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住口!吃妖乃天地正道!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凭你也配称花开顷刻

第一百三十五章 凭你也配称花开顷刻(1 / 1)

眼看两人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许宏也知道当前局面已经不能善了,更何况白小石之所以和厉若寒起冲突大半原因,还是为了给他出头,他自然不能作壁上观,匆忙走到白小石身边说小声道:

“小石,这厉若寒所出身的厉家乃是上京城七大世家之一,权势滔天,家中定然少不了神功秘法,厉若寒能如此嚣张跋扈,绝对有所仪仗,还有他身边的那二十红甲道兵更是不俗,你须得当心。”

“许局长放心,这等土鸡瓦狗我还不放在眼里,你先带着兄弟们撤远一点,这场子我帮你找回来!”

白小石从许宏身边走过。

许宏张了张嘴看着白小石,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另一边,厉若寒的脸色阴狠,眸中有幽深的光华流转,语气笑道:“小子,和你手下那些人留好遗言了?放心,就算你留再多的遗言,也不会有人记着的,因为你包括你手下那些人一个都活不了。”

语落,厉若寒轻轻拍手,他手下的二十赤鬼道兵,齐齐向前踏出一步,气势合一如暴风肆虐,而诡异的变化也出现在了这些道兵身上。

这些道兵的身体,竟逐渐膨胀起来,而他们身上的赤甲亦随之而变,仿若活物一般蠕动起来,生生嵌入这些道兵的血肉之中,一根根赤红骨刺自赤甲之上生长而出,骨刺之上寒芒闪烁。

最明显的变化却出现在赤鬼道兵的双手,骨骼增生,血肉滋长,与赤甲相融,竟生生化作了一双狰狞鬼爪。

不过眨眼时间,这些赤甲道兵竟化身成了一个一个身披怪异红甲的狰狞恶鬼。

血色雾气这些恶鬼身上弥散而出,连成一片,四周血腥之气弥散,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天气,却在这血色雾气的笼罩之下,化作了血池地狱。

“我看你这些道兵,一个个邪气森森,鬼气冲天,更是有惊人怨气纠缠其上,想必是以活人祭炼而成……有伤天和啊!”

白小石摇头叹息,似在悲天悯人。

厉若寒站在赤鬼道兵中间,狞笑道:“这道兵确实是用活人所炼……祭炼之前更是要让他们服下特制的灵药维持生机,让他们的感知强上百倍千倍……再行那剥皮之法。”

“将赤血妖甲炼入血肉,最后投入血池之中,受血毒蚀骨,方才能祭炼而出。”

白小石叹道:“果然是伤天害理的邪法,像你这等邪魔外道竟还能存在于世间,当真是天理难容,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消灭你丧心病狂的魔头!”

远处,听到这话的章谷等人嘴角忍不住一抽。他娘的,论邪气有谁比得过你白小石啊!你才是大邪魔好吧?!

厉若寒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笑话,哈哈笑道:“蠢货!天地之道强者为尊,我若强到能压服众人,又有何人敢说我不是正道?!”

“至于现在,你就好好感受我的赤鬼道兵给你带来的恐惧吧!”

厉若寒一挥手,二十赤甲恶鬼顿时齐齐看向白小石,重踏于地,随后猛然冲锋,带着滔天血雾,向着白小石笼罩而来。

雾气之中,有百鬼嘶鸣,呢喃低语,可迷惑人心,乱人神智,引人疯狂。

白小石微眯双眼,凝望血雾,这厉若寒好生阴险。口中只说这些赤鬼道兵的厉害,却绝口不提那些血色雾气。

在他看来,这些血雾之诡异凶险绝不下于那些气势滔天的赤鬼道兵。甚至隐蔽阴险之处更甚之,叫人防不胜防。

若是有人被那些赤鬼道兵吸引力注意力,而忽视了那些雾,定然会吃个大亏。

当然,这只是对于那些正常的修炼者而言。

那些赤红恶鬼来的极快,又在离他十米左右的距离时骤然变阵,兵分两路将他包抄而起。

这厉若寒嘴上说的不把他放在眼里,实际上对于白小石还是心有忌惮。

厉若寒身后不远处,蓝玉脸上带笑,看着两人之间的争斗,也不上前阻挠。

他身后的名为剑兰的捧剑侍女忍不住开口道:“公子,我们就这样看着他们打起来吗?您不是说那白小石可能与那位国师有关……”

蓝玉脸上带着仿佛已经洞彻万物的笑容,温和地看着自己的侍女,解释道:“前些日子我得到了消息,妖宫的一只第六阶位大妖被白小石击杀,虽然是借助了外力,他本身实力未必强到哪去,但这也代表厉若寒想杀他,还差了许多……”

“被那位国师所看重的人,可不会这么随随便便就死了……”

“至于他和厉若寒之间的冲突……,呵呵,这世上没有什么矛盾是化解不开的,如果有,那便是所付出的代价不够。”

“而且我也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毕竟这可关系到,之后我们将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

剑兰听得似懂非懂,却不妨碍用崇拜中带着浓浓爱慕的眼神看着自家公子,忍不住赞道:“公子高明。”

蓝玉笑而不语。

厉若寒这边眼见白小石陷入赤鬼道兵包围,眉头却是微微皱起,因为他没有从白小石脸上看到半点惊慌之意。

通常有这种表现的人只会有两种可能,第一这人是傻叉,第二嘛,自然就是这人胸有成竹,丝毫不惧怕他的赤鬼道兵。

能被国师看中的人,当然不可能是傻叉。

那么……,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厉若寒眸中闪过嗜血与兴奋之意。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这人到底有什么手段了!

那些赤鬼道兵仿佛是受到了厉若寒情绪的影响,散发着不详血光的双目光芒大盛,眼中是极度的嗜血与疯狂。

然后他们动了!

二十名赤鬼道兵错落有致,分成两波,一波鬼爪暴长,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白小石袭来,另一仍围拢在外,彼此之间相互串联,将所有道兵的力量凝结。

利爪破空,嘶鸣惨烈。

刹那之间,天地变色,百鬼哀嚎。

这一击,甚至可以硬捍第六阶位!

四面八方皆有赤色爪影浮现,以几乎完全一致的节奏,向着位于中间的白小石而去。

面对这几乎避无可避的攻击,白小石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失望之意。

“你,只有这种程度吗?”

远处,厉若寒的瞳孔猛然收缩。

虚空颤动,之间白小石身侧空间,忽有无数锁链贯穿而出,化虚为实,相互纠缠编织成一个巨大球体,将白小石围拢在内。

咚——

沉闷之声回荡。

那是鬼爪与铁球相互撞击之声。

紧接着,更多的锁链横贯而出,将那些赤鬼道兵束缚,恐怖的掠夺之力爆发,那是神通【噬尽】的力量。

那些被束缚住的赤鬼道兵身体逐渐干瘪收缩,身上的赤甲出现道道裂纹,然后片片皲裂,露出下面,空荡荡的内里。

这些赤鬼道兵的血肉赫然已经被这些诡异的锁链,掠夺一空,连那充斥神秘力量的赤甲,也化作了凡铁崩坏。

“这就是神通【噬尽】的力量吗?”锁链收缩,铁球撤去,白小石观察着那些赤鬼道兵的变化。

“看来这神通【噬尽】更多的还是将【夺灵之阵】的力量铭刻在我的身上,让我不再需要符牌,便能唤出夺灵锁链,而且威力也远胜之前……甚至,我还未动用瀚海归墟幽玄链……”

不过……

白小石将目光投向厉若寒方向,有些意外。

那二十个赤鬼道兵中,竟有一个逃出了他夺灵锁链所能触及的范围。看他身上的气息,明显比其他道兵强上一截,已经到了地位阶位。

应当是刚刚厉若寒这个老阴比,控制这个赤鬼道兵隐藏了气息,准备阴他一把,后面发现不对立刻抽身而退,才保全了下来。

而厉若寒看着白小石唤出诡异锁链将他的诸多赤鬼道兵抽成空壳,心底也有些发寒。

饶是他见多了血腥残忍的秘法,自己也使用不过不少,但见到那一幕时,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僵硬了一下,仿佛看到了位居食物链更上层的存在。

心中的寒意并没有使厉若寒心生怯意,反倒让因为损失了诸多赤鬼道兵而生出的怒火更加旺盛,让他更加——兴奋!

“很好!我承认你很强。”

“你……是个值得我用出全力的猎物!”

厉若寒狰狞一笑,召唤那仅存的赤鬼道兵来到身侧,半跪于自己身前。

他挽起右手袖子,手上浮现幽暗之光,然后,猛然一掌贯穿了他身前赤鬼道兵的天灵。

赤鬼道兵的身体在轻微抽搐着,却仍旧保持半跪的姿势。

而厉若寒的手掌,在赤鬼道兵的脑中搅动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远处,和许宏、章谷汇合到一起的纳兰轻羽等人,自我介绍完是白小石的仆人之后,在章谷的证明下,以及七夜这个社交牛逼症患者的交流下,暂时取得了许宏的信任。

事实上,许宏想不信任都不想,光是纳兰轻羽和小黑这两个第五阶位就能轻易把他干掉,他有个屁资格说不信。

此时,纳兰轻羽望着厉若寒的动作,眼中闪过一丝嫌恶,喃喃自语:“这家人的手段,真是一点没变,还是这么令人作呕。”

随后,只见厉若寒手上似乎握住了什么,然后猛然抽出右手,只听得咔咔咔的声音回响。

厉若寒右手轻甩,将手上的不明液体甩去,而他手中亦多出一把长约两米,由椎骨串联而成的闪烁着妖异之光的骨剑。

骨剑被拔出后,那赤鬼道兵的身体像是失去了支撑一般,轰然倒地。

厉若寒轻轻抚摸着手中骨剑,像是对待自己的情人一样:“此剑名为蚀骨,是我从一处密地中所得,初时弱小之极,但在经过我的喂养之后,成长到了现在这个程度。”

“我原本是想拿它对付一个人的,却没想到现在竟然遇到了你……”

“那么,你做好逃命的准备了吗?让我格外兴奋的——猎物!”

厉若寒轻轻一甩,手中蚀骨剑顿时如长鞭一般甩出,随后又节节生长,瞬间长至数十米的长度,宛若一条长蛇一般向着白小石奔袭而来。

眼看那骨剑临身,白小石身前虚空微颤,一条锁链探出,化作实体,结结实实抽在了骨剑之上,将其抽飞。

“邪魔外道,不过尔尔。”白小石如是说道。

名为瀚海归墟幽玄链的本命之器显现,虚实转化之间,在白小石手中化作一把长刀。

厉若寒邪邪一笑,“别急,这不过是开胃菜而已,正菜马上就来!”

紧接着,厉若寒身上忽然有怪异的波动漾起,竟像是生生在天地之间掺入了属于自己的力量,随后强行达成了一种类似与天地相合的状态。

这种力量,白小石见识过,甚至他不久前就掌握了一点。

那是名为意境的力量。

在厉若寒的意境力量弥漫开来之后,四周环境顿时一变,仿佛化作了森罗鬼域,气温急降。

在意境力量的加持下,厉若寒手中的蚀骨剑如花开一般,瞬间抽出上百分叉!膨胀!生长!每一个分叉都是一根不断增长狰狞椎骨。

“每一截椎骨都是一个赤鬼道兵蕴养而出,亦是我至今最完美的作品。其硬度更是堪比神兵利器,第五阶位以下的器物,绝无可能将其斩断……其上有血毒浸软,寻常生灵,触之就会化作一摊污血……”

厉若寒像是陶醉一般地看着生长着的几乎将白小石笼罩的椎骨之剑,自语着:“你看,这场面是不是美极了?我给这一式剑法起了个名字,叫做——花开顷刻!”

这一式剑法乃是融合了他意境之力,以及蚀骨剑的力量的究极之物,他自信,第六阶位之下,绝没有多少人可以在不付出代价的情况下抵挡。

就算是被那位国师所看中的人也……

“这怎么可能?!!”厉若寒双目圆睁。

“凭你也配称花开顷刻?”

一声带着不屑语气的声音回荡。

只见一道冲天刀气爆发开来,带着吞噬一切的恐怖力量斩碎了所有骨剑分叉,然后朝着他的方向斩来。

厉若寒瞬间做出判断,若他挡不住这一击,他会死!!

于是,那蚀骨剑第一时间被厉若寒挡在了身前,甚至以粉碎其超凡特质为代价,强行催发出其中力量,以抵挡那刀气。

他视此剑如情人,但是……对他而言,情人又算得了什么?!如何比得上自己的性命?

咔咔咔……

随着节节椎骨崩碎,那刀气来到厉若寒身前,已经削弱了大半,但余威不减,彻底破碎了蚀骨剑后,斩在了厉若寒身上。

轰——

巨响过后,烟尘四起。

厉若寒被冲击甩飞,摔了一个狗吃屎的动作。

最新小说: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破阵录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我的遂心如意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天劫摆渡人 我在洪荒搞基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