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我们在这结婚吧?(1 / 1)

回到营地时,其他人不知何时地就换上了泳装。

他们跃跃欲试地迈进小溪里,感受着脚裸凉意。

“嘿!”

稻荷雪娇喝一声,弯腰掬起一泓溪水,向着平泽真武泼去!

和煦明媚的阳光下,自由洒落的溪水熠熠生辉。

“好你个稻荷!敢泼我!”

平泽真武被泼到后,打了个哆嗦,也弯下腰向她泼水。

他的动作可比稻荷雪粗暴多了,勾起的水跟如浪潮般一阵接着一阵。

稻荷雪顿时不敌,向后退去,边跑边叫喊道:“老师!快救我!平泽前辈欺负我!”

古见惠含笑站在溪边,看着他们打闹,并没有伸出援手。

“两个笨蛋……”

黑濑泉看向他们,摇摇头,哑然失笑。

随后,他便张望四周,寻找白石千怜的身影。

‘……?!’

而当真的看到她身影时,黑濑泉眼顿时瞪直了。

在上游的水潭边,一个身材高挑,一头黑发如身后的瀑布一般的人,将他给深深吸引住。

那套黑色三点式,将她窈窕、前凸后翘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

这也就算了,最特别的是——她发现黑濑泉的目光看过来时,还故意舒了个懒腰!

那一刻,黑濑泉只感觉脑子有点热。

“哼哼~”

水潭边的白石千怜勾唇一笑,伸出一根食指,对他勾了勾。

这一下,又差点给黑濑泉的魂勾去了!

他鬼使神差地就迈开脚步,也没管自个身上还穿着衣服。

嘛,反正现在穿的是衬衫和沙滩裤,无所谓了。

“千怜,这套泳装很合你。”

黑濑泉跨过小溪流,来到水潭边,白石千怜身旁。

只要低头一看,就能看到一条深沟。

在他眼里,这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

顺带一提,马里亚纳海沟是世界第一深沟。

“你不穿泳装吗?就这样?”

白石千怜揪着他衬衫领口,纤细修长的手指为他解开一个个纽扣。

“这叫湿身诱惑?”黑濑泉调笑一句,任由她解开衬衫扣。

“那我帮你。”白石千怜也笑了下,搭在他胸口的手,往前轻轻一推。

顿时间,黑濑泉就失衡向后倒去,噗通地掀起一阵水花,坠入潭中。

噗通——下一刻,耳边又传来一阵落水声。

在阴暗幽静的水中,他睁着眼,看着她向自己迫近而来。

白石千怜如一尾美人鱼般,凑近到他身前时,捧住他的脸,闭眼附上一吻。

这一幕,如梦似幻,溺水少年遇见了拯救他的神明!

“唔——?!”

黑濑泉还愣愣地睁着眼,下意识地就接收了她传来的氧气。

待回过神来时,他已闭上眼,搂住了她。

‘就这样死了的话,好像也不错……’

他很贪婪,即便要面临窒息,仍在贪恋这份柔软与清甜。

而在真的要缺氧时,白石千怜搂住他往上游着,破开了水面。

她看近在咫尺的脸,含笑问道:“湿身诱惑,好玩吗?”

“呼……是你想玩吧?”

黑濑泉先深吸了口气,随即面露苦笑,暗想自己的女朋友可真会玩。

“哼哼,不反驳,现在浑身都湿透了呢。”

“那对我这幅样子还满意吗?”

“没感觉多满意,还是脱了好。”白石千怜说着,就帮他把衬衫扣子全部解开,露出那清瘦上身。

“真可爱,细皮嫩肉的。”

她伸出手指,在黑濑泉的胸膛划着,使得后者一阵痒痒,亦有点心猿意马。

“回去我就锻炼肌肉了啊,成为八块腹肌的文艺帅哥!”

黑濑泉听到她的‘夸奖’,顿时不乐意了,暗想以后的日常要增加点运动!

“你要做什么运动,这个吗?”

“千怜!你……?!”

黑濑泉瞪大眼睛,目光从她的神情与手势来回打量,心里满是不可置信。

清冽的潭水,让身体感到冰凉,却驱不散体内的热血。

他只感觉气血上涌,脑袋一片昏沉……

……

小溪旁,戏水三人组加进一个人来,变成四人组。

她穿着水蓝色分体式泳衣,边角还有着蕾丝花边,腰间又系有沙滩巾,以作装饰。

‘wc?!’

平泽真武侧头望去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只能瞪大着眼,直勾勾地看着津田佳。

她最特别的地方,不是有料的胸部,也不是前凸后翘的窈窕身材,而是胜雪般的肌肤,白皙到几乎病态。

“哇哇哇,津田好漂亮!”稻荷雪惊叫起来,屁颠屁颠地带起一阵水花,来到津田佳身旁。

她看着那有料的胸部,说实在,羡慕极了!

明明都是娇小可爱型,津田佳却这么大,真是太不合理!

“嘿嘿,稻荷也很好看哦,泳衣很合适。”

津田佳难为情地笑了笑,弯腰掬起一泓溪水,浇到那精致完美的锁骨上,试了试水温。

溪水落下,水珠随意地散落在胸前,一滴滴缓缓垂落。

平泽真武见状,咕咚地咽了口气。

说实在,他对那些水珠羡慕极了!

此刻,他恨不得化身其中一滴,一亲芳泽!

“津、津田,这身很适合你。”平泽真武下意识地开口夸奖。

“没、没那回事啦。”

“津田同学的皮肤好白,我能摸摸吗?”

古见惠看着津田佳的身体,不自觉地也咽了口气,突然也有了一亲芳泽的冲动!

“嗯,可以。”

“真,真的吗?”

“真的。”

“谢谢,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古见惠伸出一只手,没敢摸身体,而是摸了摸那纤细的手臂。

不知是因为溪水还是什么,她第一感觉就是冷,冷到跟脚裸上的水一个温度。

“啊,我也要摸摸!”稻荷雪喊了一声后,连忙抓住津田佳的另一条手臂。

她的第一感觉也是冷,随即是柔软滑嫩,像是水一般,软糯绵绵。

“……”

平泽真武看着三位女生贴贴,愣是不敢开口提出也想摸一摸。

他怕津田佳会答应,也怕其余两位的目光充满鄙夷和怪异。

‘靠!羡慕死了……’

他只能在心中愤愤不平,发泄着无能狂怒。

“津田,你的手好冷,是哪里不舒服吗?”

稻荷雪出声询问的同时,摸了摸自己的手,感觉到和津田佳截然不同的温度。

她的是温热,津田佳是冰凉冰凉的!

“没有,天生的。”

津田佳轻声应答,随后蹲下了身子,捧起更多的溪水往身上浇着,直至打湿身体。

“感觉你是雪女呢……”

稻荷雪轻笑着打趣道,随后又想起什么,连忙道:“啊,不,这并不是说你不好的意思!”

雪女在日本笼统的传说中,是脆弱、柔美、伤感这三种交织而成的,本身亦是有害。

妖嘛,作为人类传说怪谈中,总是以邪恶登场。

雪女在日本最贴切的传说,就是幼年无害,成年会勾引男性,将其勾魂夺魄,冰冻起来。

“嗯,我知道。”津田佳轻轻点头,无所谓地笑了笑。

“话说,我们去找泉玩吧?他那里水深,这里只能到脚裸往上点,太浅了。”

“好啊好啊,我想去游泳!”

“老师可不太会游泳啊……”

平泽真武闻言,骄傲地昂起头,用力拍着胸口保证道:“没事,要是溺水了我会救老师的!尽管相信我吧!”

“嗯……那就拜托平泽同学了哦?”

“放心交给我吧!”

四人吵吵闹闹,沿着淙淙流淌的溪水,往上迈进,一路踏过凹凸不平,有些硌脚的石头。

待他们来到水潭时,顿时惊了。

“泉,你,你这是搞什么?衣服也不脱就这样游?”

一开始离得远,再加上黑濑泉浸在水里,所以没第一时间发现他的状态。

但离近时,就都全部看清了!

本来两手靠在谭边的黑濑泉,听到身后有声音,顿时回过头望去。

他看着四人,大大咧咧道:“嗯?有什么的嘛,大不了回去换一套。”

“你是笨蛋吗?”平泽真武叹了口气,无语地看着他。

“刚刚某两个在打水仗的人不配说我。”

“谁,谁打水仗了,那叫泼水!”

“有什么区别吗?语法问题,别解释了,俩个小孩子。”黑濑泉摇头轻叹,神色也有些无奈。

“可恶啊,真是让人火大!”

平泽真武咬牙切齿地鬼嚎一声,骤然跃起,跳入水中。

他的入水很惊人,掀起一大片水花,层层叠叠地溅射向四周。

他浅下水底,一把拉住黑濑泉的脚往下拽!

“wc!”

黑濑泉还在惊愕水花打在脸上的感觉呢,脚底就突的一沉!

伴随着一句优美中国话,他也遁入水中。

一睁开看到的是,平泽真武那张洋洋得意的臭脸。

噗噜噜——黑濑泉口中吐出几个水泡,抬腿就给了他一脚!

平泽真武顿时趔趄,手也随之松开,口中也吐出几个水泡。

对照口型,应该也是‘wc’。

“哈……”

黑濑泉因此,得以破水而出,喘过一口气来。

迎着阳光,他后仰起头,两手撩起一头散乱黑发。

少年那轮廓分明的侧脸,清秀俊朗,在斑驳阳光的映衬下,一时间熠熠生辉、风光无限。

“泉,回去剪个头发吧?又长了。”

“有点不想剪啊,明明前个月不是剪过吗?”

“我帮你剪。”

“什么时候回去?”

听着两人的对话,平泽真武戳了戳黑濑泉的腹部,揶揄道:“泉,你还真是个善变的人啊。”

“关你什么事?”黑濑泉斜瞅他一眼,哼了一声。

“急了急了。”

“区区平泽真武,也敢这么嚣张,看招!”

在一声宣战后,两人玩起了水中摔跤♂!

他们来到水深的地方,扭打在一起,彼此推推搡搡的,都想淹对方一口水。

“吃我一发「超能灵气弹」!”

释义:用手推出一个大水波。

“真有你的啊!那我这招「雷神斩灭」如何呢?”

释义:用双手打出一道浪花。

两个人全然一副中二病笨蛋的模样,肆意打闹着。

其余人见状,也都含笑守望着,不时出声调戏一句。

波光粼粼的潭水,不时被两个笨蛋搅的一阵动荡,层层叠叠推向四周。

“终止一下!累了……”

最终,黑濑泉打了十几式中二病的招式后,不免有些累了。

“你这也不行啊!哈哈哈。”平泽真武得意的笑着,全然一副胜者姿态。

“行行行,比体力我是比不过你的了,算我输了。”

黑濑泉无奈应和的同时,来到潭水边,白石千怜身旁。

他背靠着坚固,亦是有些滑溜溜的石壁,长长地舒了口气。

“不去玩吗?”

黑濑泉看着另一边,在浅水区打闹的古见惠、稻荷雪、津田佳三人。

“等你一起。”

“是吗……”

虽说是等着一起,但两人之后也没动弹。

他们就靠在石壁上,看着不远处的戏水三人组变成四人,静静地没有说话。

半晌后,黑濑泉侧过头,凝视着白石千怜,轻声问道:“千怜,像这样笨蛋一样的打闹,你觉得开心吗?”

“一点点吧。”

“那也是开心的,所以……尽情地去享受,如何?”

“嗯。”

在这段对话之后,两人方才向着四人走去,和他们一起打闹起来。

……

临近傍晚,波光粼粼的水面被映照的一片火红时,六人回到山庄。

各自回房歇息了会后,女佣人来敲门,告知到了用餐时间。

众人前前后后地前往古风凉亭,愉快地享用着顶级食材所做的料理,时不时地就出声打闹。

“今晚出去玩吧?”

吃完晚餐,到了品茶时间,黑濑泉漫不经心地开口提议。

毕竟,已经休息过一天了,所有人都已恢复状态。

“好呀好呀,去哪玩?”稻荷雪连忙应和,早就盘算着出去大玩一通了!

“你们决定吧?毕竟大家都有想去的地方,光我来决定也不太好。”

黑濑泉倒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况且来之前他们说的地方,一个都没去,故此行程很松,可以随便决定。

“老师想去高原教堂看看,听说那里晚上会有灯会。”

古见惠坦率地说出想法,也怕来不及去,那就徒留遗憾了。

“嗯,那有想一起去高原教堂的吗?”

黑濑泉点点头,瞥了眼平泽真武,示意他快上。

那地方很不错,文艺又浪漫,况且还赶上灯会,作为夜景来说,再合适不过。

平泽真武收到暗示,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后,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开口道:“津、津田!你有兴趣去高原教堂吗?”

“有呀~”津田佳双手捧着茶杯,轻抿了一口茶,脸上笑靥如花。

这个回答,意思不言而喻。

见此,平泽真武挠了挠头,开心地笑了。

而对于去高原教会的提议,稻荷雪和白石千怜没有意义。

就这样,全员参加。

到了晚上七点,众人乘车离开山庄,来到「星野hotel bleston court」度假村。

下车时,正巧赶上夏日烛光夜开始,能看到不远处灯火璀璨,一盏盏灯或是挂于树上,或是铺于地面。

沿着暖黄色灯光铺设的小径,他们走到了屋顶呈现大三角的高原教会前。

教堂正面,能看到刻有「星野游学堂」字样的门牌,这是为了尊重历史,延续经典。

“噢,好漂亮呢,拍照拍照~”

稻荷雪一脸兴奋地张望四周,拿出手机左咔嚓右咔嚓,一下子就拍了很多照片。

可惜,这里人流也很多,无论去哪,镜头里都会映入人影,破坏了这一番景象。

“稻荷同学,这里有规定,进入教堂不能拍照哦。”

古见惠也在打量四周景色,在注意到稻荷雪的举动后,轻声提醒。

“诶,这样吗?好吧,我会注意的。”

稻荷雪回了一声后,又恋恋不舍地拍了几张外景,方才收起手机。

“津田,你喜欢看夜景吗?”平泽真武跟在津田佳身旁,开始找话聊。

“嗯,喜欢呀。”津田佳轻声回应,目光一直在左顾右盼,脸色显得也很是雀跃。

“我、我觉得这里挺好看的。”

平泽真武说完,没等津田佳开口,又鼓起勇气道:“不过——津田也很好看!可以说比这景色更好看!”

“……平、平泽,真是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爆炸性发言,津田佳小脸霎时间变得红扑扑的。

而后,她低下头,小声说:“谢、谢谢你的夸奖,我很高兴。”

在另一边的黑濑泉看了下四周,发现这里一直是熙熙攘攘,不禁大感困扰。

“那个……要不我们分头行动吧?六个人挤在一起,好像不太好行动呢。”

“我和千怜先走一步了,到时集合就line联系吧!拜拜~”

没等其他人回应,他就抓着白石千怜的手,一溜烟钻进教堂里。

“那老师,我们一起逛吧!”

“嗯,走吧!这里人有点多,要不牵着老师的手吧?”古见惠点点头,向她伸出一只手,温和一笑。

“谢谢老师。”

稻荷雪笑着答谢一声后,回握住她的手,与她一同离去。

而剩下的,只有平泽真武和津田佳了。

‘亲兄弟啊……!’

平泽真武早已是感到到快要哭出来了,恨不得把黑濑泉的照片裱起来放在家中,每天祷告感谢了!

但当务之急,不是感谢,而是把握住机会。

故此,他暂且压下感激,向着津田佳道:“津……佳,我们也走吧?这里人多,我们牵手?”

“……嗯,拜托你了,真武。”

津田佳轻轻点头,伸出了小手。

平泽真武立马回握住那只柔软的手,轻轻握住,心里满是甜蜜。

……

纯白色大理石铺设的路,直通中央的祭坛,两侧是一排排靠背长椅,散发着淡淡木香。

黑濑泉和白石千怜牵手来到祭坛上,感受着这独有的神圣感。

黑濑泉轻笑问道:“你觉得在这里结婚好吗?”

“这么着急把我娶回家吗?都开始决定结婚地点了。”

白石千怜也轻笑回了一句,心里萦绕着点点幸福与开心。

“只是问问嘛,毕竟结婚很重要,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呢。”

“等以后看过更多地方,再做决定吧?我们还有好几年呢。”

“嗯,是呢,我太着急了。”黑濑泉点点头,觉得这话在理。

他们还要去很多很多地方旅游,说不定中途会遇到更喜欢的地方,在那举行婚礼。

“不过我真的很期待,能为你戴上那寓意永恒的戒指。”

黑濑泉说着,用指腹摩挲着她的中指,恍惚间感受到那里有一物存在。

“嗯,我也期待着。”白石千怜点点头,扬起一个无暇笑容,眼里满是柔和与高兴。

看完教堂,两人转而去其他地方闲逛,比如附近的林间小径。

他们牵手漫步闲逛,感受着被暖黄色灯光包围的浪漫,惬意又轻快。

就这样走了一会后,前方的声响略有嘈杂,不仅是人声,还有乐器演奏声。

走进一看,一块森林空地里围着一圈人,人群中央有着几个穿着时尚的男女,在尽情地演奏。

“厉害呢,能把钢琴、架子鼓这种大乐器搬来……”

黑濑泉和白石千怜,也挤进人群里,看着那支乐队演奏。

他们有架子鼓、钢琴、吉他、贝斯……

乐队主唱是一名年轻靓丽的女子,打扮的很时髦,嗓音无比动听。

曲子旋律很轻快,但也莫名的扣人心弦,让人沉浸在这每一个音符中。

黑濑泉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演奏,好奇问道:“千怜,你知道这是什么歌吗?居然还要钢琴。”

“不知道,多半是原创的吧。”

白石千怜摇了摇头,接着道:“不过我想看泉演奏的样子呢,一定很有趣。”

“你,你说什么呢?!我不行的啊!”

“为什么不行?明明之前都跟我学过,弹的也很好。”

自从他们和好后,黑濑泉家里空着的音乐室里,就添上了小提琴和钢琴这两种乐器。

黑濑泉很喜欢听白石千怜的演奏。

无论是拉小提琴,还是演奏钢琴。

久而久之,他也起了兴趣,开始学钢琴。

“话、话是这么说,但不敢拿出来表演,很羞人的啊……”

“哼哼,明明前两天这么勇敢,现在却害羞了,泉还真是反差到可爱呢。”

白石千怜掩嘴轻笑,突然想到前两天他那勇敢无畏,向着全世界大喊的模样。

“这是两码事……”

黑濑泉挠了挠头,将目光别过,接着道:“向世界宣布我是最爱你的,我对此很有信心,但其他的可说不定了啊!”

“阿啦,那我还真是幸福,有一个这么爱我的可爱男友。”

“笨蛋。再说了,即便我愿意,人家是一支乐队,会答应把乐器借给我演奏吗?”

“嗯?那人家答应,你就上去演奏?”

白石千怜闻言,挑了挑眉,脸色有了几分玩味与期待。

“不,不,我随口一说。”

黑濑泉瞥见她神情,顿时心里一紧,连忙摇头否决,可不敢肯定。

他有理由相信,白石千怜有办法说服乐队的人,让他上去演奏!

“你等会,我去帮你交涉一下。”

白石千怜没管他的不情愿,而是松开了他的手,向着场中央那几人走去。

正好,现在也演奏完了,到了中场休息时间。

“喂,千怜……!”

黑濑泉想叫住她,但可惜对方头也不回,显然是执意要他上去演奏。

“唉,我这性格麻烦的女朋友啊……”

对此,他唯有苦笑,接受事实,准备上台演奏。

不然能怎么办呢?

女朋友都去帮自己交涉了,自己总不能拒绝她,让她丢了脸面,让人看笑话吧?

最新小说: 斗罗之长虹惊世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