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谋划(1 / 1)

王福已经知道,道观主人的本体,实则是整座道观,而这座道观是恶鬼伪装而成。

这头恶鬼狡诈莫名,披着人皮做伪装,目的是占据他的血肉之躯。

想要自救,先灭恶鬼,具体来说,就是拆掉这座道观。

“我正合适。”

王福想到自己穿越前,拜塌了一座道观,对眼前这次危机,简直是天作之合。

心头火热,仿佛胜利就在眼前。

然而,这座‘大道观’看似破旧,想要一下拆掉,远没有那么容易。

可想而知,这头恶鬼以道观为本体,体积庞大,寻常零敲碎打的打击,根本不起作用。

想干净利落,一举灭掉恶鬼,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将整座道观夷为平地。

胜则生,败则亡。

“炸,必须炸。”

如果他手头有破壁车、挖掘机,只要一踩油门,当场就能搞定。

可眼下不是没有么,只有开动脑筋,发散思维。

“老奸狗,你做梦也没想到,叫我医字课,反而会自取灭亡。”

道观主人让他熬药,传授药石针灸等绝技,做梦也没想到,此举成为王福绝地反击的机会。

“道教的药石,可不仅仅是药材啊!”

铅汞朱砂、硝石硫磺,一个炼丹炉,恨不得把元素周期表都塞进去。

道观主人伪装成道人,自然也囤了不少药石材料,王福日夜为他炼药,自然清楚库存都有哪些。

王福稍微思索,就能配出七八种爆炸源。

恶鬼所化道观,终归逃不出建筑原理,给了他下手机会。

前世经验告诉他,建筑的力学结构,各方力量挤压集中,最终必将造成一处‘死穴’。

在死穴上安放爆炸源,只需一秒钟,就能将之荡平。

但是,道观主人不是傻子,不可能给他机会。

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能将一切行为合理化。

……

“观主,我最近看道观残破,想要修葺一番。”

王福第二天晨课,向道观主人提出这个要求。

“哦?”

道观主人不置可否。

王福心知,若不能说服对方,一切休提。

“月底仪式,要在道观举办,我本人要沐浴熏香,道观也要稍微修饰下,毕竟年代久远,有些残破了。”

道观是对方本体,这头恶鬼未必会答应他!

“观主,仪式现场布置更好,应该会更加成功。”

他看着屏风上影子,虽然明知对方不在眼前,但还是装作聚精会神,等待对方的回答。

“可以。”

道观主人重点强调,“晨课昏课不能耽搁。”

“我知道,可以挪用一部分休息时间。”

王福恭敬回礼,心道别看对方答应这么痛快,肯定有所怀疑。

双方都各怀鬼胎,言语间勾心斗角。

结果如何,全看谁技高一筹,能最终获胜。

……

“小小蝼蚁,你以为能逃出我掌心。”

道观主人的视线,落在道观一角,王福正吭哧吭哧……挖地道。

“小福儿,你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已经察觉危机了。”

道观主人冷笑不已。

王福尽管极力掩饰,但行为举止,终归和先前的小福儿不同,很快被道观主人看出蹊跷。

但是,道观主人只是怀疑,王福知道真相,吓得行为异常。

王福提出修葺道观,他顺水推舟答应,想看看王福要干什么。

结果,竟然是挖地道。

“天真!”

道观主人心想,整座道观都是自己,挖个地道有什么用?

“且让你蹦跶几下。”

道观主人记忆回到从前,乡下捉螃蟹时,想要保持鲜活,绝不能用草绳捆着,而是放在竹篓中,盖子不能闭拢,要留下一线光,让螃蟹不断攀爬落下,这样直到下锅还是活得。

反而是草绳捆着,螃蟹活不长久,很快就死了。

今时和往日并无不同,王福就是那只螃蟹,他要吃口鲜的。

目光回到王福身上,周围推满浮土、石块,还有一些材料。

道观主人匆匆扫视,看出这些药石材料,原本藏在棚子里,看来是王福想带着逃跑,在外面变卖成钱财。

“小家伙,逃命还不忘贪心,呵呵!”

……

“这个时候,对方应该盯着我,绝不能露出半点破绽。”

王福埋头挖地道,将一捧捧泥土,搬运到旁边。

修葺道观是第一重伪装,而挖地道,则是第二重,真实目的藏在第三层,借助挖地道的借口,在道观的‘死穴’埋炸药。

为此,他特地将配好的爆炸源,打爆成出逃的行李模样,为的就是混淆视听。

命火燃烧稳定,没有波动,可见此举瞒过道观主人。

一连忙了几日,地道勉强打通,通往道观外部。

期间道观主人也关切询问,王福明知自己举动,都在对方关注下,还是假惺惺回答,“托观主的福,一切顺利。”

“那就好,你有此诚心,开眼仪式定能成功。”

道观主人内心阴笑,地道不是生路,反而会是你葬身之地。

开眼仪式五日前,地道完工。

爆炸源配置虽难,但道观的器具、材料都还齐全,过程有惊无险。

最重要的是,道观主人虽然奇怪,却看不出半点危险,也就置之不理。

“再有五天,就到了刺刀见红的决战时刻。”

夜里!

王福躺在偏殿,心中琢磨着,到底还有什么没想到。

闭目回顾金手指,大红蜡烛还在燃烧,可惜目前还不能杀敌制胜。

“对了!”

王福的目光,落在六颗漆黑珠子上,黑云为衰,黑到极致就是大凶之兆。

若能将这些衰运,输送到道观主人身上,岂不是……

“呼呼!”

王福的呼吸粗重起来。

果真如此,岂不是稳赢?

问题又来了,他要如何,才能将漆黑珠子取出?

道观主人的本体,就是脚下这座道观,随便丢在地上就行。

但是,大红蜡烛并未实物,究竟如何,才能接触到漆黑珠子,并将其带出来?

今晚又别想睡了。

……

“呃,你昨晚又……”

道观主人,看到王福的黑眼圈,出言问道。

“太兴奋了,睡不着。”

王福打了个哈欠,颇有些无精打采。

兴奋?只怕想要出逃,兴奋得睡不着吧!

道观主人心头冷笑,然后说道,“还有五天,就是月底仪式。”

“小福儿,从今天起,你就留在后院,在我身边斋戒,为仪式做准备。”

然后,他看到王福神情,顷刻间变得惊讶,目光中带着绝望。

就是要这个效果。

王福挖的地道,在正殿旁的墙角边,留在后院,哪里有机会逃出去?

最新小说: 我只想快乐的修仙 魔法地牢冒险者 迷失在《永生》的世界 我在诸天找祥瑞 武侠:从华山开始的隐秘反派 洪荒论道我红云不请自来 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 上古继承者 剑气凌霄 血炼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