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烛中仙 > 第二十四章 无水也无柴

第二十四章 无水也无柴(1 / 1)

王福问完想知道的情况,正好一碗茶也喝完,在碗底放了一枚铜钱,便向孙老头告辞。

真没想到,吃一碗碱水面,复杂到这个地步。

面馆要开张,就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水,二是柴。

水井被镇中恶霸占据,近在眼前;而柴火的问题,则是远在镇外。

所以,王福下面要去的,就是镇上的水井。

前面提到,井口镇以风水局设立,必须有一个类似‘阵眼’的地方,调动镇上所有生机阳气。

不用多想,这个地方,必然是水井。

王福翻开风水局的书页,边走边看,一路学习推演。

走了两条街,就已经心里有大概的想法了。

风水之道,以水为本,通过测算,完全可以确定水井的位置,不用询问路人。

“找到了, 就在这里。”

最终,王福找到水井所在地, 误差也不算大, 偏移了三条街, 大概有十几米距离。

“不是露天水井么?”

王福面前,竟是个搭草顶的竹棚子, 镇上居民提着水桶排队。

没想到,恶霸为了收钱,特地搭了座竹棚收费。

“商业意识挺强。”

守在竹棚门口的, 是个两人高的壮汉,身上满溢出来肥肉和油光。

来之前,王福问过孙老头,霸占水井的是一家母子, 以巫为姓氏。

这名壮汉,就是儿子巫铁柱,他老娘巫老太不在旁边。

镇上居民有上千口,为何会被一对母子霸占水井, 却不反抗呢?

原因很简单, 这对母子会法术。

王福笑了笑,也站到打水的队伍中, 在他前面, 是个端着瓦罐的大叔, 正愁眉苦脸数铜钱,似乎舍不得即将到来的分离。

“咦, 小道士, 没见过你啊?”

大叔一开口,王福就知道, 这是个典型的自来熟,其健谈程度,堪比出租车司机、学校门卫等, 是打听消息的绝佳对象。

“刚来镇上, 打算留一段时间,赚些盘缠。”

“井口镇是个好地方, 但没真本事, 可混不到饭吃。说说看, 你有什么本事……”

聊着聊着, 王福将话题,引到镇上的水井。

“你来打水?”

大叔目光落到王福身上,双手空空。

“呃?”

王福解释道,“碰巧口渴了,就喝一杯。”

“那你亏大了。

大叔幸灾乐祸笑道,“井边的规矩,一桶收一桶的钱,不满一桶,一律按满桶算。”

“小师父,你喝一杯等同打一桶, 都要十文钱。”

霸道条款啊!

王福摇摇头,“太贵了,难道镇上人人都买得起, 就没人偷水?”

“嘘, 别提偷字。”

大叔吓了一跳,看了眼巫铁柱,对方没发现, 急忙叮嘱王福。

“镇上张老三,就是因为偷水喝,现在一家得了大肚子病,躺在床上等死。”

大肚子病!

王福沉思起来,貌似是寄生虫,难道巫老太擅长的是这个?

“那个面生的小道士,你过来。”

随着队伍前进,肥汉注意到王福,毕竟镇上都是熟人,只有他这个生面孔

“我吗?”

王福指着鼻子,看了看周围,没人答应,乐呵呵上前。

“外面来的?”

“对喽!”

肥汉巫铁柱,一拍王福肩膀,“瘦得跟小鸡似的,身上没几两肉。”

这一巴掌, 手劲儿真大。

“没办法,吃的不多。”

王福指着水井,“我身上钱不多,只卖一碗,能便宜些么?”

周围的镇民,纷纷投来同情的眼光。

“不能!”

巫铁柱浓密的眉毛,像是一对害相思的毛虫,顿时耸起来。

“一碗水,十文钱。”

后面的居民,出声提醒,“小道士,你还是快取个器皿过来。”

王福闻言点头,“有道理。”

“我这就去拿。”

离开水井,王福思来想去,随手拉住一个过路的,“张老三家在哪儿?”

张老三家不富裕,否则也不会偷水吃。

如今,全家得了怪病,大肚子腹痛不止,躺在床上等死。

不提他得罪了巫家母子,单单这怪病,也不是一般大夫能看好。

王福找到张老三家时,发现门前已经长草了,屋里冷清已久,没有烟火气息。

“这是多久没生火做饭了。”

王福当即登门造访,“有人在家吗?”

“没人!”

从屋内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声音,明明是喊出来的,却淡如轻烟,仿佛一阵分就能吹散。

病得够重的。

王福摇摇头,干净利落推开门,迈入门槛内。

屋里传出酸臭气味,地上到处是呕吐物,几乎没处下脚。

张老三一家几口,整整齐齐躺在床上,无论妇人老妪,还是男子孩童,均大肚子高耸,如同怀胎九月即将临盆的妇人。

“是来给我全家收尸么?”

张老三,就是家里唯一的壮年男子,竭力睁开眼睛,看到人影晃动,有气无力开口。

至于老弱妇孺,早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话都说不出来。

“我该死,为了省十个钱,害了一家老小的命。”

说到这里,张老三眼角流下泪水。

“小道士,你来得正好,家里还有些钱,放在……”

“给我全家做个法事,保佑来生投个好胎。”

呃!

实话实说,道士的业务范围,的确够广泛,包揽了看病施药、丧葬鼓吹、阴宅祖坟一连串业务。

典型的,我虽然治不好你,最后埋你的的也是我。

张老三本就在等死,见到王福的道士模样,下意识认为,是镇上派来收尸的。

误会,天大的误会。

“抱歉,法事不会,只会看病救人。”

张老三听完竟笑了,指着大肚子,“知道这是谁弄的?”

“水霸巫家母子。”

王福回答得干净利落。

“知道你还敢夸口,巫老太下手,谁能治?谁敢治?”

看来这家水霸手段频高,老百姓在淫威之下,不敢有反抗的念头。

情况很明显了,张老三这家,就是巫家母子杀鸡儆猴用的。

血淋淋的例子摆在这里,以后谁敢不给钱买水?

“实不相瞒,我前天刚下山,出来混口饭吃。”

“师父传授我一两手符咒,其中就有治肚痛的,你让我瞧瞧。”

“你不怕死,就来试试!”

张老三本想回绝,但想到小道士一片好心,也就答应了。

他还不忘叮嘱,“把门关上,别让人看到了。”

心还挺细。

最新小说: 我只想快乐的修仙 魔法地牢冒险者 迷失在《永生》的世界 我在诸天找祥瑞 武侠:从华山开始的隐秘反派 洪荒论道我红云不请自来 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 上古继承者 剑气凌霄 血炼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