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白石千怜很满意(1 / 1)

今天的晚饭是:炸猪排、天妇罗炸虾、海鲜昆布味增汤。

这可比午饭丰盛多了。

原因嘛……是白石千怜高兴。

她对黑濑泉下午的表现很满意,所以就稍稍努力了那么亿点点。

黑濑泉盘坐在桌前,夹了块淋上酱汁的猪排,吃进嘴里,眼睛赫然一亮。

“好吃……”

他不由得出声赞叹。

他甚至怀疑起,这份晚餐,完全就是按照他的口味来做的吧?!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合你口味就行。”白石千怜一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黑濑泉大口吃饭。

在吃饭前,她将锁住黑濑泉的铁链,都解了开来。

黑濑泉吃了几口,发现就他在自顾自吃后,不由抬起头,问道:“话说,你不吃吗?”

“戴着口罩怎么吃?笨吗你?”白石千怜说罢,发出了若有若无的讥笑声。

虽然不知道黑濑泉这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但她可得时刻保持谨慎,每一步都要深思熟虑。

“哦,好像也是……”

之后,黑濑泉一心埋头吃饭,姑且是留了一半菜出来。

“等我吃完,我就带你去洗澡吧。”

白石千怜看了他一眼,将剩下的料理放在餐盘上,端着离开卧室。

而黑濑泉的双手双脚,倒没再被绑了起来。

不过……

连接他脖子项圈上的链子,被栓在了床脚上,还‘贴心’地上了个锁。

‘有必要这么防备我么,我可是老实人……’

黑濑泉在心里嘀嘀咕咕的,从身旁的书架上摸出一本书,百无聊赖地看了起来。

大概过了半小时,白石千怜回来了。

她已将碗洗好,洗澡水也已放好。

“拿上衣服,走吧。”白石千怜将锁解开,一手牵着铁链。

这一幕若在外人看来,绝对会以为他们在玩什么奇怪的play!

“哦……”

黑濑泉站起身,打开衣柜,收拾好衣物,向着浴室走去。

白石千怜默默跟在身后,手上并没有拿着那把柴刀。

这让黑濑泉起了点小心思。

他在想,要是突然转身撞倒白石千怜,是不是就能制服她,从而跑掉了呢?

不对!

为什么制服她后,自己要跑啊?!

不是该好好复仇一番,让她尝尝被圈养的感觉吗?

然后,再做一些……

“你别有什么奇怪的念头了,我先提醒一句,我学过柔术,五年。”身后的白石千怜,突然开口。

黑濑泉一听,当即怂了,老老实实地走进浴室。

虽然不知道白石千怜说的是真是假,但他还是不赌为妙。

万一是真的,说不定会触怒她,对他进行一顿毒打!

“脱衣服吧。”白石千怜跟着走进浴室,并将门给关上。

“喂,过分了啊!你要看着我洗澡吗?!”黑濑泉转过头,愤愤不平道。

“我怕你会想做什么。”

“我在这浴室里能做什么啊?!”

“嗯……钻通风窗逃跑?”

“这里可是三楼,我跳下去不是残疾了吗?”

“你脱,还是不脱?”白石千怜的声音,骤然冷了下来,似是失去耐心了一般。

见此,黑濑泉没再说话,乖乖地将身体背过去,满怀悲愤地脱下衣服。

而在仅剩一条黑色四角裤时,他将身体泡进浴水中,然后才把内裤脱下,扔在瓷质的地板上。

在他身后的白石千怜,将铁链找了处地方拴好后,蹲下身子,说:“我来给你擦背?”

“不、不用了,如果可以,还请你转过身去。”黑濑泉结结巴巴地说道,声音难掩颤抖。

“明明我都不害羞,你还害羞?未免也太可爱了吧?”白石千怜不禁笑了起来。

“那当然了啊!我可是纯情男高中生!”

“那你床底下那些《高岭之花の前辈》、《职场の大姐姐》之类的书,是怎么回事?”

这些藏书,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实际上还有很多,大概是有个十几二十本吧。

“嘎——!”

黑濑泉闻言,发出难以置信的怪叫声,已是想一头撞死在墙上,或是换个星球生活了。

可接下来,白石千怜所说的话,更是令他羞愧到想死……

“还有,你电脑上要是浏览这么多不好的网页,可是要中毒的哦?”

“罢了,且不说中不中毒吧,就算是看,你好歹也开个无痕浏览吧?”

“最后,是什么学习资料,能有好几个tb这么大呢?”

随着白石千怜揭露出的一个个秘密,黑濑泉的脸色,也渐渐变了。

大抵是从羞红、惨白,再到发绿那种程度。

“你、你还知道什么?”

“永恒老师,关于你的一切,我都知道哦?要是你不乖乖听我话,那这些小癖好,可就得流露出去了呢。”

说着,白石千怜就伸出手,沿着黑濑泉背部弓起的曲线,向上抚过,手法如同羽毛一般,轻柔、令人感到酥痒。

黑濑泉身体顿时一颤,感到头皮发麻。

那略微冰冷的小手,沿着脊背抚过时,只让他感觉到害怕,并极其在乎那股触感!

“放轻松,我只是给你擦背而已,至于把身体崩的这么紧吗?”白石千怜轻声说道。

黑濑泉狠狠咽了口气,艰难开口道:“我、我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当然紧张啊!”

“哼哼,还真是纯情呢……”

白石千怜笑着放下了手,转而拿起浴球,挤上沐浴露,细细擦拭着黑濑泉的后背。

对此,黑濑泉唯有头皮发麻地接受,一动也不敢动的。

好在,白石千怜真的只是在擦背,没有做其他事,手也没碰到些不该碰的东西。

擦完背后,她又给黑濑泉洗了个头,这才心满意足地说:“接下来你就自己洗吧,我就先出去了。”

说罢,她站起身,从浴室里离开。

“我草……”

泡在浴缸里的黑濑泉,望着朦胧雾气中,白茫茫的天花板,说了句优美の中国话。

回想起刚才的经历,他感到困惑,无法理解白石千怜是怎么想的。

明明他们的身份是绑架犯与被绑架的,怎么绑架的人还要像老母亲似得,温柔体贴地照顾被绑架的人呢?

这让黑濑泉一头雾水。

直到他洗完澡,出浴了,他还是想不明白。

最新小说: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