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质问黑崎哲也!(1 / 1)

翌日,午休,动研部的部室内。

今天的动研部,头一次聚集了四个人——另一个是平泽真武。

至于他为何在这,是黑濑泉叫他来的,理由是开一下放学后的作战会议。

关于昨晚白石千怜的提议,他在今早来到学校时,就已和平泽真武说了。

平泽真武也觉得这样不错,是个很好的计划。

而且,稻荷雪和津田佳不仅仅是同学关系,也是朋友!

“稻荷同学,又见面了啊。”平泽真武笑着对稻荷雪打了声招呼。

“嗯,嗯!又见面了呢。”稻荷雪用力地点着小脑袋,显得有些拘谨。

毕竟,这里的三个人都是她的前辈,彼此的关系又那么要好。

“又见面了?”黑濑泉面露诧异,“你们之前见过吗?”

“昨天刚见到的,联谊的时候,稻荷同学也在,所以就认识了。”

“这样啊,那挺好的,稻荷朋友比较少,能和她成为朋友,是一件好事啊,她肯定也很高兴。”

“黑濑前辈!”

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的稻荷雪,听到黑濑泉的话后,羞愤地喊了一声。

突然间说她朋友太少、交到朋友就很高兴什么的,真是太失礼了吧?

虽说确实很高兴,但也不能太直白说出来,免得让人害羞啊!

“哈哈,你看,她这就害羞了。”黑濑泉顿时笑出声来。

反观平泽真武,倒是没笑出声来,而是略有责怪道:“泉,你这样捉弄后辈,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呃……”

黑濑泉闻言,顿时就不笑了。

他摸了摸鼻子,一脸尴尬道:“我、我这不算捉弄稻荷吧?只是实话实说。”

“黑濑前辈是榆木脑袋!”稻荷雪不满地鼓起脸颊,气鼓鼓道。

“泉,你这样欺负后辈,稻荷同学也太可怜了吧?”

“我没有啊!”

“唉……”

“等等!我们来这不是开作战会议的吗?为什么又扯到我欺负后辈了?”

黑濑泉琢磨了一下,突然发现哪里好像不太对劲啊?

稻荷雪的言行,他能够理解,毕竟她就是这样容易害羞,比较内向的人。

但平泽真武那样大大咧咧的笨蛋,心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细腻了呢?

想着想着,黑濑泉脸色一变,想到了一种可能。

于是,他咬着牙,怒视平泽真武,恨恨道:“你小子……和稻荷串通好了故意整我是吧?”

平泽真武眼见被识破了,脸色也是立马一变,嬉笑道:“诶嘿,被发现了啊。昨天稻荷同学是有跟我提过,社团里有个前辈有时令人困扰,我发现是你后,就想着帮她捉弄你一下。”

“靠,你小子!”黑濑泉伸手拍了平泽真武一下,“我就说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正经了。”

“我一直很正经的,是你不太正经吧?你个年上……”

“嗯哼。”

在平泽真武还欲说什么时,一直沉默不语的白石千怜轻咳了一声。

随即,她扬起一个没有温度的微笑,一字一句道:“你们来这是打闹的吗?请好好谈正事,不然午休时间就要过去了。”

“是……”

面对白石千怜‘核善’的话语和微笑,三人顿时焉了下来,悻悻地转变话题。

之后,四人交谈了许多,时间也一晃即逝,午休很快就结束了。

“那就这样吧,解散。”

在预备钟声响起后,四人宣告解散,他们一同离开社团大楼,回到各自的教室内。

等到了四点十五分,下午的两节课上完后,平泽真武提着书包离开教室。

此时,他内心些许浮躁,对于即将到来的事情而感到忐忑。

倒不是因为要和黑崎哲也对峙而感到的,只是担心能不能在津田佳面前表现好。

再一个就是,怕出现一些意外。

虽然大概率不会出现,但平泽真武还是担忧,津田佳会不会傻到连对方是个渣男,也能原谅的程度。

毕竟,在昨天的联谊上,他曾有意无意地提过,黑崎哲也没来联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津田佳只是笑着,说黑崎哲也或许有重要的事,他向自己道过歉了。

……

“我们也走吧。”

黑濑泉看着平泽真武消失在教室门拐角,也跟着提起书包,和白石千怜一同离去。

离开教学楼,他们走过社团架空走廊,来到动研部前。

此时,这里除了稻荷雪外,还站着一位身材娇小、长相可爱、留有一头栗色短发的少女。

那位少女眼见黑濑泉和白石千怜走来,立马就弯腰鞠躬,行了一礼。

“两位前辈,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我是黑濑泉(白石千怜)”

两人点点头,向津田佳回以一声招呼。

“好的!”津田佳抬起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活力型,性格也很开朗啊,和真武倒是蛮配的……’

黑濑泉上下看了津田佳一眼,对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性格开朗的话,跟平泽真武应该能相处的很愉快,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大大咧咧。

“话说前辈们找我有什么事啊?”彼此打过招呼后,津田佳好奇地看着两人,“小雪突然就找我,说有两位前辈找我有事,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黑濑泉闻言,看了白石千怜一眼,把说明的机会交给她。

白石千怜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轻声道:“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想带你去看一看真相。”

“真相?”津田佳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什么真相?”

白石千怜抚了下披在肩上的头发,轻笑道:“有关于黑崎部长的真相,要去看看吗?但说不定会有些残忍,令你幻灭哦?”

“……”

津田佳眨了眨眼,怔然。

直到过了好半晌,她才低声回答:“……嗯,要去。”

“那就走吧。”白石千怜笑了笑,随即便转过身,朝着社团大楼外走去。

黑濑泉与她并肩同行,稻荷雪和津田佳则跟在两人身后,保持着几步距离。

黑濑泉瞥了眼身后,以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千怜,不是说先保密吗?怎么突然就说出来了?”

按照计划里,应该是见到津田佳,什么都不和她说,只是说带她去一个地方。

这样做,说以防津田佳意识到什么,或是因为其他原因而不愿意去。

“津田是明白的,但她没想戳破。”白石千怜目视前方,步伐轻盈,“看她的反应就知道了,故意装傻,所以就干脆说明白了。”

“这样吗……”

黑濑泉倒是没有看出来,津田佳是在装傻。

是他太笨了吗?

不应该吧?

不过在读懂别人表情和心思方面,他确实不如白石千怜。

因为他基本看不出白石千怜平时在想些什么,但白石千怜却总是很懂他。

离开社团大楼,四人来到体育馆外,彼此的脸色和心绪各有不同。

有期待,也有忐忑,更有不安。

期待的是白石千怜,她期待着平泽真武的表现,最好是能和黑崎哲也吵起来,甚至打起来!

忐忑的是黑濑泉,他在担心平泽真武会不会太过冲动。

至于不安,当然是其他两位少女了。

她们的不安,也各有不同。有的是担心,有的是胆怯。

隐约间,一股暴风雨前奏的感觉,在四人中心酝酿着,令他们的心跳开始加快。

之后,四人悄无声息地从体育馆后门潜入,来到上方的观众席上。

接着,四人又分成两组,躲在支撑着顶部柱子的阴影下,观察下方的情况。

此刻,平泽真武才从体育馆的大门走进。

他没有穿平时来到这时,会穿的运动服,而是校服。

毕竟,自此过后,他就没法在篮球部待下去了,所以就没必要穿。

待平泽真武走进场中时,一个目测一米八、高高壮壮的人拦住了他。

这个人,正是黑崎哲也!

他打量了平泽真武一眼,问道:“平泽,你怎么回事?运动服呢?”

平泽真武摆了摆手,神情冷淡道:“先别说这个,我有句话想对你说。”

“什么话呢?”黑崎哲也看着他的脸色,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都知道的,平泽真武对津田佳有意思,似乎也看见过他幽会别的女孩子,从而调查他。

但他并不在意,因为就算被发现了,也只是放弃津田佳,少一个目标而已。

没了津田佳,还有下一个,多的是女孩子给他挑。

“你对津田,到底是什么态度?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平泽真武的脸色,阴沉下来,手也在紧攥着。

自昨夜,黑濑泉告诉他黑崎哲也滥情的事实后,他找人查了一下。

之前不查,只是不想依靠自己的关系,想亲力亲为,但当知晓事实后,他便想知道一切。

这一查,不得了。

黑崎哲也经常在网上炫耀自己撩过多少女孩,不仅仅只是六七个那么简单。

有一些只是暧昧、玩一玩的程度,甚至都算不上交往!

而这样的人,有四五个那么多!

还好津田佳当初没有答应,只是说相处一下试试,不然肯定会被黑崎哲也伤害。

“我对她什么态度,与你何关呢?你这介入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黑崎哲也直视着脸色因愤怒而变得稍稍扭曲的平泽真武,戏谑一笑。

这一刻,气氛剑拔弩张,彼此都要撕破脸皮!

最新小说: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之长虹惊世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