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烛中仙 > 第二十五章 肚痛咒

第二十五章 肚痛咒(1 / 1)

王福坐在床边,也不嫌脏,给张老三诊断起来。

肚子大如孕妇,将皮肤撑开得近乎透明,青筋血管清晰可见,皮肤泛着不健康的青色。

“是咒,还是蛊?”

可以肯定,这怪病的来源,就是张老三从井里偷喝的水。

巫家母子,为了杀鸡儆猴,故意在水中下了不洁之物,害了张老三全家。

王福手掌微微用力,张老三吃痛,哼哼起来。

“那对贼母子,真不是人。”

“水井是镇里共同出钱打的,每年还要凑钱修补,不是他们家的,为什么要收钱买水?”

王福没有阻止,反而鼓励,“疼就多骂几句,权当不要钱的麻醉。”

胀得吹弹可破的肚皮,似乎装满水的皮球,稍微晃荡就传出水声。

张老三全身脱水,嘴唇裂开,周身皮肤干枯似裂,似乎所有的水分都集中在肚子里。

王福睁开法眼,见到鼓起的肚皮下,无数疯狂的线条蠕动乱扭。

“原来是巫蛊。”

“小师父,能治吗?”张老三充满希望询问。

王福回过神,点头,“能治。”

说完,他起身出门,顺走了桌上的一个瓦罐。

这是……走了?

张老三反应过来,内心陷入悲伤中,果然不该有希望啊!

“当家的,我饿了。”

耳边传来微弱的声响, 是他的婆娘开口了。

从生病到现在, 已经有好几天了, 全家水米不进,吃什么吐什么,一天天看着肚子鼓起来, 到最后躺在床上等死。

“胡说,都这样了, 哪还能饿?”

得了大肚子的怪病, 日夜剧痛, 已经不感到饥饿了。

婆娘很委屈,“肚子不饿, 心里饿,当家的,我馋了。”

“馋了?”

张老三眼泪滚下来, 他也馋了, 想吃饭, 想喝菜汤。

可到如今, 一家人只能躺在床上,绝望等死。

“刚才的小师父, 能回来救咱们吗?”

原来婆娘刚才虽然没动静,却迷迷糊糊间,听到二人交谈。

“能, 他还欠咱家一个瓦罐,顶好的瓦罐, 没有缺口裂纹。”

张老三看着门口,笃定道, “他一定会来。”

王福提着瓦罐,在路上行走如风, 可以肯定,大肚子的怪病,根源在虫。

结合前世关于血吸虫的病症,再加上日记中关于巫蛊的描述,他心中大致有了治疗的方案。

“是时候,试试肚痛咒的威力了。”

王福打听到一家杂货铺,买了些朱砂、黄纸、毛笔,虽然品质低劣,却聊胜于无。

这些都是画符必备,身上总得备些,所以买了许多。

然后,他提着瓦罐,到了卖水的竹棚。

“打水!”

十个铜钱,排在肥汉面前的桌上。

“你……”

肥汉巫铁柱觉得眼熟,想了许久,才回忆起来,“小道士。”

“不错,把瓦罐盛满。”

巫铁柱点点头,将铜钱一把撸起,放在装钱的盒子里。

排在王福前面的镇民,艰难转动轱辘,装满的水桶从井口缓缓升起。

或许是心疼十文钱,镇民打满整整一水桶,水面和边沿齐平,稍微晃荡就会洒出来。

“狗日的!”

巫铁柱见状勃然大怒,一脚提在桶上,哗啦啦, 大半桶水洒了出去。

镇民望着仅剩的半桶水,欲哭无泪。

“还不快滚!”

巫铁柱赶走了镇民, 指着王福,“你来打水。”

王福提溜的瓦罐, 比刚才那人的水桶小很多,肥汉的态度也和蔼许多。

但他心里,已经给这对母子判了死刑。

贪婪恶毒,自私自利,邪术害人,必须死。

王福不在的这段时间,张老三内心煎熬无比,时而昏睡过去,做梦见到全家死光了,扔在柴堆里火化,时而又醒来,听到婆娘有气无力的呻吟。

脚步声响起,他打起精神,看到王福进门了。

“小师父。”

张老三发现不对,走时瓦罐是空的,回来却满了。

“小师父!”

他声音都在颤抖,“这水是……”

“井边买的,十文钱一罐,不便宜。”

“喝不得呀,快倒掉。

张老三声嘶力竭,他全家沦落至此,就是因为喝了井水。

“别激动,花钱买的,肯定没事。”

王福一边说话,一边整理桌子,将符纸、朱砂都准备好。

画符念咒!

这个过程好比摊煎饼,自己干起来枯燥,旁人看起来不明觉厉。

张老三饿得头晕眼花,依稀看到王福的动作,渐渐心安。

“好,收工。”

王福搁下毛笔,观察外面天色,不知不觉几个时辰就过去了。

他不动声色,将报废的一大团黄纸卷起,塞到怀里。

最终成品,是一张符纸,黄纸红符,望之鲜明。

符咒符咒,光有符不行,还要他施法念咒。

王福口中念念有词,食指中指夹住符,轻轻一晃,法力激发,顷刻间烧成灰烬。

“中!”

下一刻,王福对着瓦罐中井水一指,符咒之力尽数化入。

从张老三的视角看,王福将符纸燃烧的灰烬抖落水里化开。

要说先前,张老三因为王福年轻,对他抱着怀疑态度。

但是,见到刚才方斗的施法过程,开始相信了。

“喝!”

瓦罐递到嘴边,张老三摇摇头,“喝不下去,得了这怪病,吃什么吐什么。”

“喝!”

王福没解释,只是催促。

张老三尝试喝了一口,入口清凉,感觉是这辈子从未喝过的琼浆美味。

咕咚一声!

张老三瞪大双眼,居然没吐?

“啊!”

符水化作清凉的气流,从食道流入肚内,开始咕噜噜作响。

张老三捂着肚子,“不行,我要去茅厕。”

一翻身下了床,冲到茅房拉下裤子,突然反应过来,“我怎么能下地走路了?”

片刻后!

“小师父,活神仙呐!”

张老三的大肚子干瘪下去,从茅厕回来,他已经恢复如常人,除了连日没吃没喝略显虚弱外,其他没别的异样。

“喂你的家人喝水。”

张老三还要给王福磕头,方才醒悟,一家老小还躺在床上。

这回不用王福搭手,张老三提着瓦罐,从老母开始,给家人逐一喂水,然后搀扶到茅厕。

一通折腾,直到大半夜,才安静下来。

“小师父,你救了我们全家,大恩大德,下辈子都报答不完。”

张老三带着全家人,整整齐齐跪在王福面前,把头磕得砰砰响。

“这些钱……”

张老三羞愧不已,一家人的救命之恩,他搜遍全部家当,也才三十几个铜钱,实在拿不出手。

“钱是小事。”

王福一摆手,“你要全家太平,还须办一件事。”

最新小说: 剑气凌霄 武侠:从华山开始的隐秘反派 迷失在《永生》的世界 上古继承者 魔法地牢冒险者 我在诸天找祥瑞 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 血炼魔天 洪荒论道我红云不请自来 我只想快乐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