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下山(1 / 1)

歇了约莫半晌,王福总算恢复法力,开启法眼,扫视道观废墟。

老鬼狡滑,他不得不防,生怕事情有所反复。

“好!”

废墟的每个角落,都被扫视一遍,无所遗漏。

老鬼的命火彻底熄灭,蜡烛也消散无踪,可以确定是死透了。

这还不算,王福以法眼细看,确定没留什么隐患。

至于机关陷阱之类的!道观都塌了,还用得着担心?

“开挖!”

王福二话不说,钻到废墟忙碌起来,没办法,回乡需要盘缠呐!

老鬼在天雷轰击下魂飞魄散,但道观里面,应该还藏了不少东西。

别的不说,那个童男香炉若是融了,就能得好些黄铜,这年头,铜就是钱。

一直忙到深夜,总算将废墟前后犁了一遍。

清点收获……

一大块形状不规则的黄金,先前王福将烛台、金尺等金器插在老鬼身上导电,引来天雷轰击,老鬼烟消云散,金器也融化了。

光是这块金子,不光回乡的盘缠够了,还足够王福为小福儿的爹娘买田买牛,置办家业。

童男香炉,历经道观爆炸、倒塌,以及老鼠乱窜引发的火灾,也不成样子。

“这……”

香炉早已面目全非,被融化成扭曲模样,有些类似王福从武侠小说见过的‘独脚铜人’。

打包收好,再难看也是一块纯铜,找个铁匠铺子花了,能兑不少铜钱。

除此以外,其他收获不多,毕竟在爆炸倒塌之下,金器铜器尚且损坏至此,更别提其他的。

王福挑挑拣拣,好歹凑了三两套衣裳,还有四五日的干粮,连同金块铜人扎成包裹,刚好能背着赶路。

眼看废墟搜刮得差不多,王福打算到此为止,转身就要离开这片瓦砾杂物。

“啪嗒!”

声细微的掉落声,在王福耳边响起。

不好!

王福脸色大变,一个箭步跳起,逃命似得往平地狂奔。

果不其然……

王福抛出废墟,才不过十来步,几个呼吸后,废墟剧烈抖动起来,破碎的砖瓦都在跳动,似乎要脱离地面。

余波?二次坍塌?

在王福惊讶目光中,地面平空出现一个无底洞,将废墟吞进去。

“咳咳!”

王福等地面晃动消失,尘土散的差不多,终于敢靠近观看。

废墟消失无踪,只剩下一个大坑,处于原先道观地址的下方。

“好你个老鬼。”

原来地底下,还有个地窖,里面横七竖八,摆放各种残肢白骨,应该是小福儿的前辈们。

除此以外,地窖中还藏着一个包铜皮的红木匣子。

“老鬼真精明,细软都藏好了,随时准备跑路。”

王福漫不经心打开木匣,突然愣住了,和想象中的金银细软不同,里面只有几块玉器,压在几本书册上,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不应该啊!

以老鬼的本领,财不费吹灰之力,怎么如此穷酸?

王福不信邪,认为书中有他藏钱的地方,连忙翻开一本查看。

这一看,彻底入迷,浑然不觉金乌西沉、玉免东升,夜色悄然降临。

皎洁月光如水,洒在王福头顶、双肩,一动不动。

原来,木匣中的书册记录,是老鬼转生后,给自己特地安排的后路。

他也深知借尸还魂风险极大,极有可能损伤脑部,丢失记忆,特地将备份都做好了。

书中详细记载,小福儿身家背景来历,方便日后行走

其余九成篇幅,就是老鬼日常记录,关于真正身世了。

王福看了几眼,反应过来,这不就是日记吗?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呸!

老鬼来历非同小可,是羽化山真仙府的在册门人,道教成分根正苗红。

原本也是前途无量的道人,奈何走背运(呵呵),遭遇兵解丧命。

这里就要说说兵解。

道教修行者,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本领,丝毫不比大光头差。

死也不叫死,美其名为‘解脱’,呵呵!

他们把修行途中的身亡,统称为‘尸解’。

尸解又分成许多种,一刀砍死为‘兵解’,落水溺死为‘水解’,乱棍打死为‘杖解’,等等!

话说老鬼原身遭遇兵解往,呃,就是被人砍死,一缕游魂无所寄托,飘飘荡荡来到山上,寄托在破败无人的道观中。

横死之人容易成鬼,久而久之,老鬼就成了老鬼。

第一本是日记,老鬼日常记录,零碎言语中记下前尘事,连带着发泄情绪。

王福匆匆翻了几页,了解个大概,就没兴趣看了。

然后是第二本……

《北帝伏魔真武密典》。

龟息功,就是来自这本密典,属于入门功法。

老鬼也是阴险,将一门中正平和的养身入门功法,变成夺舍杀人的工具。

王福越看越是振奋,自己走的路子没错,按照密典修行,敞亮大道就在眼前。

密典中,有修行路线、对应法术,连同辅助修炼的法坛、丹药、灵符等,构建出一套完整的修行体系。

仅从这一点来看,真仙府绝对拥有道教认证的教育资质,不是野鸡大学。

第三本是《符咒大全》,类似于习题集。

王福翻看几页,还是有几页较为熟悉的,那是医自课常用的一些符咒,如今有了法力,应该更有奇效。

第四本无题,看内容,是老鬼留下的小抄,记录身前听闻、经历的奇异地点和物品人物,留待日后探查。

除了这四本书册外,几块玉器也较为精美,暂时看不出有什么作用。

王福深吸口气,将几本书都贴身藏好,这是他的前途未来。

“该动身了。”

王福走在下山路上,身上带着金块铜器,虽然沉重,脚步却越发轻快起来。

这股莫名而来的情绪,正是小福儿残留意识,知道即将返乡见家人,喜不自胜。

“小福儿,我借你躯体重生而活,本质上和那老鬼并无不同。但是你的心愿,我会为你了解,一切因果,如今都由我王福承担。”

一番话说完,王福心头沉重的负担消失了,抬头看向前方,虽然暮色晨晨,却充满无限光明的可能。

行至半山腰,眼前白影一闪,王福停下脚步。

一丛低矮的灌木丛中,斜插一扇屏风,正是老鬼在道观常用那个。

王福后颈汗毛都竖起来了。

最新小说: 我在诸天找祥瑞 迷失在《永生》的世界 血炼魔天 魔法地牢冒险者 我只想快乐的修仙 剑气凌霄 上古继承者 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 武侠:从华山开始的隐秘反派 洪荒论道我红云不请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