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妖人徐幽(1 / 1)

许灵轻咦一声,“城隍庙?这妖人跑去那里做什么?”

圣武皇帝依照西洋制度,对大月朝进行改制,并设立警备司镇压妖邪,但随着诡异复苏,一些原本受百姓信仰的乡土神灵也逐渐苏醒,其中占绝大多数的就是土地神还有城隍。

圣武皇帝对于这些苏醒的神祗,倒是没有赶尽杀绝,只要愿意臣服大月,接受警备司管辖,且不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就不会对他们动手。

姬无忧稍作思索道:“当今陛下宽厚仁慈,容许这些神祗存在,庇护一方,不曾行破山伐庙之举。

然而随着西学东渐,陛下又广设学堂,以开民智。这些神祗的香火供奉远不如从前,这位与妖人勾结也不无可能……”

黄沫摇头否认了这个假设,“未必,那妖人被白小石摧毁了五凶傀儡之中的眼傀儡,气机牵引之下,定然是受了伤,而神祗的香火神气对于一些邪道妖人而言,堪称是疗伤至宝……

白小石道:“这么说来,我们这位城隍怕不是已经被妖人,当成唐僧肉,抱着啃了……”

许灵好奇道:“唐僧肉?那是什么?”

白小石随口忽悠了句,“一种无公害绿色食品,吃了能延年益寿。”

……

知道了徐幽的位置,四人立即行动起来,又正巧碰上回来的章谷。

章谷的动作很是迅速,通知完府衙的人后,就马上赶回了警备局。一听白小石他们要到城隍庙清剿妖人,赶忙将警备局的剩余的人手召集。

许宏前去山前县边境剿灭位列第五阶位的大妖,带去的人手都是丰兆县警备局的精锐,剩下的人除了章谷和钱实、郭义几个,其余的人都是近几个月才招收进来的新丁。

被召集齐的一共十人,皆是面带忐忑之色。

章谷站在他们身前训话。他在警备局中干了多年,经验丰富,自然不会怯场。若不是修为太低,许宏甚至有提拔他做探长的想法。

“记住,妖人手段诡异!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那妖人自有客卿黄小姐去对付,不用你们上前拼命。

你们首先要做的就是疏散周围的平民!然后听我命令,握好手中的破魔火枪,不许走火!我让你们开枪你们才能开!……”

警备局建立将近六百年,已经形成了一套极为成熟的镇压妖邪的流程,但妖邪手段各异,稍不留神就会有所伤亡,由不得章谷不谨慎。

白小石站在一旁看着,很是羡慕,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还是算了吧,让他指挥简直是要他的命!

警备局的人手整顿完毕,众人准备出发。

“白小石!”

临行前,章谷忽然把白小石叫住。

白小石看向章谷,以为他又要讥讽自己几句。

眼一花,就看见两样东西被扔了过来。白小石顺手接住,发现是一把警备局标配双管猎枪样式的破魔火枪,以及一把同样是标配的破魔短刀。

“装备给你了,用不用随你,小心点,可别死在妖邪手上了。”

章谷扔下这么一句,鼻孔朝天地就走了。

“这算什么,傲娇壮汉?恶心心?”

白小石有些惊讶,没想到章谷竟然是这种人,但还是把火枪背上,把短刀悬挂腰间,算是承了情。

在黄沫的教导下,他是学过如何使用这两样武器的,只是作为编外临时工,还有许宏那个一年内不得参加镇压任务的命令,导致他虽然学废了,但并没有被分配到武器。

现在倒是正好,这破魔火枪以及破魔短刀,对于缺乏攻击手段的他来说,也是不错的补充。

……

城隍庙,位于丰兆县城东南方位。

相传庙内供奉的是一位,七百多年前,丰兆县内出的一位新科状元。

七百多年来,城隍庙几次翻修,香火竟然还勉强延续着,又正巧碰上了灵潮复苏的时代,使得这位神魂早已破损不堪的城隍爷转醒过来,恢复了丁点神力。

只是今天,原本充斥着香火神气的城隍庙却是大门紧闭。丝丝让人不寒而栗的诡异气息从城隍庙中不断散逸出来。

城隍庙中,大殿内。

高大的城隍泥塑塑像被砸碎。

偌大的雕像头颅倒是无损,却被放置在大殿的供桌之上。

原本高高在上的城隍,竟被人砍下了泥塑的头颅,当成了猪狗牛羊一般的祭品。

这对于一位神明而言。绝对是天大的侮辱。

大殿之上,一个满脸疤痕,涂满胭脂水粉,身穿大红衣裙的男人正站在供桌之前。

对着泥塑头颅,用尖锐又带着几分讥讽语气的声音说道:

“高贵的城隍爷,你可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这个下场?”

“徐幽!你这不男不女的妖人!安敢欺我!”

城隍泥塑头颅之中,竟隐约出现一个身穿神袍的中年男人形象,面容与泥塑的样貌几乎一致。

这中年男人竟然就是丰兆县的城隍,被徐幽的邪法将香火神躯囚禁在了泥塑之中。

“哈哈哈哈……不男不女!不男不女!”

听到城隍话语,徐幽狂笑了一阵,随后声音变得阴狠起来。

“我变成这副模样又是谁害的,要不是你这狗屁城隍,差使手下小鬼戏弄于我,我如何能够变成这样!”

城隍矢口否认。

“你……若不是你在怀中暗藏刀刃,意欲伤人,又怎会在机缘巧合之下伤了子孙根?况且你本就不能人道,妻子偷人也与我无关。”

“哼!看来你还是没吃够教训!那我就让你好好享受享受!”

徐幽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五指掐动,化作一个古怪的手印,紧接着整间大殿之中忽然亮起了幽绿色的邪光。

大殿地上有鲜血绘制符文,组合成一个将整间大殿都笼罩在内的大型仪轨。

若是白小石在这里,定然能够发觉,这仪轨除了少数符文有所区别外,赫然就是他所使用的夺灵之仪式的原版!

赤色的光辉笼罩在城隍身上。

不断有青烟冒出,发出滋滋的声响。

巨大的痛苦施加在身,城隍瞬间感觉自己落入了十八层地狱中,抽筋扒皮,油锅刀锋,诸般酷刑轮番体验。

刚开始这仪轨带给城隍的痛苦还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但随着徐幽不断加大力度,城隍再也承受不住,哀嚎出声。

而这夺灵之仪式,又正好克制城隍的香火神躯,让城隍根本无力反抗……

最新小说: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破阵录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我的遂心如意 我在洪荒搞基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天劫摆渡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