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同桌竟是我的病娇读者 > 148.比起马,我更想骑你

148.比起马,我更想骑你(1 / 1)

七月二十五号,度假第三天。

清晨,一滴悬在绿叶上的朝露,随着时间推移,垂落到叶边。

下一刻,绿叶弹反,露珠自由落下,滴答融入淙淙流淌的溪流中。

此刻,鸟儿鸣啭,将沉睡的森林唤醒。

“唔……”

黑濑泉呢喃一声,朦胧的意识里,感觉到身体有点沉重,像有什么压在自己身上。

他缓缓睁开了眼,看清异样的那一刻,瞬间醒神!

映入眼帘的不是以往那张祥和绝美的脸,而是一个嘴角淌着哈喇子,两手抱住他,双脚也捆住他的人!

“真武,你能不能好好睡觉?”

黑濑泉恼怒地大喊一声后,对方仍无动于衷,甚至还吧唧了下嘴,口中呢喃不清。

他不由气极反笑,伸手就掐着平泽真武的鼻子,倒要看看后者能睡得有多死。

“唔……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平泽真武的脸色也在慢慢变化,直至胸闷,喘不过气来。

那一刻,他倏然睁开眼来!

“醒了?”

耳边,传来了不善的声音,侧头看去,是一张正冷笑着的脸,也在盯着自己看。

“你干嘛!想谋杀我吗?!”

平泽真武顿时鬼嚎起来,脸色很是不满,因为他正梦到和津田佳卿卿我我时,却被吵醒了!

“你看看你现在在干嘛,就知道我干嘛了!”黑濑泉没好气说道,脸色阴沉到极致,甚至是想杀人了!

平泽真武闻言,方才打量了下现在的状况。

说实在,很不妙。

因为他正双手双脚地缠着黑濑泉,头还垫在后者的胸口上!

平泽真武顿时松开了他,爬起身来,低头正坐:“呃……抱歉!”

“我没一巴掌抽醒你,都算温柔的了!”黑濑泉也从睡袋中起来,咬牙切齿地盯着他。

“泉大人!万分抱歉!”

“早知道你睡相能这么糟糕,我就睡远一点了。”

“哈哈……我平时一个人睡,也不知道会这样啊!”

两人一边吵闹,一边做着起床准备,例如拿毛巾和牙刷。

黑濑泉走出帐篷,来到溪水边,掬起一泓溪水洗了把脸。

清凉透彻的溪水,一下子让迷糊的脑子清醒不少。

“早上好,泉。”

在黑濑泉拿着毛巾擦脸时,身旁响起柔和的招呼声。

他侧头望去,微笑道:“早上好,千怜。今天你一如既往的可爱。”

“哼哼,你也很可爱。”

“什么时候能夸我帅气呀……”

黑濑泉露出无奈苦笑,用牙刷杯勾起水后,开始刷牙。

“谁知道呢……”

白石千怜微微一笑,也开始了洗漱。

清冽的溪水,水光潋滟,映照着每一个凑近的人脸。

渐渐的,其他人也都起床,来到溪边。

待都洗漱完时,他们开始收拾,宣告露营结束!

回到山庄,美滋滋地吃完一顿丰盛早餐后,众人四散而去。

黑濑泉回到和室,换上一身清爽的衣服,向着林间跑去。

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既然昨天说要开始运动,成为八块腹肌的文艺帅哥,那就一定会去做!

可惜,即便是慢跑,对于现在的黑濑泉来说还是有点累的。

“呼……呼……”

约莫十来分钟后,他的呼吸就变得有些粗重了。

而且,即便林间清凉,山风宜人,但还是难盖热意。

此时的黑濑泉额头已是渗下细密汗珠,后背也感觉到湿意。

“算了,先回去吧,锻炼不能急躁……”

喃喃自语一句后,他便打道回府,沿着来时路径小跑回去。

上午时光匆匆流逝,众人睡在野外都有些腰酸背痛,故此就都乖乖待在和室里歇息。

等到了下午,又聚在一起,提议外出去玩。

至于去哪,他们也是争论不休,最终决定去马场骑马。

“我觉得不如去玩点有意思的。”

那时,平泽真武是这么开口的,然后就提议去骑马。

“你会骑马吗?你就要骑。”

黑濑泉嗤笑道,心里暗暗嘀咕骑马可没这么好玩。且不说马场的马种类如何,光凭骑行技巧,就足以难倒许多人了。

平泽真武顿感得意的昂起头,得意道:“哼哼,别小看我啊!我好歹跟我父亲去骑过几次的!”

黑濑泉闻言,寻思着他是想露一手,耍帅才去的啊!

他沉默了会,叹了口气:“……我是无所谓,其他人想去的话,那就去吧。”

“我,我无所谓!反正也没哪想去的了。”

“老师已经满足了,就听你们的吧!”

最终,除了平泽真武有主意外,其他人都是墙头草,所以也就去骑马了。

那个在众人初来乍到时,担任司机的中年男子听到他们想去骑马后,点点头道:“嗯,正好少主旗下有一间马场,我通知一下,今天包场吧。”

然后,六人就乘上那两辆银白色轿车,离开山庄,开向野外马场。

‘马有什么好骑的啊,别被一脚蹬死了……’

黑濑泉侧头看着窗外景色,脸色有些无奈,心中也是暗叹了口气。

他不会骑马,也没有兴趣,更不想策马奔腾,享受速度与激情。

可没办法,好朋友想耍帅露一手,自然是要帮衬一下。

十几分钟后,两辆一前一后的车在一处不知道在哪的野外停下。

反正黑濑泉是不知道现在在哪,他对轻井泽不熟,一路上看的景色也是走马观花。

下车以后,视野很空旷,一片绿原上,四周用栏杆围着,往里眺望而去,在赛道旁还建有凉亭。

“各位,请进。里面的工作人员我已打好招呼,有什么需求尽管跟他们提。”

中年男子仍坐在车上,好像是不打算与他们同行一般。

“嗯。”

平泽真武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后,向前迈开脚步,进入马场。

其他人略显拘谨地跟在他身后,毕竟这里是平泽家的产业,作为少主的他,此刻就是东道主!

进入其中,迎面而来的是一身笔挺黑白西装的男人。

“您们好,小姐、少爷、少主。”

他来到六人面前,先恭敬点头行礼,打了声招呼,然后自才我介绍道:“我是这家马场的负责人——宫琦木。”

“你好,宫崎先生。”

众人也都一一还礼,自我介绍了番,随后才跟着宫崎木走进。

“先介绍一下马种吧,我们这里有纯血马、阿拉伯马、安达卢西亚马……”

“纯血马有两匹,阿拉伯马有五匹、安达卢西亚马三匹……”

随着介绍,黑濑泉不禁心惊肉跳起来。

开什么玩笑?

这些马的身价加起来,估计够他们奋斗个十辈子了!

且不提其他的,就两匹纯血马来讲,品相稍微好点,那动辄上百万美金起步的啊!

‘这就是资本家么……’

黑濑泉楞楞地眨了眨眼,心想津田佳要是有什么心理压力,也是正常的吧。

“小姐、少爷们,我推荐骑安达卢西亚马,性格温顺,较好上手,而且也被我们驯服的很好。”

宫琦木领着他们来到马场中心后,让人牵来两匹马身发白,鬃毛却黑的油光锃亮的马。

它们约摸一人高,经具体测量,一匹为175cm,一匹为177cm,很标准的身高。

“我想骑一骑纯血马啊……”

平泽真武看着这两匹安达卢西亚马,小声嘀咕。

倒也不是嫌这匹马不够好,只是纯血马比较俊。

宫琦木听到他的嘀咕后,微微一笑问道:“少主,您有骑马经验吗?”

“有骑过几次,自认还行。”

“这样……那我牵一匹纯血马出来,您看看和它有没有缘?”

“真,真的吗?!那麻烦你了!”

“没事,这是应该的。”

宫琦木连忙摇摇,而后便转身离开,去往候马场。

“真武,你行吗?那纯血马可不是闹着玩的……”

黑濑泉忍不住开口询问,据他所知,纯血马可不温顺,而且速度极快,容易出事。

平泽真武摆摆手,大大咧咧道:“试试看嘛,先看看能不能驯服它,若是能,骑起来应该不是问题。”

“马儿马儿~好乖好乖哦,让我摸一摸。”

另一边,稻荷雪早已凑到由工作人员拉着的两匹马前,伸手试图拂拭它们。

可惜,身高有限,她要踮起脚尖才能摸到马背。

若是摸头的话,则得看马的意愿了,若是愿意,它自己低头,稻荷雪便可摸到。

“小姐,我帮您安抚它吧?”

工作人员含笑说了声后,侧头伸手摸着一匹马的头,口中不断说:“好~好~莫吉托~乖哦~”

而马儿在被安抚一阵后,低下马头蹭了蹭工作人员的脸颊,还伸舌头舔了一口!

“我突然不想和它亲近了,算了吧……”

见此,稻荷雪退缩了。

她可不想被舔一口,那铁定会是一脸口水!

“哈哈……莫吉特,别这么调皮呀……”

工作人员被亲昵地蹭着,发出痒痒的笑声,也没介意被舔一口。

他在这工作几年,早已习惯了。

顺带一提,马场里每一匹马都有名字,每位工作人员基本功就是记住每一匹的样貌和名。

这两匹安达卢西亚马,一匹叫莫吉特,一匹叫卡特,它们是兄弟关系。

“久等了,少爷。”

此刻,去牵纯血马的宫琦木回来了,手中抓着的缰绳后,是一匹异常神俊的马!

它通体燥红却又散发着光泽,四蹄、背上鬃毛与尾泛黑。

马身精悍威武,肌肉线条分明,充满美感,四蹄满是腱子肉,光是一眼,就能看出它的超凡!

宫崎木牵马来到众人面前站定,介绍道:“这匹马是本马场最好的马,名为多拉贡。”

“龙马的意思?当真威武!”

平泽真武看到多拉贡的那一瞬,眼里亮起璀璨光芒,心生强烈的征服欲!

“少主,它脾气可不好,来这一年半了,未曾有人骑上过它,要挑战下吗?”

“让我试试!我很喜欢它,太帅了!”

“请小心。”

平泽真武来到多拉贡跟前,伸手就欲拂拭它时,却遭到了拒绝。

“哼——”

多拉贡哼了一声,高昂起头颅,俯视着眼前的人类,那炯炯有神的眼里,好似有着不屑。

“哟,确实是个暴脾气。”

平泽真武见状,不禁乐了,仍固执地向前伸手,搭在它身上。

那一刻,异变突生!

多拉贡剧烈摇晃了下身体,向前高高扬起前蹄,像要一脚蹬在平泽真武身上!

“吁——停下!多拉贡!”

好在宫琦木一直注意事态变化,立马开口叫停。

而多拉贡听到指令,也就轻轻放下前蹄。

见此,宫琦木长松了口气,满是担忧道:“少爷,多拉贡脾气很倔,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驯服的……”

他可不敢让平泽家少主在自己负责的马场出事,那不光是被免职处罚那么简单了,说不定还会人间蒸发……

“我再试试可以吗?”

平泽真武心有不甘,还想再试试,可几经尝试,最终都是无果,多拉贡根本不理他。

“泉,你要不要试试?毕竟你是和狮子成为朋友的人呢。”

白石千怜站在黑濑泉身旁,含笑开口,相信若是他来,一定能行。

黑濑泉苦笑开口道:“别了别了,我可不会骑马,也没兴趣。”

“嗯……好吧,我尊重泉的意见。”

白石千怜点点头,也没缠着他,硬要他驯服这匹马。

黑濑泉好奇问道:“你不骑吗?你会骑马的吧?”

“比起马,我更想骑……”

白石千怜玩味一笑,后又踮脚凑到他耳边,轻语道:“你。”

“……”

黑濑泉没开口说话,但眼里的动摇与耳根子的红,出卖了他。

“……下次让你骑个够吧。”

最终,他也凑到白石千怜耳边低语了句,心里不知作何想法。

“泉——”

白石千怜愣了一瞬,下一秒又莞尔一笑道:“那你就做好准备吧!我的骑马术可是很高超的。”

“嗯……”

黑濑泉点点头,脸上满是扭捏,耳根子也随之红透。

另一边,平泽真武放弃了多拉贡,转而来到那两匹安达卢西亚马前,伸手拂拭着其中一匹的鬃毛。

“卡特,乖。”

嘛,这两匹也很俊,而且还是白色的,这样骑上的话,他也像个白马王子。

“泉,不来比一比吗?”

平泽真武已换上了骑马护具,手持着小皮鞭,准备抽卡特的性感小翘臀!

黑濑泉摇摇头,笑道:“不了,我不会骑马,你玩吧。”

“居然有你不会的?你不是自诩天才吗?”

“我也没说什么都会啊,玩你的吧!”

“哈哈,那我去也……”

平泽真武爽朗一下,抓住缰绳翻身上马,心中顿时有股凌云壮志劲!

他两腿夹住马身,挺胸昂首,面对着一望无际的草原赛道,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挥动马鞭。

“驾——!”

一声令下,卡特骤然扬蹄疾行,掀起一阵烟尘。

咔哒咔哒声逐渐远去,只能看到一个俊郎身影跨坐在马背,一路风驰电掣!

黑濑泉凝望着那身影,直至变成一个摸不清的白点,方才回过头,看向众人。

“你们不去选一匹玩玩吗?光真武一个人玩的话,他会寂寞的。”

“我怕摔下来,胆子小……”

稻荷雪虽然羡慕能骑马疾驰,但好歹也能认清自我,知道自己不行。

古见惠也苦笑道:“老师也是,年纪大了,没那么敢玩了……”

“胡说!老师看着像十八!哪里年纪大了?还是很可爱……”

黑濑泉顿时出声反驳,口中振振有词。

可还没等接着说下去,耳朵就被一只小手揪住了!

“疼疼疼!老师你干嘛呢?”

“不可置信!黑濑泉同学你真是太轻浮了!明明女朋友在身旁,还夸奖其他女人!”

此刻,今宫思小脸气鼓鼓的,眼睛也在瞪着黑濑泉。

“哼哼,泉是渣男呢,我好可怜,要是不允许他劈腿的话,我就要被甩了……”

白石千怜掩嘴轻笑,话语虽然很可怜,但脸色和眼神都充满愉快。

“什么?黑濑同学!你真是罪大恶极!”

古见惠惊呼起来,揪着黑濑泉的手稍稍用了几分力,打算惩罚他一下!

“胡,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允许劈腿就甩了你的话啊?!”

“老师,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泉呢?”

“我肯定相信你啊!白石同学。黑濑同学就是个轻浮的人,满嘴跑火车!”

“冤枉啊冤枉啊!千怜,你真是个小恶魔!”

“哼哼~”

白石千怜没管已是欲哭无泪的黑濑泉,而是自顾自地愉悦一笑。

待打闹告一段落后,他们移步观赏的凉亭坐下,这里正好能一览全赛道。

除了平泽真武在玩,其他人都是坐下来闲聊,喝着场内提供的饮料。

嗯……以上总结,没人在看那个奋力疾驰,想要耍帅露一手的阳光笨蛋。

“吁——!”

最终,平泽真武跑完一圈,来到他们面前勒马叫停,脸色有着抑制不住的欢喜。

他摸着卡特那光滑如缎的鬃毛,颇有感慨道:“真好玩啊……话说你们不玩吗?”

“我们都不会骑。”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极有默契地开口。

“这,这样吗?那真是遗憾呢……”

平泽真武见状,也不好意思再玩,只得悻悻将马交付给工作人员,随后加入他们的闲聊。

而这次骑马企划,最终不尽人意地落幕了……

一直闲聊到五点多时,开车的中年男人来迎接他们,众人随之回到山庄。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之长虹惊世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