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请,一直注视着我吧(1 / 1)

午休即将结束,三人收拾好茶具、整理了下各自的用具后,回到班级里坐下。

上完第一节国语课,接下来的最后一节是家政课——上周是料理,这周是裁缝。

坐在缝纫机上,黑濑泉按照老师的指引,将底线与面线装入缝纫机。

而后,将面线进行穿引,又把底线从针孔中拉出。

虽然他的手法略显笨拙,但花了十来分钟还是完成了。

在他一旁的白石千怜,早已轻车熟路地开始缝制手工包。

她将要缝纫的布料整理好、对准齐后,随着布料移转、脚踏板一下一下踩着,咔咔咔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过一会,一个线路流畅、缝合处整齐的公文包的雏形就形成了。

一直盯着白石千怜缝合手法看的黑濑泉,已经是看傻眼了。

他咽了下喉咙,声音干涩道:“白、白石,你还有什么不会的吗?”

“嗯?”

白石千怜停下缝纫,侧头看来,说:“不会的有很多,比会的多了很多很多。”

“我怎么觉得你什么都会呢?”

黑濑泉挠了挠头,左右看了眼四周后,煞有介事道:“白石,你……不会是超人吧?”

“那是什么奇怪的形容啊?”白石千怜笑了起来,“因为小学、中学都有家政缝纫课,所以我就学会了。”

“很厉害!”

黑濑泉竖起了大拇指,又道:“能不能教教我?我怕缝到手了,那样不就很疼了么?”

“黑濑,你是笨蛋吗?”白石千怜无奈地一手扶额,轻叹道:“怎么可能会缝到手啊?”

“我、我这不是怕嘛……”

“行,我教你。”

“那太好了!”

说好要帮忙指导后,白石千怜将椅子挪到黑濑泉身旁,几乎是要与他肩并着肩。

她指了指缝纫机,说:“把要缝的布料放进缝纫口,放下压板。”

“哦哦……”黑濑泉按照要求照做,“然后呢?”

“扳动收滑轮,同时踩踏板,你要是不熟就一下一下来,别着急。”

但说是不着急,可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紧张。

黑濑泉就像做贼一般,小心翼翼地扳动收滑轮,脚也轻轻踩下踏板,就像刚学车的人踩下油门那般温柔。

咔——在踏板踩下后,缝纫机动了一下,一根线穿进重叠的布料里。

黑濑泉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又踩了一下踏板。

这下,是一连好几声咔的响声。

然后……要缝制的衣物顺利地走线,变得歪斜了。

白石千怜看了看缝纫机,又看了看一脸尴尬的黑濑泉。

即便是她,也沉默了好一阵子,方才开口问道:“……你这么怕干嘛?”

“我、我这不是怕一下子用力过猛,缝歪了吗?”黑濑泉脸色有些涨红道。

他感觉自己还真是丢人,小心翼翼地却还是被吓到了。

不过,这种效应应该和胆小的人看恐怖片同理吧?

明明注意力很集中、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面对突如其来的动静、恐怖画面,还是会受到惊吓。

本来,白石千怜在他身边和他几乎肩并肩坐着这一点,就令他很是紧张、在意了。

“唉,行吧,你按照我的节奏来。”

白石千怜叹了口气,将一只脚放在黑濑泉的脚踏板上,同时又将手覆在他的手上。

“白、白石?!”

黑濑泉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变得尖细,眼睛也连忙向四周看去,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现在可是在上课啊,要是做这种亲密的举动,未免太过不好吧?

他张望了下右面,发现都在专心缝纫,松了口气。

而后,又不经意地看向右面,却是赫然发现平泽真武在一脸怪笑地看着他们。

平泽真武挑了挑眉,竖起一个大拇指,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敬佩之情。

黑濑泉连忙收回目光,不再看他,转而看向缝纫机与身旁的白石千怜。

但在这一眼,又让他吓了一跳。

不知从何时起,白石千怜就开始盯着他看,眼睛一眨不眨的。

而在他的注视下,她又抿了珉散发着光泽的樱唇,轻声细语道:“黑濑,请别把目光看向别人。请看我,我希望你只注视着我。”

“?!”

黑濑泉微微睁大着眼睛,错愕不已。

这怎么——连上个家政课都能被这么撩拨啊?!

白石千怜说这种话,那他不就只能乖乖地说好么?

见黑濑泉迟迟不给予回应,白石千怜再次开口问道:“可以吗?”

这次,带着催促的意味,似乎是不满了。

“可、可以的。”黑濑泉楞楞地点点头。

这当然是可以的。

因为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白石千怜身上,没曾移开过啊。

对他而言,白石千怜的存在,就像《洛丽塔》的主人公一样,把洛丽塔视作灵魂之火、欲望之光,最特别、在一切之上。

也是但丁《神曲》中里,不顾一切,哪怕付出生命下至地狱也要追寻的贝阿特丽切!

虽然这是夸张的比喻,但很贴切。

“那就请好好地看着我。”

“哦,哦……”

如此,在黑濑泉的注视下,白石千怜将布料对叠好,踩下缝纫机。

同时间,她覆在黑濑泉手背上的小手,也开始动了起来。

细腻、柔软,略带冰冷的感触,让黑濑泉无暇顾及其他。

他的眼眸倒映出白石千怜微低下头、认真的样子。

那精致的侧颜、雪白柔嫩的小脸,近在咫尺。

她的认真和这份绝美容颜结合起来,是那样的迷人,令黑濑泉无论怎么看,都有种——好可爱,好喜欢的感觉。

所以,等白石千怜将手提包的雏形缝好,抬头看着有些呆滞的他时,瞬间就明了——他没学会!

“笨蛋吗你是?让你看着我,不是让你看着我的脸,是看我缝纫的手法。”

“抱歉,一下子就看入……”黑濑泉下意识道歉,刚想继续说什么时,又突然顿住。

而后,他改口道:“我一下子走神了。”

“一下子看入迷了吧?”白石千怜无奈轻嗔,语气大有一副‘真是受不了你’的感觉。

“被、被看穿了吗?”黑濑泉挠了挠头,难为情地将脸瞥过。

但在下一刻,他耳朵有些酥痒,一阵轻柔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不过……我很开心哦,黑濑有好好地看着我,哼哼。”

——今日,黑濑泉大败。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