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樱花,要凋谢了(1 / 1)

新的一周,周一,早上六点五十分。

“我出门了。”

换上校服,做好出门工作的两人,提上书包,来到玄关处换鞋,一同出门。

春风吹过的街道,樱花树开的更加灿烂娇艳。

或许,这是到了晚樱时刻,它们都在竭力绽放着最后的美丽吧?

来到千代田车站,和上班族、他校学生一同乘上同一班拥挤的电车,两人抓着车厢内的吊环。

“午休的时候,要去社团活动室整理一下杂物,放置物品。”

“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嗯。”

在这段对话之后,两人陷入了沉默。

直到八分钟后,电车到站,他们脚步一致的从车厢走出,踩在月台上时,才有新的对话。

“话说,事到如今问虽然有些晚了,但三个人的社团,真的能被承认吗?”

“没问题的,我们只是兴趣爱好类的社团,人数最低是三个。”白石千怜轻声解释道。

“那顾问呢?是谁?”黑濑泉又问。

“古见老师,我请她担当了顾问,只不过是挂名的,并不会来指导我们。”

“没想到是古见老师呢,你和她关系好吗?”

古见惠不仅是黑濑泉二年级时的班主任,一年级也是。

印象里,她好像蛮认真的,是个古板又有威严的教师。

似乎也有人拜托她当过社团顾问,但都被拒绝了——平泽真武说的。

当时他是随口一说,黑濑泉也无心记下来了。

“关系不算多好,是我父母认识的人。”白石千怜目视前方,语气漫不经心地回应。

“……”

黑濑泉一下子哑住,不知作何应答。

白石千怜家庭关系,听起来挺复杂的,他也不好贸然去了解、干涉。

这种事很敏感,不能全凭一己之见和道听途说,必须要了解到全貌才能加以言论!

白石千怜见他不说话,也明白了什么,于是便开口道:“不必担心我和我的父母不和,分开五年,偶尔也会有联系,不多。”

“嗯。”

“我并没有感觉到不满、不快,因为他们是幸福的就好。”

“……”

黑濑泉突然停下脚步。

见此,白石千怜也停下脚步,侧身回头看着她。

那清冷透彻的眼眸,柔嫩雪白的小脸,并无情绪波动,有的只是平静。

看着这样的她,黑濑泉抿了珉薄唇,声音干涩道:“那你呢?白石,你幸福吗?”

“我?”

白石千怜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会被反问。

随即,她笑着说了句令黑濑泉感到莫名的话:“我肯定是幸福的,起码现在、最近。”

黑濑泉不知道她所指的幸福,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能感觉到,那或许有些沉重。

此刻,他多么想有无与伦比的勇气,促使自己说出那句:“我想你幸福。如果可以,请由我来赐予。”

但他没有勇气,也没有感觉到气氛适合,关系到位。

说这话,必要有豁出一切的勇气,也要有能承担起一切的责任。

十七岁的黑濑泉,不知自己是否拥有这份勇气和责任,也能明白此刻的他要是说出,就太过狂妄。

负责别人的人生,不是一加一、多一双筷子、更多的花销这么简单。

如果是这么简单的话,黑濑泉尚敢狂妄的让白石千怜将她的人生交给自己,由他来负责、给予幸福。

……

“黑濑,到校了。”

“嗯。”

不知不觉间,他们就已走过长长的樱花坡道,来到校门口。

四周,是嘈杂的人声,还有穿梭而过,穿着同样款式校服的人。

这一刻,黑濑泉却觉得自己,显得那么另类独行,又是那么的特别。

和这些享受、烦恼着青春和校园的人不一样,他在烦恼着关于人生的重大问题。

走进教学楼,来到鞋柜换鞋时,黑濑泉看了眼身旁,弯下腰提起室内鞋后跟的白石千怜。

回想起来,在两周前,他们的关系还冷淡到仅是见面打个招呼这种程度。

但现在,却是同居在一起,成为了特别的朋友。

这一切,还真是虚幻到让人感到不切实际,犹如一场美好的梦境一般。

“樱花,要凋零了呢。”

黑濑泉又瞥了一眼窗外,已经凋零大半,变得些许光秃的樱花树,心里些许感慨。

但他不知道的是,即将凋零的不至是樱花,还有自己的心意。

在这个灿烂而明媚的春天,他的恋情从生根发芽到枯萎,用时短到令人难以想象。

“来年会再开的。”白石千怜跟着看了眼窗外,“飘落的樱花会成为土地的养分,来年会让结花的树更加娇艳。”

“嗯,是呢。”

黑濑泉点点头,和白石千怜离开鞋柜,一同走进教室。

理所当然的,这个行为引起了同班同学的嘘声,也引得他们低声交谈,猜测着两人关系进展。

大半男生都是面露不解、不甘,不知黑濑泉这样阴郁的人,为什么能获得「孤高的击坠王」的青睐。

黑濑泉将书包挂在课桌旁的挂钩,一屁股坐下后,平泽真武上来打了声招呼。

“泉,早啊。”

“早啊。”他点点头,回以一声招呼,“周末过得怎么样?你小子走出来没?”

“嘿嘿,玩了两部妹系,听莹酱叫我欧尼酱,我一下子就走出来了。”平泽真武挠挠头,嘿嘿地笑了起来。

“你啊,没救了。”

黑濑泉摇头直叹,不知自己的友人明明是个标准的现充,为什么会沉迷纸片人。

明明有钱、长的帅、运动又好,只不过傻傻的。

但长的帅和有钱不就够了么?

这两个要素才是当代女性的杀手锏啊!

“得了,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聊聊。”平泽真武看了白石千怜一眼。

黑濑泉顿时心领神会,明白他多半是要问自己和白石千怜的事了。

“我不去。”他将头瞥过,看向窗外校庭。

“得了,不是说你的事,说我的!”

黑濑泉又将头扭了过来,仔细端详平泽真武的脸色,发现他一脸认真,隐约又有不安。

“走。”

他没多废话,站起身,勾住平泽真武的肩膀就往教室外走。

临走前,又回过头,看了眼白石千怜,嘴唇无声地动了动,作出唇语:

“我出去一下。”

白石千怜微微点头,露出一个微笑。

这下,黑濑泉才转过头,和平泽真武走出教室。

最新小说: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之长虹惊世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