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同桌竟是我的病娇读者 > 117.千怜,你就是朽木冬子吧?

117.千怜,你就是朽木冬子吧?(1 / 1)

五月十号,周三,一切俱坏的伊始之日。

请了一天假的黑濑泉和白石千怜,一齐来到学校。

和往常不同的是,路上他们没再牵手。

倒也不是闹别扭,只是觉得气氛不合适吧。

虽然白石千怜在隐瞒着什么,但她还是黑濑泉的女朋友,不是么?

“早啊,真武。”

走进班级里,黑濑泉向平泽真武颔首示意。

随即,他来到座位上坐下,将书包放在挂钩里。

平泽真武没有回以招呼,而是来回扫视着黑濑泉和白石千怜,内心泛起了嘀咕。

他总感觉……

这两人应该是吵架了吧?

但为什么明明是吵架了,气氛却还是那么好呢?

嘛,虽然比不上平常那般亲密,但也没吵架、冷战的感觉,只是回到了原点——刚搞好关系那时候吧。

“泉……”

平泽真武面露迟疑地看着低头、默默看书的白石千怜,一咬牙道:“能跟我出来下吗?我有事跟你说。”

“嗯?”本是拿出书,准备学习的黑濑泉闻言,将手收回。

他点点头,无声答应,起身和平泽真武一同离去。

而在两人身后的白石千怜,脸色很平静,纤细修长的手指捻着被窗外的风,吹的躁动不安的页脚。

她不经意地侧过头,看向窗外青空与校庭,心里升起一股想法——起风了啊。

……

从教室离开,两人来到教学楼后方的无人之处。

眼见走的足够偏僻了,前方带路的平泽真武顿住脚步,回头问道:“泉,你和班长怎么了?”

“没怎么。”黑濑泉轻轻摇头,“反倒是你怎么了?突然问这种话。”

“就是……”

平泽真武张了张口,迟疑了好一会后,方才一咬牙道:“就是你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不对劲?”

黑濑泉愣了一瞬,随即无奈笑道:“真武,说这话时,你不觉得你最近也很反常吗?”

“我……”

平泽真武顿时咽住,一下子就不知该作何应答。

他总不能直接说,白石千怜就是朽木冬子吧?

“所以呢?真武,你有什么事和我说?”

“就是……”

“别遮遮掩掩了,有什么直接说吧,已经够了吧?”

“……”

被打断的平泽真武,再一次陷入沉默中,他实在不知道,是该明示还是暗示。

此刻的暗示,不就是明示了吗?

“行吧,那就没事了,回去吧。”

黑濑泉叹了口气,转身向教学楼内走去,也不想知道平泽真武在瞒着他什么了。

白石千怜和平泽真武隐瞒着他的事,在这两天应该就会拨得云开见月明。

平泽真武看着黑濑泉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口,却是不知该说什么。

之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教室坐下,第一节课的上课钟声也适时响起。

上午的课结束,午休时间,黑濑泉和白石千怜走过社团架空走廊,来到动研部。

桦木桌前,稻荷雪瞪着一双如黑葡萄般圆溜溜的眼睛,左右看着两人。

她看了好一会后,略有迟疑道:“前辈们……是不是吵架了?”

“吵架么……”

黑濑泉拿着筷子夹菜的手,顿了一瞬,随即恢复如常。

“没有。”

他淡淡回应一句后,低头默默地吃着午饭。

“没有么……”

稻荷雪见黑濑泉不愿多谈,于是便识趣地闭上嘴。

就算是吵架了,那也是他们的私事,轮不到她来插手、调和吧?

午休结束,一起回教室时,黑濑泉开口问道:“千怜,我们像在吵架吗?”

“应该吧。”

“那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谁都说我们吵架了。”

“……”

面对黑濑泉的询问,白石千怜抿了抿樱唇,没有回应。

见此,黑濑泉也没再开口追问下去。

之后,下午的课程,也在这般尴尬、死寂中过去了。

在这一天里,其实不止平泽真武、稻荷雪说他们吵架,就连同班同学都在私下讨论着!

没办法,他们的气氛太奇怪了,完全不像平常那般亲密。

他们彼此,就好像各怀心事一般,不会再时不时地看向对方,注意对方的举动。

等到了社团活动结束,两人一起回家时,手也没再牵着。

黑濑泉低着头,向前默默走着,步伐有些沉重,心情也是。

“泉……”

白石千怜侧头看着他,轻唤了一声,眼里有着不忍,也有着难耐的复杂。

看着黑濑泉情绪低迷,她自己也会变得不开心,心情会复杂,变得沉重。

“千怜,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黑濑泉轻声呢喃着,低下的头,脸色已被复杂取而代之。

光是说这么一句话,他就已用尽全力,一直在竭力压制住心中翻涌的情绪。

他何尝不知道,现在他和白石千怜的情况,和吵架无异呢?

“泉,别想这么多好吗?我不是说了……”

黑濑泉突然抬起头,看着白石千怜,痛苦地打断道:“千怜,你告诉我,你在隐瞒着什么吧?别再这样下去了,求你了,这样对我们谁都不好。”

说这话时,他的声音在颤抖,心也是。

黑濑泉已要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了。

他想知道,白石千怜在隐瞒着什么,为什么不能告诉他。

为什么要他相信,却又要露出那样悲伤、难堪的表情。

就好像……

白石千怜做了什么,令他无法原谅的事一般。

“……”

白石千怜无言地与黑濑泉对视着,无法回应他的这句话。

“告诉我,好吗?将你隐瞒着的事、觉得对不起我的事,都告诉我,好吗?”

黑濑泉以几乎悲哀地眼神看着她,已是如溺水的人般,难受到无法呼吸。

“我……不知道怎么说。”白石千怜低下头,眼里闪烁着难言的悲伤。

她不自觉地就珉紧了嘴唇,握紧了手。

可也只是在握紧着而已。

在那里,本应该有一只比自己大上几分的手,如以往那般和她交扣、紧紧握住。

可如今,自己那空空如也的手,已再也感受不到那份温暖、厚实、安心……

“就这样……告诉我,你是朽木冬子,不就好了?”黑濑泉望着白石千怜,突然间苦涩地笑了起来。

在这两个辗转反侧的夜里,他想明白了。

那晚和他互发消息的,不是平泽真武,而是白石千怜。

他怎么会分辨不出来呢?

明明下午的时候,平泽真武一副急迫的样子,可事后询问起来,却开始含糊其辞。

其实,很多时候去想一想,就能发现到不对劲之处了。

平泽真武早就说过,一周内能够查出朽木冬子的身份,却在那之后,没了后续。

而后,又拼命地想要告诉他什么。

也从这时开始,白石千怜突然发来消息、态度变得奇怪……

还有,她会电脑,她喜欢黑色、她很强大、她很特别……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朽木冬子出现时,白石千怜会那么巧的不见、或是有事离开了呢?

朽木冬子出门买菜,白石千怜来解救他,伸出援手;

朽木冬子夜袭,白石千怜受伤,警署迟迟没有线索;

朽木冬子再一次约他见面,白石千怜和母亲待在一起。

说起这个,黑濑泉在昨夜白石母亲发过信息,得到了白石千怜傍晚就回去了的消息呢。

这件事,白石千怜是知道的——这也是她放弃挣扎的关键原因。

其实她早就提前跟母亲说过,黑濑泉若是询问起来,就说那天她一整天都在。

可没想到,白石母亲会突然变卦。

或许,这也是对她的不满而施加的惩罚吧。

为了能胁迫黑濑泉,白石千怜将母亲当作工具一般使用,说要和她见面,事后却早早离开。

“千怜。”

黑濑泉悲哀地看着白石千怜,一字一句道:“记住,叫黑濑泉的人不是傻子,只是在傻傻地相信着名为白石千怜的人,因为我爱着你。”

若没这几天的经历,黑濑泉不会怀疑白石千怜是朽木冬子。

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只因深爱着她。

陷入恋爱中的人,是很盲目的。

最新小说: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