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烛中仙 > 第三十九章 逃之夭夭

第三十九章 逃之夭夭(1 / 1)

“羿儿,该启程了。”

中年帅哥,也就是虞羿儿的师叔,先前在外办事,留她在井口镇等着,如今事办完了,带她一同启程。

“师叔不忙,我这边有个好东西。”

虞羿儿取出铜锅,当场为对方演示起来。

中年帅哥起初以为是小儿女的玩意儿,但见到‘酒丹’时,神情动容了。

尤其是他同样以‘清净咒’探查,得到的结果和虞羿儿一般无二,更是狂喜。

“好羿儿,你可帮大忙了。”

他们这趟外出,主要任务就是寻找寿礼,可惜成果不太理想。

若再一无所获,就要无功而返了,此刻出现的酒丹,实乃是天降好运。

中年帅哥阅历丰富,看得比虞羿儿更远,稍微思索,就看出此丹的巨大前景,以及如何运作才能使利益最大化。

然而下一刻,师叔语气低沉,问道,“羿儿,这门炼丹术,你从何得来?”

他可以确定,修行界中无类似丹药流传,所以这门‘酒丹’是秘传,且从未在世面上出现过。

言下之意,光得了炼丹方子还不行,需要将首尾打扫干净。

虞羿儿听得师叔语气不善,急忙说道,“师叔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那就好。”

师叔点了点头,“羿儿,你也长大了,应该为父母担忧,师兄师嫂那边,最近情况也不太好。”

“青木庭那边,如今气势正盛,千方百计在府主面前出彩。”

“听说前些日子,还寻得失传的‘青帝长生剑’秘法,府主很是赞赏。”

“我黑水庭,若《北帝密典》全文还在,哪有他们争宠的份儿。”

“府主好酒,这门酒丹献上去,必定能打个平手,师兄也能松口气。”

虞羿儿听着点头,然后岔开话题,“师叔,我近来想到,本门的占卜秘法,是否有改进的可能?”

她这是想到了推理。

“荒唐!”

师叔厉声呵斥,“少想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本门至高卜法——归藏易,冠绝天下,草木金玉两派均不能与之相比。”

虞羿儿腹内嘀咕,厉害是厉害,却只有府主亲传能修炼,自己虽然眼馋,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修行草木占卜法。

师叔教训完毕,目光落在铜锅上,“这套炼丹术极为重要,井口镇不能呆了,必须日夜兼程返回真仙府。”

“羿儿,你去收拾一下,我稍后来找你。”

……

王福这边送别虞羿儿,便开始打包行李,准备返乡。

少了一大块铜,包裹都轻松许多,杂七杂八的加起来,虽然看起更鼓足了,重量反而更轻松了。

在井口镇这段时间,也算收获不菲,宝贵的百年人参,还有赚得的银钱若干,终于能实现衣锦还乡的梦想。

那天射覆时,货栈东主为讨好虞羿儿作弊,事后生怕得罪王福,派人送来一长木黑盒。

打开后,盒内垫底的绸缎上,躺着一只人形何首乌,用红纸封贴,标注重量‘五斤七两’。

王福本就没在意,见如此重礼,不客气收下了。

“老头我走了。”

王福收拾完毕,走到门口,对聋哑老头大声说道。

聋哑老头提着今日的酒肉,呆呆看着他。

老人什么都听不见,却又什么都懂,嘴巴不能说话,眼睛却能表达依依不舍。

“神像下面的地底,我给你留了些钱,以后给自己买些好吃的,别总吃黑粥,没营养。”

王福说了几句,觉得不忍心,突然心头升起警兆。

“有杀机。”

命火摇晃几下,节奏越来越急促,一度被压制到临近息灭的边缘。

这幅模样,可比老鬼算计他更厉害,显然敌人更强大,危机迫在眉睫。

情况之急迫,甚至连取出龟壳占卜的时间也没有。

必须马上撤。

王福心想不能再留了,否则会连累老头,咬牙离开五帝庙。

……

中年帅哥化作一阵清风,席卷到五帝庙前。

虞羿儿支支吾吾,以为能瞒过师叔,可还是太嫩了。

井口镇上不大,中年帅哥不费吹灰之力就了解前因后果,很快就定位到王福身上。

甚至于,他还知道王福略懂术数,特地施展秘法,屏蔽自身气机,让对方无从察觉杀机。

这般准备周全,务必一击中的。

没法子,他身为九曲道士,也不想滥杀无辜,实在是酒丹事关重大,不能有半点泄露的破绽。

“嗯?

中年帅哥闯入五帝庙,只见到伤心的聋哑老头,不见王福踪迹。

“走了?”

没想到扑了个空,中年帅哥不能接受,可老头又聋又哑,神志不清,属于天残地缺双全之人,盘问不出什么。

再看庙里布置,正对应养器池的格局,多年积累香火已被掏空。

中年帅哥一眼看出,布下这养器池的人,修为在自己之上,不由得心生忌惮。

“难道,那道童背后有人?”

未免夜长梦多,中年帅哥抽身离开,既然无法灭口,只能就此作罢。

五帝庙恢复往日宁静。

聋哑老头坐在庙里,身边地面放着黑粥,沉了一大块咸菜疙瘩,可他却不想吃。

……

“师叔,你可离开了好一会儿,干什么去了?”

虞儿等待多时,见中年帅哥回归,迫不及发问。

“没什么,可以启程了。”

中年帅哥和虞羿儿,离开井口镇时轻身上路,体积庞大的铜锅,好似从未出现过。

……

“好家伙,原来如此。”

王福走出井口镇外几十里,警兆方才消失,连忙坐下卜卦。

此刻,中年帅哥已不再屏蔽,总算被他窥探因果。

好好一桩生意,竟落得要杀人灭口。

“九曲道士!”

来追杀他的,居然是九曲道士,过了阳关道,就是九曲境,有九曲十八转的关隘跨越。

这样的人物出手,若非他逃得及时,早就没命了,难怪命火示警的动静那么大?

他一阵后怕,惊怒交加,但转念一想,这事儿和小妮子关系不大。

要动手,当时就该撕破脸皮,而不是摆出公平交易的态度。

王福猜测,极有可能是对方长辈心生歹意,要将酒丹做成独家生意。

这才是做大买卖的风格,也不和你签保密协议、专利独享什么的,直接灭口一了百了。

王福心想,山水有相逢,将来等自己强大了,再好好讨还这场公道。

最新小说: 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 我只想快乐的修仙 武侠:从华山开始的隐秘反派 魔法地牢冒险者 洪荒论道我红云不请自来 迷失在《永生》的世界 剑气凌霄 血炼魔天 我在诸天找祥瑞 上古继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