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同桌竟是我的病娇读者 > 116.泉,你为什么要哭呢?

116.泉,你为什么要哭呢?(1 / 1)

“晚安。”

“晚安。”

互道一声晚安后,心事重重的两人回到彼此的房间。

现在是晚上十点四十七分,平常的入睡时间。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两人的气氛变了,还有照常的晚安吻也没有了。

躺在床上,黑濑泉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辗转反侧,始终难以入睡。

平泽真武和白石千怜那反常的举至和态度,令他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

漆黑幽静的室内,黑濑泉拿过床头放着的手机,点亮屏幕,刺目的光令他不禁微微眯起了眼。

「睡了吗?」

他向平泽真武发去信息,而后便心怀忐忑的等待着。

叮咚~

没过一会,手机震动了一下,平泽真武回了信息:「没呢,怎么了?这么晚还找我。」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感觉你今天有点奇怪,好像是想跟我说什么?」

「感觉错了吧?我没什么想说的啊。下午放学喊你过来,其实是想商量下关于我和津田的事。」

「是吗……」

黑濑泉疑惑地看着平泽真武的回信,感觉哪怪怪的。

下午的时候,平泽真武真的是想和他商量津田佳的事吗?

还有早上在厕所时,白石千怜为什么会给平泽真武发短信呢?

最后,平泽真武为什么又那么急迫的想要给他看自己写的小说,可在要看到时,总是会发生意外呢?

异样感,在黑濑泉心中,愈发强烈。

猜忌的种子,也于此刻萌芽,逐渐成长。

此刻的黑濑泉不会知道,屏幕后的平泽真武,并非真的是平泽真武!

与此同时,在他所居的主卧对侧,白石千怜刚关上了电脑。

「行吧……」

「那就睡觉了。」

「晚安。」

这一夜,白石千怜同样是难眠、心事重重的。

她害怕一切败露,黑濑泉陷入绝望,和她断绝来往。

「知道吗?我对你只有厌恶,你让我感觉到恶心,就像我书里的纯白之花一样。」

「初遇时,我觉得你只是想法偏激了一些,其实为人并不坏,还很温柔。」

「但——你之后的行为,彻底暴露了你真实面目,那真是太令人作呕了。」

曾经,黑濑泉对「朽木冬子」所说的话,在白石千怜的脑海里响起。

它就像魔咒一般,不停地重复着,折磨白石千怜的心智,令她感到惧怕。

‘泉,对不起,可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这一刻的白石千怜,卸下了所有伪装,只是一个害怕失去珍视之人的少女罢了。

她在心里祈求着黑濑泉的原谅,可怎么也无法释然。

曾经的所作所为,于此刻皆是报应!

愚弄他人者,必将被反愚弄之!

——

“泉,对不起,我欺骗你了。”

“是我不对,我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好吗?”

“我求你……求你别走,别离开我,我会补偿你的,我愿意把一切都献给你,补偿你……”

“我爱你,我爱着你,深深、打心底、无药可救地爱着你啊……”

在一片纯白的光景中,黑濑泉恍惚间,看到了泪流满面的白石千怜不停向他道歉。

他不解、迷惘地看着白石千怜,翕动着嘴唇,想要说什么,但好像失了声一般。

“为……什么?”

黑濑泉呢喃着,睁开了眼,脸上传来了一阵湿润感。

他伸手摸了摸脸颊,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地哭了。

“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梦?”

“千怜,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

“为什么,你的身影,和她重叠了啊……”

黑濑泉喃喃自语着,突然感觉到鼻子一酸,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一滴滴落下。

他不禁将头埋进了被子里。

自昨日开始,黑濑泉就明白,自己和白石千怜回不去了。

他们再也回不到亲密无间的状态,彼此之间已有了隔阂。

黑濑泉做不到不去在意白石千怜瞒着他的事。

那就像一根刺一般,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心底,令他寝室难安,时刻在意。

哭了好一会后,黑濑泉方才将头从被子里探出来。

他深吸了口气,擦了擦眼睛,起身走出主卧,来到卫生间洗漱。

黑濑泉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头阴郁的发型已经剪掉,取而代之的是冷峻的脸庞。

他的眼角红红的,也有些黑眼圈,让人一看状态就很糟糕。

‘我这是在做什么呢?让千怜看到了,会让她担心的吧……’

黑濑泉微露苦笑,转身走出卫生间,迎面就碰上了刚起床的白石千怜。

她的气色,看起来也不是很好,显得有些阴沉无光。

“……早,千怜。”

黑濑泉和她面对面站定,彼此互相看了好一会后,他方才开口,打了声招呼。

白石千怜楞然地看着黑濑泉的脸色,没有回答他的话。

直到过了好一会,她才不自觉地伸出手,抚着黑濑泉的脸,轻声问:“泉,你哭了吗?”

“为什么……你要哭呢?”

她喃喃地问着,手掌轻轻摩挲着黑濑泉的脸,眼底夹带着抑制不住的悲伤。

“是我让你难过了?”

黑濑泉抿了抿薄唇,低声回答:“……我只是,做了一个讨厌的梦。”

“什么梦?”白石千怜不安地问道。

她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一颗心跟着颤抖起来。

“……一个,令人讨厌的梦。”黑濑泉缓缓闭上了眼,语气低沉而悲哀,“我梦到了千怜向我道歉,但不说原因,只是在道着歉。”

“……”

白石千怜的手,止不住地轻颤着,本该清冷透彻的眼眸,也染上了悲伤。

这份轻颤,黑濑泉清晰地察觉到了。

于是,他鼓足勇气,仿佛要将肺部里的空气全都挤出来一般,一字一顿地问道:“千怜,你说,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梦,都是相反的。”白石千怜只能矢口否认,给出这般卑鄙的回答。

她不敢说出缘由,因为那会令一切开始层层俱坏,也是会让他们的关系迎来终结的。

白石千怜唯一不敢去赌的,就是袒露一切后,黑濑泉会不会原谅她、理解她。

黑濑泉是那样的厌恶朽木冬子,又是那样深爱着白石千怜。

这种极致的反差,会将他逼至崩溃!

“那现实是怎么样的呢?”黑濑泉失落地问道。

此刻,他明白了什么。

虽然不知道白石千怜在隐瞒着什么事,但那绝对不会是好事!

那是不被原谅、不被理解的事物。

所以,白石千怜才不敢说出!

“千怜,你为什么不说话呢?”黑濑泉看着将樱唇抿至泛白的白石千怜,再次追问。

可惜,白石千怜只是缄默着,维持这段令人难耐的死寂。

“……行,你不想说的话,我不会勉强你。”

说完,黑濑泉深吸了口气,从她身边走过,进入主卧里换衣服,脸色难掩落寞。

而白石千怜,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身影显得孤寂而无助。

她低下的头,令人看不清神色、心中所想。

直至黑濑泉走出,发现白石千怜仍站着一动不动,上前轻轻抱住了她时,她才有了反应。

“泉……?”

黑濑泉闭上眼,将头埋在白石千怜肩上,嗅着她的发香,低声道:“千怜,今天就不去学校了吧?我们就待在家里。”

“……好。”白石千怜轻轻点头,心里满是迷惘。

她不知道,这样虚假、濒临崩坏的日常,还能维持多久。

也许明天,或许后天,甚至是——下一刻!

自裂痕产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败露的结局。

今早的谈话,很好地证实了这一点。

白石千怜放弃挣扎了。

这一刻的她,也终于明白——虚妄始终是虚妄的。

‘你赢了,平泽真武……’

白石千怜的眼神,倏然间变得灰暗、无神。

死棋了。

黑濑泉已经察觉到她在隐瞒着什么了。

对此,她没法去解释、编造理由,继续欺骗他。

因为那样,只会加深自我的罪孽罢了。

从一开始,平泽真武插足这场骗局时,暴露就变成迟早的事!

她也不可能真的杀了平泽真武,或是以津田佳来要挟他。

那样,说不定会把平泽真武逼急,落得一个——be结局!

黑濑泉陷入绝望、白石千怜受到法律制裁、平泽真武怀着遗憾与仇恨……

故此,再挣扎下去,也是于事无补的。

之后的她,也唯有想尽办法,祈求黑濑泉的原谅了。

‘泉,原谅笨拙地爱着你的我吧,这是最后一次……’

之后,黑濑泉向学校打去电话,为他和白石千怜请了一天假。

这一天,两人的气氛都很低迷、僵持,彼此都像是居无定所的浮萍一般。

最新小说: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之长虹惊世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