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抉择(1 / 1)

彭于宴带着满脸的愁容,缓缓走出医院大门。

很快他便来到一家小商店门口,抬脚走了进去。

“老板,再给我拿包烟。”本来彭于宴是来买水喝的,可他此刻却鬼使神差地让老板拿一包烟递给他。

“拿什么烟?”老板一愣,买烟不报烟牌子,耍流氓呢?

“额,给我拿便宜点的,越便宜越好。”彭于宴下意识回答道。

商店老板再次一愣,按理说,彭于宴这个年纪,买烟不都是买华子之类的贵烟,出去臭显摆吗?

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相反,买烟买低档烟,还越便宜越好~这是闹呢?

内心虽然一阵鄙夷,但商店老板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拿了一包4块钱的红梅递给彭于宴。

拿上烟和水,彭于宴便转身离开了小商店。

商店老板心里那点小九九,彭于宴倒不在乎。

谁叫现在家里穷呢!

彭山河之前的家当拿来修路的修路,盖房子的盖房子,想着给子孙后代谋福。

以至于存款是真没多少。

而他此次突发脑梗住院,家里的钱基本上花光了!

加上重大疾病保险都没得报!

只能报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

但是呢,脑梗塞这个病很复杂。

因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基金报销支付特殊病种有:恶性肿瘤化疗、放疗;重症尿毒症的血透和腹透;组织或器官移植后的抗排异反应治疗;精神分裂症伴精神衰退。

系统性红斑狼疮(有心、肺、肾、肝及神经系统并发症之一者);再生障碍性贫血;心脏手术后抗凝治疗。

脑梗塞不再其中,属于特殊病种。

而特殊病种的特定门诊治疗,包括治疗期间必须的支持疗法和全身、局部反应对症处理。

这里一般辅助治疗不列入报销范围。

所以,脑梗塞手术没花几个钱,但后期康复费用治疗,却占了大头!

所以,彭于宴肯定能省则省,不充大头。

当彭于宴准备找个地方抽一根释放释放心中郁闷的心情时。

刚好看见医院围墙外面,蹲着一个年纪看起来比彭山河略大一些,身上穿着满是泥斑的短衬衫,下身是灰色的长裤,裤管卷到膝盖上的农民大叔。

看着农民大叔蹲在那满脸愁容,唉声叹气的样子,着实让人动容。

一般中年人能表现出这种模样,说明其家中必定是出现重大变故导致的!

也许是有着同病相怜的感觉,使得彭于宴鬼使神差地朝着这个中年男人走了过去。

来到农民大叔身旁,彭于宴蹲了下来递给大叔一支烟道:“叔,来一根?”

正常情况下,陌生人靠近,人们总是会下意识地提高警惕。

但农民大叔却没有,只见他抬起手接过彭于宴递给他的烟,而是轻声问道:“没想到,这年头像你这样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然会抽这种便宜的香烟,难得呀!”

“没办法,家里的状况,不支持我抽好烟了!”紧接着,彭于宴给农民大叔点上火,并问道:“叔,您呢?您大早上蹲在这,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被问到这,也不知道为何,只听农民大叔叹了一口气。

便毫无防备地给彭于宴娓娓道来他的家中事:

农民大叔夫妻俩本是老实的庄稼人。

家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没毕业。

大儿子上大学,二儿子读高三,小女儿读高二。

一家五口人,虽然日子过得比较紧。

但是也特别温暖,是一个幸福的小港湾,身体都很健康。

然而,很不幸的是,就近这段时间。

农民大叔的女儿突然得了病。

脸也突然肿起来,而且,每一天都在昏昏沉沉地睡眠中度过,还伴随着经常性的头痛。

这一下,简直操碎农民大叔夫妇的心。

但是,又舍不得带女儿去县里检查。

心里的苦,也只有他们夫妻俩自己知道,这苦有与谁能说啊!

最后,夫妻俩看着女儿一天比一天虚弱,便暗下决心还是得带女儿去看一下病情。

将女儿带到县医院检查后,第二天检查结果就出来了。

医生说,他们女儿得的是垂体瘤,得动手术。

农民大叔夫妇根本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病。

最后,经医生把这个病情给农民大叔夫妇讲解了以后。

他们夫妇俩顿时打了一个寒碜,并当场眼泪汪汪地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而手术,则需要缴纳10万元的手术费用。

虽说,这年头大部分人已经摘掉贫困帽。

但是,10万元对一个农民来说,那也是相当地不容易的呀!

加上家里养着三个孩子,这笔钱就更困难了。

经过东拼西凑。

总算是把这10万元给筹齐了。

钱的事也就解决啦!

手术当天晚上,农民夫妇俩给女儿买了一些吃的。

可是,他们俩怎么样都吃不下。

胃里总是沉甸甸的,一点也不困,晚上也丝毫没有瞌睡的睡意。

在快要天亮的时候,农民大叔的妻子睡着了。

后来不知道做了什么梦,把农民大叔的妻子从睡梦之中给惊醒了。

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娃你想吃点啥,让你爸去给你买去。”

女儿却回问道:“妈你昨天晚上什么也不吃,现在肯定是饿了,赶快吃点东西吧!”

“傻孩子,我不饿……”

终于等到当天手术时间,8点整。

医生护士都正常上班了,马上就要做手术了,护士很快便推着农民大叔的女儿进入了手术室。

而当时农民大叔夫妇的心情紧张坏了,仿佛他们就在大火之中一般,心里的每一个细胞,一直跳到嗓门。

时间过得很慢,很慢~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经过两个小时的手术,女儿的垂体瘤被切除了。

手术很成功,农民大叔夫妇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当时,女儿还在监护室,家属不能看。

妻子对农民大叔说,她有点头晕,想吃点东西,农民大叔回到,“走,咱们去吃早餐。”

于是,他们夫妻俩就去了一家早餐店,随便吃了点东西。

当时,农民大叔夫妇顿时感觉早餐店的早餐太好吃了。

他们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早餐,也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的早餐店。

当天的天气特别好,特别晴朗,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但美好,也仅次于当天。

后来随着女儿住院费用花得越来越多。

尽管有着国家政策支持,报销了不少的医疗费。

但是农民大叔他们家,还是负担不起接下来的住院费用了!

而这会儿,农民大叔正在路边打电话向亲朋好友借钱呢。

……

——————

听着农民大叔他们家的故事,彭于宴陷入了沉思。

他在想,他是要梦想,还是要家?

思考半天后,只见他眼神渐渐刚毅起来。

显然,他已经作出了决定!

新东芳,不回也罢。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