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烛中仙 > 第十一章 厄运连连

第十一章 厄运连连(1 / 1)

夜晚!

王福安抚伤痕累累的心,没事的,这些都是必要的牺牲。

虽然没少折腾,但最终验证了,厄运蜡珠威力。

他本人,不过是遭受小小波及,就已惨成这样,独享一整颗蜡珠的道观主人呢?

一颗不够,还有八颗。

王福已经迫不及待,将剩下八颗厄运蜡烛,一股脑塞入道观主人体内。

临到动手前,他迟疑了。

仅仅动了一颗,就折腾成这样,八颗威力翻了不知多少倍,后果难以预料。

王福再度睁眼,盯着虚空的白烛,黑纹赫然浮现其上。

不够啊!

相比梁柱般巨大的白烛,黑纹充其量就是根头发丝,就算燃烧光了,对道观主人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

还是要加量!

王福点点头,坚定决心,抓住两颗厄运蜡烛。

蜡珠顺指尖滑落,悄无声息融入道观地板,最终浮现在白色蜡烛表面。

黑纹得到补充,逐渐壮大,散布在周围,呈现斑斑点点的黑块。

“还不够!”

王福再看自己的命火蜡烛,原本燃烧消失的黑线,再度出现了,而且还变粗了一大圈。

两颗厄运蜡烛,沾染的余波,自然比上次更厉害。

一个虱子是咬,两个虱子也是咬!

王福心想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还剩下五颗,干脆一把梭哈。

然后,五颗厄运蜡珠,连成一线没入地面。

完美!

王福关注道观主人的白烛,黑斑越来越多,最终将整根白烛染成灰色。

“嗯?”

意识附在神像上的道观主人,突然一阵心悸,萌生某种不好的感觉。

就像是山火爆发前,野兽暴躁不安,乱跑乱撞,急切要冲开一条生路。

此刻,道观主人就是这种感觉。

“大难将至?”

道观主人心有不安,起了几卦,奈何迷雾在前,一片混沌。

“算人容易算己难!”

他摇头叹气,眼下恰逢大事,天机混乱,无怪乎算不出来。

“再有两三日,便是涅槃重生之日。”

道观主人目光落在后院,透过门户墙壁,看到盘坐的王福。

“定力不错!”

他早已知道,王福已猜出些许真相,但浑不在意。

掌心蝼蚁,再折腾能上天?

“珍惜这最后的时日吧,因为是你生而为人的最后时光。”

道观主人眼前一花,觉得思维沉重几分,但这种不适,瞬间烟消云散。

若他能有王福的视角,就能看到白烛染得灰黑,连带着绿油油的命火,也散发出黑光。

厄运,已经降临在道观主人身上,但他自身一无所知。

……

嗯!

道观主人忍不住,多看了王福几眼,这孩子最近走背运呐!

前天看他小凶,以为过了就算,没想到今天一看,竟然变本加厉,虽然没到大凶地步,却也不是小打小闹了。

“王福呐,你近日不要乱走,小心些,不要沾水、别碰铁器。”

道观主人倒不是好心,而是担心王福出了差池,损伤躯体,影响他接受这幅身躯。

“小童知道。”

王福一早醒来,眼皮子直跳,就觉得大事不妙。

昨天冲动之下,一口气将八颗厄运蜡烛,全部送入道观中。

道观主人什么时候倒霉,他目前还没看到迹象,但自己的倒霉,很快就到了。

“咳咳咳!”

一口口水咽下去,呛到气管中,王福脸都涨红了。

好戏开场了。

他有了昨天经验,索性不动弹,盘坐蒲团闭目养神。

想着不动弹、不作妖,总不会有鸟屎砸我头上吧?

还真有。

咽口水都能呛到,倒霉到这个地步,也没谁了。

“啪嗒。”

一团热流糊在头顶。

头顶掠过暗哑难听的鸟叫声,果然是鸟屎,而且是稀的不是干的。

“我忍!”

王福本想晾干它,奈何太臭了,忍不住伸手就抹。

“嘎!”

动作幅度太大,胳膊脱臼了。

王福抱着胳膊,蜷缩侧躺在地上,默默流泪。

自己造的孽,含着泪也要咽下去。

“咚!”

王福一个弹跳起身,怎么地上有石子,咯得他脑门红肿一大块。

“小福儿,要不别动了。”

道观主人看到这里,忍不住开口提醒。

“小童明白,可就是忍不住。”

不幸中的万幸,虽然倒霉事不断,总算没有见血。

但是,不见血是不可能的。

血光之灾,起步就是小凶,奈何今天比小凶严重得多。

到了吃完的时候,碗筷也不能用了,瓷碗打破会变成凶器,筷子能戳进鼻孔眼窝,都要尽量避免。

饭菜也不能吃,干脆煮了一锅粥。

王福小口喝粥,心想这样总不会噎着,然后耳边响起‘咯吱’一声。

淘米没淘干净,混了颗石子,硬生生硌掉一颗牙。

牙根带血,吐在掌心时,仍旧微微发热。

“我的牙!”

王福忍不住了,眼泪滚滚而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再看命火蜡烛,光晕大半都被黑光占据,眼下只是消耗了十之一二。

“接下来,还有的熬了。”

但他可以肯定,自己遭受些许余波,就已经霉运缠身。

道观主人那边,原本的白蜡烛,被染成灰黑色,厄运浓郁如墨,可想而知,等到仪式当日陡然爆发,面临的凶险,必定比他严重万倍。

磕磕碰碰一整天,好不容易要收尾。

结果,现实又给他重重一击。

“啪嗒!”

一个熟悉的包裹,种种落在地上,砸得地面碰撞有声。

“这是……”

王福感觉上头,这不是他配置的爆炸源吗,怎么被挖出来了?

道观主人,难道看出他的目的?

“刚才有群外来的老鼠,在墙角挖了个洞。”

道观主人的语气,带着幸灾乐祸,“顺便从地底,翻出了这个,你看看,是不是你的东西?”

爆炸源都取出来了,还炸个锤子呀!

王福感觉血压都上来了,他来了这么多天,都没见到老鼠,怎么突然就来了,而且哪儿不去,偏偏盯上他藏爆炸源的地道。

东西上遍布细小咬痕,确定是老鼠磨牙的痕迹。

道观主人,并未看出爆炸源的威力,所以罪魁祸首,还真是老鼠。

王福一想到,自己苦心谋划已久,花了多少血泪配好的爆炸源,瞬间化作泡影,内心都在滴血。

最新小说: 剑气凌霄 我只想快乐的修仙 魔法地牢冒险者 血炼魔天 我在诸天找祥瑞 上古继承者 洪荒论道我红云不请自来 迷失在《永生》的世界 武侠:从华山开始的隐秘反派 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