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开眼(1 / 1)

“从明天起,每日功课分成晨昏两次。”

王福离开前,道观主人向他明说。

这是要时刻监视他,不给白点机会,直至月底摊牌。

“谢观主!”

王福不动声色,转身离开。

掐指一算,昨日刚过月半,距离月底,也只剩十五天。

时间紧迫,迫在眉睫。

十五日内,王福必须想到自救的办法,还要应付每日道观主人的监视,不可露出半点马脚。

“生死在此一战!”

回到偏殿,王福洗漱完毕,侧身睡下。

可以肯定,整个道观,都处于道观主人掌控,自己一举一动,皆逃不过对方的眼线。

所以,王福不能有任何出格举动。

该怎么办?

道观主人,有役使鬼神之能,举手投足毙杀一头饿虎,绝非人力能敌。

王福呢,穿越而来,继承小福儿肉身,论力气还不如成年壮汉。

虽说道观主人传授颇多,但都是杂学,绝无安身保命的道术。

也就是说,到了仪式当天,道观主人如若发难,自己绝无反抗之力。

“呼呼!”

王福额头汗珠滚落,神经紧绷到极致,情况太过险恶。

说好的新手保护期呢?

怎么轮到他穿越,除了无用的金手指外,装备没有、奇遇全无、老爷爷也不见踪迹。

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王福翻个身,闭上双眼,大红蜡烛浮现眼前。

烛火静静燃烧,不见闪烁,暂时没有生命安全。

由此推断,道观主人还没准备好,在月底前,不会对他动手。

“月底!”

算来算去,日夜加起来,总共也才十五天。

这么点时间,该如何绝地翻盘,赢得一线生机?

王福睡不着,随行起身走到窗边,身披外袍,透过雕木窗框,望着外面月色下的山岭。

月光驱不散夜色,笼罩丛林耸立的山岭,一切景物都如同他的前路迷茫。

“金手指啊,不指望你能帮我吃香喝辣,高低给我保住这条命。”

红烛静静燃烧,似乎能燃到地老天荒。

“呃!”

王福回想白天,动用龟息功法力,进行龟卜之法。

他突发奇想,以法力结合金手指,会否引发突变?

“呼吸。”

王福开始调节呼吸,浸入龟息状态,法力凉流汇入体内,朝着大红蜡烛流淌过去。

法力和红烛交汇的瞬间,烛火发出的光晕,猛地扩张开,充斥整个视线。

“唔!”

王福留下泪水,眼球刺痛,一时不敢睁眼。

“有门儿。”

阵痛渐渐消散,王福睁眼,见到大红蜡烛,仍旧恢复原状。

“短了。”

他敏锐发现,蜡烛肉眼可见缩短一层,下方滚落的漆黑蜡珠,由一变三。

“漆黑的蜡珠子,究竟有什么用?”

可惜,这个问题,一时半会没答案。

红烛燃烧加剧,必定有什么发生。

上一次,王福魂魄归体,消耗一颗烛泪,如今是两颗。

许久……

“没了,什么都没!”

王福丧气放弃,全身上下寻摸个遍,什么异样都没发现。

一无所获。

“不应该啊!”

王福不信,我的金手指,不肯能这么没用。

啪嗒啪嗒!

月光下,清冷的窗外,一只飞蛾啪嗒啪嗒,栖息在木窗的边沿。

“嗯?”

王福不经意间,目光一扫,落在飞蛾上,翅膀还在颤悠悠。

“这是……命火!”

王福眼睛瞪大,他敢发誓,今日之前,从未发现其他活物身上,见到命火的存在。

这只飞蛾身上,腾起迷幻光雾,最终在头顶凝聚成一团命火。

命火之外,也有灯芯蜡烛,只是对比王福,细小微弱如牙签。

“也是红的。”

飞蛾也有红烛命火,岂不是和他一模一样?

王福心中奇怪,伸手捏住飞蛾,突然眼前发生变化。

飞蛾的蜡烛,猛地从红色,变成漆黑如墨。

墨黑色,恰好和那三颗蜡珠子,颜色一般无二。

“难道?”

飞蛾头顶的命火,一阵风吹过,迅速熄灭。

王福心中一惊,下手重了,指尖啪嗒,飞蛾被直接捏爆。

死了?

手掌摊开,飞蛾翅膀断开,已经成为一具尸体。

王福内心咯噔,他可能触碰到金手指的真正奥秘了。

今晚注定睡不着了。

王福干脆走出偏殿,来到正殿某处角落,耳边听到微弱的鸣叫声。

小福儿的记忆中,此地有个虫窝,一到夏季,彻夜都是蟋蟀鸣叫。

尽管眼下入秋,鸣声一日日微弱,但昨天还听到。

“吱吱!”

两只蟋蟀被捏在掌心,拼命挣扎,触角一跳一跳。

“红的。”

王福在做试验,他要弄清楚,所谓的红与黑,原理是什么?

蟋蟀入手,命火燃烧,不见波动,这和飞蛾不一样。

“难道是……”

王福心头一动,目光落在右边那只,公的,体型略小。

心头杀机微动,蟋蟀的蜡烛顷刻变得漆黑,命火摇晃几下。

“对了。”

王福指尖用力,将左边那只公蟋蟀,当场捏爆。

命火熄灭,一切归于尘土。

可以确定了,红运为正常,黑云为大凶,有生命危险。

一旦蜡烛变成漆黑,命火摇晃,杀身之祸就在眼前。

先前的飞蛾、蟋蟀,莫不如此。

王福突然想到一事,挖掘到金手指秘密的欢喜消散无踪。

他可以尽情掌控飞蛾、蟋蟀的生死,可是自己在道观主人掌心,命运不也如此么,生死全在对方一念间。

“我不是蝼蚁!”

王福突然抬头,内心呐喊,谁要杀我,就和他拼了。

接下来,一夜没睡。

王福翻遍瓦片、地砖,将虫蚁寻遍,总算试验出来。

最终的结论就是,大红蜡烛,不是他的金手指,能看出大红蜡烛的这双眼睛,才是王福的金手指。

刚穿越来,王福只能看到自己的命数。

但是,刚才他以法力激发红烛,消耗两颗烛泪,开辟更强功能。

现如今,王福可以看到其他生物的命数。

唯一顾虑,三颗漆黑烛泪,代表大凶黑云,若不能解决,积累在身上,日久天长必将爆发出来。

“对了。”

窗外晨曦微亮,透过雕木窗框穿入偏殿,晨课的时间快到了。

王福看向后院,心中好奇,能不能见到道观主人的命火和蜡烛?

最新小说: 剑气凌霄 我只想快乐的修仙 魔法地牢冒险者 血炼魔天 我在诸天找祥瑞 上古继承者 洪荒论道我红云不请自来 迷失在《永生》的世界 武侠:从华山开始的隐秘反派 神秘复苏之吃掉所有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