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出城(1 / 1)

黄沫的隐匿小院。

最后一枚还春丹服下,再配合强悍的自愈能力,白小石伤势尽复。

盘膝坐在床上,白小石吐出一口浊气,双目猛然睁开,似有两道摄人毫光射出,那是几乎要盈溢而出的灵性力量。

伤势过后,实力更进。

明明还是是最起始的第一阶位,实力却堪比锻体第四境的武者。连白小石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这感觉不坏。

“今日是第三天,【占卜之仪】的冷却期过了,倒是可以算上一卦。”

白小石掐动手指,片刻功夫,卦象显明。

“我算的是此行吉凶,卦象显示,丰兆县县城即将发生大变故,如果我继续留在这里吉凶难料,若是尽早离开,可保平安……”

房间的桌上放着一套麻布衣服。

白小石换了衣服,站在镜子前,很是苦恼。

“哪怕换上这身挫的要死的衣服也仍旧藏不住我这出尘的气质,唉,帅的人总是有着常人想象不到的苦楚啊!”

走出房间,今天仍是阴天。

天空阴沉沉的,有种山雨欲来之感,似是映照了【占卜之仪】的占卜结果。

黄沫在院中等待。准备给白小石换张脸,以避过那些正在搜捕白小石的探员。

石桌上放着些胭脂水粉,一个灰布包裹。

黄沫无师自通一手换脸邪术,拿着那些普通的胭脂水粉在白小石脸上一阵捣鼓。

没过一会,一个病怏怏,脸色发黄,两个大黑眼圈,一脸纵欲过度模样的中年男人新鲜出炉。

白小石看着自己的这副尊荣,泪流满面。

“小沫姐,你肯定是嫉妒我的帅气。”

黄沫可不惯着他,“拿上包裹,快滚!”

“小沫姐,这重量不对啊!”

白小石打开包裹查看,发现里面仅有一套换洗的衣物,五块银元,一个大饼子干粮,还有一把精致的左轮枪,以及一盒子弹。

“这是?血蔷薇?”

从那熟悉的手感以及枪械的样式,无不在告诉白小石,这把左轮枪分明就是许灵的那把血蔷薇。

“小沫姐……这?”白小石有些不知所措。

从他被莫凡心通缉后就一直没有问过许灵他们的情况,但看莫凡心那盛气凌人的态度,他们应该也不好过。只是没想到许灵会把血蔷薇送过来……

“许灵给你的。”黄沫的回答印证了白小石的猜测。“她说她没法帮你,就把这个送给你了。”

白小石沉默,默默将血蔷薇收起。

雪中送碳,这是恩义!

收拾了情绪,白小石发现不对。

钱少了!

他拜托黄沫去自己的住所把自己藏的私房钱带回来。顺带买些日用品,跑路时用的上。

莫凡心把他打成妖邪,肯定会查抄他的住所,其他东西肯定是保不住了。但是他的私房钱藏的极为隐秘,大概率不会被发现。

要知道他好歹在警备局干了半年,每月工资加起来也有上百银元,现在怎么就剩五个了?一个大饼子九十多银元?黑店也没你这么黑啊!

“跑腿费。”黄沫淡淡道,颇有种不服你咬我架势。

白小石甘拜下风,并表示还是你比较狗。

……

走出小院。

是一处偏僻的巷道,少有人烟。

白小石回头一看,院子没了。

这是视觉和灵性感知双双受到蒙蔽所造成的。

虽然知道这时【隐匿之阵】的效果,但白小石还是忍不住想吐槽。

这要是哪天忘记做标记,连家门口在哪都找不到了。

“嗯?等等!黄沫呢?”

白小石扫视一周,突然发现周围没了黄沫的身影。心中有种不妙的预感。

“我去!不会是携款潜逃了吧……说好的要帮我引开莫福的。”

“唉。”白小石道了句人心不古,然后轻打了个响指。

哒——

小黑从白小石怀中探出头。

紧接着,四周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数十只老鼠从各个隐秘角落钻出,列阵于白小石身前。

场面格外诡异。

神通【御鼠】。

从获得至今,除了用来和小黑沟通之外,白小石就很少使用。

现在倒是能派上用场。

这些老鼠的智慧比不上小黑,但收集一些零散信息还是可以的。

再加上只是普通鼠类,只要不是行动太过诡异,一般不会引起关注。

“这里是城南?

散去吧,为我带路,别被人发现了……”

白小石下达了命令,群鼠迅速散去,藏入阴影,墙缝,下水道等隐秘角落。

但白小石能感觉到,它们并未离的太远,阴影中有一双双幽绿色的眸子为他指引前路。

……

警备局。

莫福的武者直觉受到触动。

他借助邪道成为了残次品的第五阶位后,在意境力量方面有意选择了加强追踪能力。

可以说他的战斗力不及真正第五阶位的十分一,但是在追踪锁定方面,却能达到第五阶位宗师的水平。

白小石曾经被他锁定过,是以一出现就直接被他发觉。

莫福走上前道,“少爷,白小石的气息出现了。”

“我还以为他会在道宫小丫头那里躲久一点。”

“少爷,我去把他带回来?”

莫凡心点头,补充道:“能活着带回来最好,不行的话,……”

莫福有些惊讶,但还是恭敬应是。

前日少爷下的可是格杀勿论的命令,现在怎么又变了?不过,既然少爷没有解释的想法,那他也不能逾越去问。

走出局长室,莫福来到警备局两个探长办公所在。

“李水生,带上你的人跟我去捉拿白小石。”

……

大批警备局探员快速行动,整理装备,跟随莫福前进。

意境锁定中,白小石的方向正在迅速往城西移动。但转眼功夫,莫福猛然发现白小石的气息分作四道,向着各自南辕北辙的方向逃窜。

“发现我了?这是替身?还是其他秘术。”

莫福不禁皱眉,当即指挥众人。

“你们分散开,往这些个方向追,一旦发现可疑人物直接拿下!”

然后整个人化作一道箭羽,疾射而出。

……

南城门,除了五个守城的卫兵外,还多了一个穿着警备局制服的探员,很年轻,生面孔。

正拿着一张画像对着出城之人一一核对。

一个黄脸中年男人缓缓走过城门,被那探员拦下。

“为何出城?”

这是例行盘问。

中年人缩了缩脖子,眼含泪花,可怜巴巴道,“家…家门不幸,家里那个黄脸婆卷了家里的钱财,把我赶了出来……”

探员愣了下,我问你出城干嘛,你答这个做什么?

他看了中年人一脸纵欲过度的样子,聪明的脑瓜子开动起来,脑补出一个整日花天酒地,然后被老婆赶出家门的男人形象。

心中顿时生出鄙视。他这辈子最恨嫖的人了,连他自己都没去过呢!

“走走走!别让我看见你!”

探员一脸嫌弃,挥挥手,让城门守卫放行。

中年男人,畏畏缩缩地出了城,嘴里还不断念叨着,家门不幸,家有悍妻……之类的词汇。

最新小说: 我的遂心如意 破阵录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天劫摆渡人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在洪荒搞基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