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水库养鱼人 > 第51章 彭家人往事

第51章 彭家人往事(1 / 1)

下午。

原本早间已经停雨天气,此时又开始下起雨来。

随着骤然降温以及雨越下越大,今天下午已经没有钓友上门钓鱼了。

再加上午那个抓偷狗贼事件的影响下。

此时,彭家水库里还在钓鱼的仅剩个位数了。

彭于宴站在彭家小屋的屋檐下,看着牛毛细雨慢慢变成了瓢泼大雨。

天地间也很快化为一片水幕,整片山林、水库,顿时处在一片水世界中。

还在水库边上钓鱼的几位钓友,见雨越下越大,便在同一时间收起钓具,撑起雨伞,迅速撤离。

朝着彭家小屋奔去。

“哎呦,哎呦……这雨也忒大了吧?要不是雨水溅在我的脖颈处冻飕飕的,我还以为是尼玛的夏季暴雨呢!”此时,一位钓鱼人撑着伞骂骂咧咧地,已经临近彭家小屋。

站在彭于宴身边的鲁荣见状,赶紧冒着雨跑了出去,帮着骂骂咧咧的老哥提渔具:“谁说不是呢!都已经入冬了,还下这么大的雨,今年这气象,真是邪了门了!”

“诶,对了,老哥,你的渔获怎么不拿过来呀?”鲁荣简直就是个大聪明!

这个问题,估计没个三岁以下的智商,怕是问不出来……

不愧是你呀,憨憨哥!

“你这个小同志,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就这天气,就这大雨!我光收拾渔具,都差点没给我整个人都冻麻了。”

“你说,我哪还有心思去管什么渔获呀……”

鲁荣犹如个铁憨憨一般,木讷地点点头附和道:“也是哦,水火无情,人间有情,只要人没事就好,是吧宴哥……”

眼看着已经来到自己跟前的钓友老大哥瞬间黑脸那样儿。

彭于宴赶紧解围道:“老哥,家弟早年间意外摔坏了半边脑袋,所以说话有些时候没有分寸,您多担待,别跟他一般见识!”

“宴哥,我啥时候摔坏脑袋了,小时候那次爬树,我只是摔断了胳膊好吗?哪里摔到脑袋……哎呦……哥,你踹我干嘛……哎呦……”

彭于宴的话语,似乎让这货感到不是那么的服气。

然而,不服的代价,则是一连串的脚底板伺候。

“愣着干嘛,没看到远处还有人吗?还不赶紧去接一下。”

“哦哦……去,马上去……”

看着鲁荣朝着雨中奔去的背影,彭于宴转身带着歉意道:“老哥见笑了,我这弟弟平时就这样,鬼毛,鬼毛的,有时候吧,他做事面面俱到,什么都懂,什么都会!有时候吧,却连三岁小孩都比他有见地、有分寸。”

“理解,理解……只,只是,你让他这样冒雨去接人,好像,好像不太好吧???”那老哥看着鲁荣连伞都没带,就被彭于宴给踹了出去,顿时有点瞠目结舌道。

同时内心也狐疑了:为何一个身材如此高大的猛汉,会对一个身材小他两圈的人言听计从!

难道,仅仅是因为,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

难道,弟弟就应该没人权?

想到这,这老哥直摇头打哆嗦,庆幸自己是家中唯一的男丁,庆幸自己有五个姐姐,没有哥哥……

……

——————

从下午两点,直至夜幕降临。

雨,一直未见要停下的意思,反而是越下越大!

伴随着,风,也越刮越猛烈。

几位钓友在彭家小屋内烤火取暖,却一直未见雨停。

故而便不打算去取渔获了。

而鱼护,则说让雨停之后,水库这边帮忙代为保管。

趁着天黑之前,几位钓友便各自驾车离开了彭家水库。

到了晚饭饭点,彭于宴端着自己亲自为彭山河下厨的饭菜,给送到了他的房间。

现在,彭山河已经可以自己进食,不用彭于宴上手喂了。

在彭山河吃好晚饭之后。

彭于宴绕着好奇心,问道:“爸,现在我当家了,你给我说道说道。当年我们这片地,包括水库、几座山一起,爷爷与村集体签了多少年合同呀?那时他花了多少钱?还有,就是每年要不要续交租金?”

“咳咳~咱们水库这块地加几座荒山一起,当年总共签了六十年,是签完合同后,直接一次性给付清的。”听着彭于宴的话语,彭山河很淡定地回忆道,听着说话没有卡顿,很流畅,看样子彭山河恢复得还不错。

而且,这几天彭于宴的成长他都看在眼里。

既然彭于宴问了,彭山河也觉得,是时候把家里方方面面的事情都交代一下。

“六十年?哪年签的合同?”彭于宴问道。

“91年签的,那年我刚好18岁,你爷爷当时带着我去到乡里的404公社与村集体交谈了整整一周,开了数次会议,才把这个地方给谈下来的。”彭山河拄着拐杖坐到彭于宴的身边,继续道。

“距今已经三十年了。当时,花了一万元整,几乎是咱家全部的积蓄!”

“要知道,那个年代的一万块钱,是多么金贵!可你爷爷却毅然决然地承包了这片荒地、荒山、荒水库,为的就是能在大山里安个家,与世无争!”

“爸,为何说要在大山里安个家呀?我们家,以前不在彭家村村里吗?”关于这个,彭于宴还是第一次听闻,顿时狐疑道。

“我们不是彭家村人!是外来落户在彭家村的。”彭山河摇了摇头道,:“虽说是外乡人,不过,我们却并未改姓,祖上也是姓彭。”

“我年轻时,只听你爷爷说起,当年是因为战乱,他与家里人走散,然后,独自流荡全国各地,一人生活了大半辈子,无子!最终,在杭市领养了我……”

“随着改革开放,全国经济得到大力发展,你爷爷也在杭市赚了一些钱后,便打算寻个地,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

“于是,他就带着我来到了这彭家村隐居了!”

“原来是这样呀!爸,怎么我小时候从未听你提起过?”彭于宴有点责怪的意味。

他都这么大了,才知道家中祖上的一些事情!

属实有点说不过去!

“唉……咱家经历过太多波折了,回忆只会使人陷入悲痛的情绪之中!你爸我之所以没跟你提起,是因为二十年前那一场……”

轰隆轰隆轰隆……

霹雳吧啦、霹雳吧啦……

“爸,这什么声音?……”

外头突地传来了一阵天崩地裂般的声音。

瞬间打断了彭山河的话语。

只见他猛然起身,甚至拐杖都顾不得撑上,直接两三节拐地大踏步,朝着窗口而去,嘴里带着哭腔:“当年……和当年一模一样的声音……爸,燕儿……是你们吗?是你们吗?”

彭国富,于燕。

2003年,死于距彭家水库三公里外的山体滑坡之下。

当天震耳欲聋的山体炸裂声,与此时此刻听到的,简直如出一辙。

最新小说: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