八岁就薨了,还是陛下亲自公布的,若是没死,陛下又怎么会对外宣布这条噩耗?既然人死了,那又怎么能复生?”

“天下莫非真有鬼神?”

华聿道:

“世上哪有什么鬼神。”

“阿翁,你还记得十年前,陛下宣布斯年薨了后,立马清洗了宫廷,诛杀了跟斯年出事有关的宦官、禁军、侍女数千人。”

“而且还全城大索。”

华阜双眸猛的睁大,凝声道:“当年燕国服软,献上督亢地图和樊於期首级,而当时入秦的只有两人,一个是荆轲,一个是秦舞阳,但两人当时都死在了宫中。”

“城中大索......”

华阜一愣。

他瞬间反应出不对。

而后猛的起身,双眼满是惊骇。

“不对!”

“刺杀陛下这两人都死了,根本没必要全城大索。”

“而且陛下说斯年是遇害在咸阳宫,就算要处理,也应该只会处理当时在附近的禁军,以及跟斯年有关的宦官侍女,但那次是清洗的整个宫廷。”

“谒杀了整整数千人!”

“陛下即位以来,从来没有这么大动干戈过,即便是当年诛杀嫪毐和长安君,也只限诛杀两者亲近的人,从未牵连到其他无关之人,那次清洗不对劲。”

“宫中一定还发生了其他事!”

“难道......”

华阜的声音有些颤抖了。

华聿苦笑道:

“阿翁,当年我们都乱了,根本就没多想。”

“当时我们也不认为陛下的举动有问题,但现在细想,我们其实都被斯年的死给震住了,以至于失了分寸,也导致我们竟忽略了这么明显的异常。”

“真的晕头了!”

华阜一屁股坐到地上,低声喃语道:“莫非当年真的另有隐情,斯年其实根本就没死,他只是失踪了!”

“这......这......”

屋中。

久久无话。

......

翌日。

天微亮,秦落衡就起床了。

吃完早饭后,把要用的东西带好,他也是准备下山了。

不过这次下山多一人。

薄姝也要下山。

薄姝的身体并没有恢复完全,但她担心家中人担忧,所以在身体有好转后,就想及早回家去。

关中已经解封。

这两天陆续有粮草送到咸阳,城中基本不会再出现大规模缺粮的情况,而薄姝的家境也不错,回家还有专人照顾,的确比他这好。

他直接就同意了。

他也给薄姝准备了些东西。

一些干粮。

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咸阳经过几次大规模迁人,城中人口已近达百万。

固然城中不断有粮食送进来,但短时粮食缺口依旧不小,若是薄姝家中缺粮,还可以用这些干粮救济一下。

薄姝因而也没拒绝。

只是在看到包裹中的一块松墨时,她的脸色微微有点异样。

秦落衡笑着道:

“昨天我摘抄书籍时,无意间发现你时不时盯着这墨看,刚好这种松墨我这有不少,就送给你一块,就当做个纪念。”

闻言。

薄姝的脸一下红了。

她昨晚哪里盯着这墨看了,她分明看的是秦落衡,只是这话是不可能直接说出来的,她欠了欠身子,颇为羞涩道:

“多谢公子相赠。”

“小女子定会好好珍藏。”

秦落衡微微额首。

他把屋门锁好,拎着两个行李,带着薄姝下山去了。

半个时辰后。

两人分别在长阳街头。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