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摊牌(1 / 1)

王福此刻,正全力运转龟息功,呼吸微弱近无,体温也降低到最低点。

抛开先前偏见,随着钻研修行,龟息功的神奇之处,也越来越多被发现。在龟息状态下,身体热量消耗降低,类似于冬眠状态。

维持这个状态,完全可以不吃不喝,达到传说中的‘辟谷’。

“嗯?”

熟悉的感觉再度来临。

魂魄猛地变轻升高,从头顶天灵冒出体外,独留一根线牵着,保持和肉身联系。

这次修炼全凭自身心意,少了道观主人再旁督促的紧张感,王福可以从容观察。

体内藏着几股蠢蠢欲动的凉流,正是龟息功修炼出的法力。

可惜,空有法力,没有法术施展,这点优势发挥不出。

魂魄不能离体太久。

王福告诉自己,一整套功法运行,必须尽快结束。

很快,魂魄悬空,得以低头看下方肉身。

“法眼。”

王福此刻是魂魄状态,挣脱肉体束缚,思想前所未有清明起来。

开法眼的本质,是激发魂魄潜力,所以需要外力刺激。

先前他以命火蜡烛,开发双眼,得以看出他人的命火。

也就是说,最关键的刺激,已经完成了。

剩下的,就是如何调动魂魄潜力,水到渠成。

心神集中在双眼,体内法力随之流动。

王福发现个奇特现象,法力能自留流淌在魂魄和肉身间,仿佛形成一条纽带。

“性命交修,方成法力。”

心中顿时产生明悟。

龟息功,恐怕除了命功外,还有性功的内容。

王福运法力于双眼,心头如古井无波,似乎一切都已注定。

果然!

下一刻,王福眼前的世界,豁然开朗。

那种感觉,好比近视眼新配了眼镜,原本模糊的视觉,看到许多忽略的细节,大量信息涌入眼帘。

“法眼,这才是正经的法眼。”

一双眼睛的观察下,四面八方均无死角,无需扭头弯腰,周围环境尽在掌握。

再看肉身,细微到一根头发的分叉、皮肤的纹理毛孔、如同置于放大镜下,清晰可见。

体内法力流淌、汇聚的痕迹,都清楚看到,不再是以前全凭感觉。

“原来这就是法眼。”

王福亲身体验,总算明白,那玄之又玄的法眼,究竟是什么

五官五感之外,再开辟一个独立的官感,接触到法力修行的奥秘。

法眼已开,再看周围道观,又是一番别样天地。

往日见到的屋瓦方砖,是森森白骨堆叠而成,脚下泥土,俨然是血肉筋骨碾碎成泥。

一阵反胃涌上喉咙。

“忍住!”

王福知道,自己仍处于监视中,决不能露出半点异样。

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道观主人的本体所在。

道观这么大,充其量就是个躯壳,他的核心要害,必定藏在某处。

“神像!

王福一个激灵,目光落到神像上,兜兜转转,还是落到神像上面。

法眼看到,神像上蒙了层灰气,化作云团模样

联想到道观主人说过,鬼能变化,聚则成形,散则成气,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对方就藏在眼前,时刻监视他。

下一刻,王福突然头昏眼花,魂魄嗖一声缩回体内。

原来是法眼消耗太大,刚才睁开时间太久,已经消耗太多。

王福跌坐蒲团上,大汗淋漓,刚才所见所闻太刺激了。

有此经历,他更加坚定决心,要灭此恶鬼。

身旁白骨成堆,脚下血肉成泥,整个道观就是一座屠宰场

王福甚至想到,小福儿之前,或许有更多小道童来此,成为龟息功的试验品,最终命丧恶鬼手中,化作白骨血肉。

“天意让我穿越过来,就是要终结你的杀孽和罪恶。”

一阵使命感油然而生。

开法眼后,筹码增加,胜算更多了几分。

王福强忍不适,回忆刚才所见,道观阴森恐怖的环境下,藏着的恶鬼本体。

这头恶鬼,相比庞大的躯壳,自身的力量,微弱到极不协调的地步。

以往扑朔迷离的局势,如今渐而明晰。

道观主人,此刻正处于极端虚弱的状态,急切需要借尸还魂,远没有先前王福想象中强大、不可战胜。

不知过了多久。

供桌上的油灯,已经点燃,火光随风摇荡,带动正殿内影子来回游移不定。

王福回头看窗外,一片昏暗,已经入夜了。

入夜了,最终时刻来临。

“小福儿,你走到法坛上,盘腿坐下。”

“不要拘束,像平时那样,在后院修行一般即可。”

王福注意到,道观主人说话,对比往日的虚弱,竟是强健许多,不知用了什么手段。

看来,他对这次仪式,也是无比重视。

然后,王福做出出人预料的举动。

他蓄势已久,猛地一个冲刺,调到半空,伸腿横扫整个法坛。

噼里啪啦!

法坛若不运行,就是一摊堆垒起来的杂物,遭受如此野蛮冲击,当场四分五裂,线香、烛火、金器掉得到处都是。

这还不算完。

王福又是一脚蹬出,正中法坛基体,闷响声中,法坛摇晃几下,最终稳住了。

用料上佳、做工扎实,并无偷工减料……王福踢不倒这座法坛。

“小福儿,你……”

道观主人遭遇突变,很是沉得住气,并未大发雷霆。

“老鬼,别惺惺作态,预备了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听得王福发话,道观主人一愣,随机开怀大笑。

“小福儿,你终于忍不住了?”

原来,他等待这一刻,也很久了。

“小福儿,说实话,你的表现,并不如何惊艳?”

“在我以往试验的那些道童中,勉强能排入前二十。”

“你看……”

道观主人话音刚落,周围墙壁蠕动,浮现一张张痛苦的面孔,像是硬生生从砖石生长出来,各自带着恐惧、绝望和不甘。

王福无暇细数,目光匆匆扫过,起码有七八十个亡者。

这些面孔的主人,都是先前惨死的道童,成为道观主人的收藏品。

“来看看你的前辈,里面有形形色色的出色人才,有勇有谋、智慧过人、隐忍坚定、扮猪吃虎。”

“如今,都在这里了。”

墙壁上的面孔,纷纷定格在临死一刻,仅从表情当中,就能看出他们遭受何等恐怖的折磨。

最新小说: 我只想快乐的修仙 魔法地牢冒险者 迷失在《永生》的世界 我在诸天找祥瑞 武侠:从华山开始的隐秘反派 洪荒论道我红云不请自来 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 上古继承者 剑气凌霄 血炼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