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同桌竟是我的病娇读者 > 115.他们之间,已有了隔阂

115.他们之间,已有了隔阂(1 / 1)

周二,天气爽朗,青空万里无云。

和煦的阳光倾洒而下,令中庭的草木树影婆娑,一片斑驳陆离。风儿吹动时,绿树的枝叶又在摩挲着,沙沙作响。

黑濑泉看着这般景象,打了个哈欠,显得懒洋洋的。

——这是五月病犯了。

其实也不全是五月病的原因,还有大半是因为今早来学校时,引起了一片议论。

同班同学看着跟变了个人的黑濑泉,皆是感到难以置信。

理所当然的,黑濑泉也在被不停追问,但问题的内容都很……

令人一言难尽吧。

大半是问他究竟是不是黑濑泉,还有一些是问他去哪整的容,效果这么好。

这让黑濑泉感到很无奈,心想着那些问他是不是黑濑泉的人,会不会在空调师傅来家里修空调时,问师傅做什么工作的。

“泉,一起去上个厕所呗?”平泽真武来到黑濑泉身边,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看你这懒洋洋的样子,多逊啊。”

“你小子才逊呢,一节课就要上一次厕所,肾虚吗你是?”

黑濑泉虽然嘴上在抱怨,但还是跟平泽真武走了。

临走前,他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石千怜的脸色有着一丝阴沉。

‘应该是错觉吧……’

黑濑泉在心底嘀咕了一句,和平泽真武走出班门口,来到男卫生间。

在两人放水之际,平泽真武突然开口道:“泉,昨天我跟你说的小说,你还记得吗?”

“嗯,怎么了?”黑濑泉随口回应。

“我想让你帮我看看,行吗?”

平泽真武将裤子提上,没给黑濑泉回答时间,就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一篇文章。

至此,他就要和白石千怜撕破脸皮,走向对立面了。

昨晚,平泽真武思考了很多,觉得与其遮遮掩掩的,不如光明正大地暗示黑濑泉。

虽然会遭到白石千怜的报复,但那无所谓了。

因为白石千怜首先就要想着怎么瞒过黑濑泉,从而无暇顾及其他。

而他,则可以提前安排好人手,保护他和津田佳。

“什么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黑濑泉嘟囔着,提上裤子,瞄了眼平泽真武的手机。

那一刻,他骤然愣住。

倒不是因为小说内容,而是手机里突然弹出一条消息,联络人显示的是「白石千怜」!

“千怜?”

黑濑泉抬起头,错愕地看着平泽真武,想不明白白石千怜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发信息来。

而且,还是给平泽真武发!

平泽真武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收回手机,点开信息:

“!”

只有一个感叹号。

平泽真武读懂了其中的含义,可凑上来看的黑濑泉不懂。

“千怜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你去问问呗?”

“哦……”黑濑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道:“那你让我看的小说呢?”

“是这……”

平泽真武切出聊天框的那一瞬,手机噔噔噔的弹出许多消息。

这些消息,显示的都是陌生号码。

仅是一秒,信息就多达99+!

而这,也让平泽真武的手机卡住,令他无法调出小说页面。

‘她不会在监视着我们吧……’

平泽真武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令他大感惊悚。

没办法,白石千怜行动的时间点太巧了!

在他要把小说给黑濑泉看的时候,白石千怜恰好就发来消息警告他。

而他无视了警告,执意要给黑濑泉看时,手机立马又弹出许多信息。

“这是怎么回事?”黑濑泉看了眼手机,又看了眼平泽真武,心里满是疑惑。

“算了,回去吧。”平泽真武叹了口气,将手机收回,“仔细想想,在厕所看小说,算怎么个事呢?下次再给你看吧。”

距离上课钟声响起,还有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在这两分钟里,他也没法应对白石千怜的阻止,把小说呈现给黑濑泉看。

直接说书名吧,也不太行。

因为那时白石千怜发送的文档,并没有书名,黑濑泉不知道。

而这篇小说,也已在mf文库下架——被白石千怜要求下架的。

他要是不下,只会被认为别有用心。

两人回到教室时,白石千怜正一手撑着侧脸,看向窗外校庭。

她的脸色一如既往的淡漠,令人看不出心中所想。

黑濑泉回到座位上坐下后,问道:“千怜,你刚刚给真武发消息干什么?”

“嗯?发错了吧。”

“是吗?这怎么会发错呢?”

“因……”

咚——

在白石千怜刚开口时,上课钟声突然响了。

于是,她闭上了嘴,将那本来就不会有的解释咽下。

解释的时间点,她是故意卡在上课钟声响起的。

白石千怜笃定,黑濑泉不会再追问下去,之后他们也会自然地避开这件事。

果不其然,黑濑泉虽然有些疑惑白石千怜的态度,但也没去深究。

因为,他感觉……白石千怜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

不……

不止是白石千怜。

还有平泽真武!

平泽真武的反应也很奇怪,就像是极力的想告诉他什么一般。

‘什么情况啊,真武到底想说什么?千怜又在瞒着我什么?’

带着这样的疑问,黑濑泉心不在焉地渡过了一天的学业。

到了放学,他目送白石千怜走进办公室,和古见惠汇报近期的班级情况。

‘这种异样感,究竟是什么呢?’

黑濑泉叹了口气,收回目光,向教学楼外走去。

而在他刚走出时,却意外碰上了平泽真武!

为何说意外呢?

因为平泽真武在下课的那一瞬,就和他说要去找津田佳,而后就匆匆离开了。

而本是在东张西望着的平泽真武,在看到黑濑泉的那一瞬,眼睛骤然一亮。

他赶忙招了招手,喊道:“泉,过来!”

“真武,你不是去找津田了吗?”黑濑泉一边说,一边向平泽真武那边走去,心里满是疑惑。

“别说这个了,你跟我来!”

“去哪啊?”

“去……”

平泽真武刚一开口,就猛地一顿。

‘真是阴魂不散啊……’

他叹了口气,目光聚向黑濑泉——准确的说,是身后。

在那里,白石千怜静静地站着,脸色很平静。

平静到,死寂。

“泉。”白石千怜看着前方的黑濑泉,开口轻唤了一声。

黑濑泉听到这声呼唤,顿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白石千怜。

而后,他疑惑问道:“千怜?你不是去办公室找古见老师了吗?”

“我突然身体不舒服,跟老师说改天。”白石千怜看了平泽真武一眼。

本来,她也没打算去找古见惠,而是去天台的。

可惜,有人不老实,她也只能跟着出现了。

“哪不舒服了?”黑濑泉开口的同时,也走到白石千怜身边,神情担忧地看着她。

“没事,只是突然有点头晕。”白石千怜摇了摇头,“抱歉,我可能不能去参加社团活动了。”

“这都是小事,我和稻荷说一声,让她也回家吧,今天就先休息一天。”

“这……”

“行了,身体重要,回家吧,我陪你一起。”黑濑泉打断了白石千怜。

随即,他看向平泽真武,略有歉意道:“抱歉啊真武,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

“嗯,改天。”

平泽真武点点头,目送着两人离去,直至他们消失在视线中,方才收回目光。

“唉……”

良久后,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此刻的平泽真武,多么想要大声告诉黑濑泉,白石千怜就是朽木冬子。

但他做不到。

就在刚才——黑濑泉背对着白石千怜时,白石千怜以唇语的方式,威胁了他。

「你不可能永远和津田在一起,你的人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毫无破绽地保护她。」

仅是这么一句话,就让平泽真武不得不妥协,暂时性地打消一切想法!

现在,他们尚且留一线,没有把事做绝。

但要是平泽真武直接告诉黑濑泉,白石千怜就是朽木冬子的话,白石千怜绝对会不顾一切也要报复他!

届时,他又不能对白石千怜使用暴力手段——黑濑泉也不会允许。

那迎接他的,唯有隐藏在暗处、如同一条阴冷剧毒的蛇一般的「朽木冬子」!

‘泉,你还真是被一个不得了的人喜欢、盯上了啊……’

——

回家的电车上,黑濑泉目视窗外,望着层层拉拽、不停掠过的景色,心绪微微起伏。

“千怜。”

“嗯?怎么了。”

黑濑泉抿了抿薄唇,深吸了口气后,问道:“你和真武,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没有。”白石千怜沉默了会,摇头否决。

“好,你不想告诉我的,我不会问。”

黑濑泉自知,白石千怜不告诉他,是有自己的理由。

他强行追问下去,非但会问不出来,还会闹得不愉快。

“泉。”

白石千怜突然握住了黑濑泉的手,轻声问道:“能相信我吗?”

“我能。”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黑濑泉也只能相信着她了,不是么?

他也只能强迫着自己不要去多想。

如果深究下去,受伤的会是自己。

黑濑泉莫名有着这样的直觉。

“泉,请相信我。”

此刻,黑濑泉能清晰感受到,白石千怜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她是在害怕吗?

还是在不安呢?

黑濑泉不明白。

但他唯一明白的是,自己要回应白石千怜,给予她心安。

于是,他紧紧回握住白石千怜的手,一字一句道:“千怜,我相信你。”

“……嗯。”

白石千怜将头靠在黑濑泉肩上,想以此感受他给予的安心感。

可她发现,已经做不到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此时的他们,心灵已有了不可逾越的距离。

这份距离,将会愈发扩大,直至将他们彻底阻隔!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