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毫无感情的怪物(1 / 1)

星期三,午休。

动研部的部室里,三人对坐在桦木桌前。

“ciallo~两位前辈!”

稻荷雪一手比着耶,放在精致的小脸前,笑容柔和地向两人打招呼。

“噗……”

见此,黑濑泉忍不住笑了。

“前,前辈好过分!笑出声来了!”稻荷雪的笑容,顿时垮了下来,转变为欲哭无泪。

明明是一起吃午饭时,随意聊天聊到了galgame,然后她随意说了句,最近有在玩柚子社的作品。

因此,黑濑泉也随口问了句,柚子社标志性的招呼声是什么。

然后,她就模仿起游戏里的角色——因幡巡——打招呼了!

“没办法啊,实在是有些好笑的嘛。”黑濑泉耸了耸肩,嘴角疯狂上扬。

他也没想到,稻荷雪会去模仿,明明口头说出来就好了的。

“很可爱呢,稻荷。”白石千怜也轻笑了起来,但说的话却很体贴、温柔。

而这,也让稻荷雪双手握拳,气鼓鼓地瞪着黑濑泉一个人!

“唔姆姆!黑濑前辈是笨蛋!”

“为什么就骂我啊?!”

“因为黑濑前辈是笨蛋!”

“好吧好吧,你骂吧……”

秉承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黑濑泉先行让步。

被骂两句又不会少块肉,不去在意就好了。

他笑着打开褐色的便当盒——这是早上和白石千怜一起做的。

里面的菜系很丰盛,有像是章鱼一般散开的热狗,还有黑椒炸猪排、煎鲑鱼、西蓝花。

“这是白石前辈做的吗?”稻荷雪看着自己的那份便当,眼睛亮闪闪的。

“嗯,白石做的,我帮忙处理、打下手。”黑濑泉点头回答。

“哇~~~”

稻荷雪惊叹一声后,拿起筷子,双手合十地说:“那我就不客气地开动了!我会满怀感激地吃下去的。”

“太沉重了。”白石千怜笑了笑,“如果能和你口味就好。”

“那当然的了!”

黑濑泉抢在稻荷雪前头,先开口回答。

接着,他又说:“白石你做的料理很好吃,即便已经吃了十几次,依旧百吃不厌!”

“欸?”

稻荷雪闻言,怔然。

吃了十几次,百吃不厌,还有帮忙打下手——是什么意思?

动研是刚创立的,听他们说,之前也是在食堂吃的,便当是突然想做的……

综合以上信息,稻荷雪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

“前辈们难道是在同居?”

本是怡然自得吃了口菜的黑濑泉,听到稻荷雪的话,立马就被咽住!

他用力地拍着自己的胸口,将菜咽下去后,干咳几声道:

“咳咳!突、突然说、说什么胡话呢!”

“果然是在同居吗……”

稻荷雪见黑濑泉反应如此激烈,顿时就确认了。

如果没有在同居,应该能很平淡的反驳的吧?

“没有!”黑濑泉一口否决。

“是吗……那好吧,那就没有。抱歉,突然说了奇怪的话。”

稻荷雪没再纠结究竟有没有同居这个问题。

毕竟,这是别人的隐私。

她贸然问了以后,还再说一次,就已经很过分了。

“没事,我也没怪你的意思。”黑濑泉轻轻摇头,示意稻荷雪别在意。

而一直保持着安静的白石千怜,则默默吃着午饭,没有加入两人的对话中。

“白石前辈做的便当很好吃!”

“谢谢夸奖,和你胃口就好。”

直到稻荷雪出声夸赞,她才开口说话。

之后,吃完午饭、收拾好后,稻荷雪去橱柜取茶具,沏上三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她对茶道有研究,所以泡茶这一事项,就由她全权负责。

白石千怜虽然会,但不想在黑濑泉面前显露,以免这一特质会和朽木冬子重合。

任何会露出破绽的事,她都会尽可能去避免。

真相,往往就是由蛛丝马迹而串联起来。

不起眼的细节,忽视的小事……这些全都是破绽。

“开始码字吧。”

黑濑泉说着,将平板电脑打开,点开新的txt文档,手指飞快地敲在键盘上。

距离结局完成,大概还有六七万字,速度快一点的话,下周就能完成了。

完成之后,把原稿发给mf文库的主编,之后便是由那边润色、发布于网站,最后印刷成实体。

这一周期,大概一星期能好,不过润色、发布,只需要短短两天。

稻荷雪看着在认真码字的黑濑泉,说“前辈,昨天回去我去看了「少年的深渊」了哦。”

“嗯?”

黑濑泉手头一顿,将目光从电脑上移开,看向稻荷雪:“怎么样?看了多少?”

“我看的慢,就看了两卷。不过感觉写的还不错,挺有意思的。”

白石千怜珉了口茶后,说:“等到第五卷开始,希望你还能保持这个想法。”

「少年的深渊」前四卷都是小打小闹,只是描述着日常和搞笑。

但从第五卷开始,和各女主的情感与剧情开展时,瞬间就变得胃疼起来!

特别是在第八卷与第九卷的「永恒之花」卷,更是胃疼到了极致!

纯白之花得以绽开,但却是那么的丑陋、虚妄,令男主角陷入绝望之中。

他从没想过,自己所绘出的花朵,盛开时会是那样的丑陋,令人作呕。

而这,也是原定结局,be的诱因!

最终了解到真相及一切的男主,投湖自尽,迎来了解脱。

「笼中鸟,何时飞?」

这句话,贯彻全文,一直在讲述偏执的男主,受缚于笼中,始终无法挣脱。

所有读者都在期待着男主挣脱,也在猜测着最终该如何挣脱。

但——

他们没想到,最终的挣脱方式,是那么的令人震撼。

「——于死亡中,展翅高飞。」

这,即是少年的深渊。

男主始终处于无意义的状态中,像是浮萍般漫无目的漂泊,随着外界的摆布沉浮。

白石千怜对于这样的故事,有了极其强烈的共感。

她十七年的人生,似乎也没有特别意义,就像打了麻药一般,脚踩着的地面,完全没有实感。

自身的情感,缺乏到了可以任意伪装的地步。

但再怎么伪装,内心也像是开了个豁口一般,空洞无比,什么也感受不到。

和父母共处的十二年、名声远传海外、得到无数赞赏、被称为全能的天才……

这些,白石千怜没有丝毫的情感起伏,感受不到所谓的开心、自豪。

她就和「少年的深渊」里的男主一般,丧失了意义,随着该有的责任而行。

男主是为了肩负起给他治病,而背上千万债务的家庭,一直努力奋斗。

她则为了回应父母的期望——这是应该报答的生养之恩。

男主因为亵渎了女主们的爱,所以被惩罚,剥夺了情感,变成了毫无情感的怪物。

面对女主对他的愤怒、悲伤、指责、绝望……

他什么也感受不到,唯有空洞和寥寂。

‘毫无感情的怪物么……’

白石千怜在心底默念着这句话,想起了五年前的某一天,也被这样说了啊。

那时的心境,还真是契合了呢。

空洞而又寥寂,完全没有意义。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斗罗之长虹惊世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