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水库养鱼人 > 第2章 天,真的塌了

第2章 天,真的塌了(1 / 1)

大巴车上。

彭于宴看着鲁荣发过来的水库照片后。

他那端着手机,背部残留着明显烫伤痕迹的双手,正莫名的出现了颤抖。

要知道,彭于宴可是就读于新东芳烹饪学校大厨精英专业的厨师!

满打满算也是学了两年多的厨艺。

两年的精英厨师学龄,已经使得彭于宴见血不晕、筷功超群。

随手拿过一盘菜,彭于宴都可以在上面题字作画!

别说什么夹菜、夹肉、夹黄豆了……

哪怕是夹豆腐、夹鸡蛋黄,此时的彭于宴也是信手拈来,保证夹起来后它们还能完整无缺。

而宰鸡、宰鸭、宰鱼、宰王八,这些对于彭于宴来说,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各种吃食,宰到血如泉涌什么的,彭于宴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就差宰杀时,彭于宴没有当场放进嘴里尝一尝了~

即便是平时,彭于宴被开水烫伤、被热油烫伤,当场就把双手烫得像一头梅花鹿似的。

他的双手都不带都一丝一毫的抖动!

可见,彭于宴内心对于这些血腥画面,是多么的波澜不惊。

而即便如此,当彭于宴看到鲁荣发来水库里头的死鱼画面时。

双手竟然不受控制地出现了颤抖。

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照片场景。

能让一双夹鸡蛋黄,都能轻松写意的手出现颤抖呢?

只见照片里~

数以万计的死鱼,漂浮在彭家水库里头。

即便隔着手机屏幕。

都能感觉自己闻到了浓浓的腥臭味。

仅仅的几张照片,远比观看灾难电影来得更加直观,更加可怕。

犹如身临其境灾难现场一样,恐怖、凄惨、压抑~

鱼,一条压着一条,一条挤着一条~

有的甚至被电得发焦,电得腐烂,电得血肉模糊……

放眼望去,一大片,密集得令人感到可怕,头皮发麻……

……

——————

不知过了多久,车停了。

到地方了。

彭于宴也醒了!

而他,并不是睡醒的。

而是从水库惨状中清醒的。

而他那已经布满血丝的双眼,也由湿润化为干涸,犹如干旱的西北大地一般,凄凉~

下了车,彭于宴狠狠地锤了几下路边的大树。

让手背传来的阵痛后使得自己恢复了些许情绪。

随后,才直奔县医院而去!

手术室前,他见到村主任。

“于宴,你可回来了!你怎么都不留一个电话在村里呢?”

“你爸爸的手机我们不懂密码,没法解锁,问村里,村里也没人能联系得上你,可急死我了,哎呦!”村主任见彭于晏急匆匆地走来,赶紧站起来,紧皱着眉头满脸愁容带着一丝责怪的意味道。

“村主任,对不起,对不起!唉,我们家的情况,您也知道!”彭于宴虽然学习不行,但是做人方面的道理他却丝毫不含糊,“主任,您辛苦了!我爸怎么样了?”

听到彭于宴这话。

村主任那张五十多岁已经布满皱纹的脸庞,也没有再去责怪彭于宴的意思。

而是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气道:“唉,真是苦了你爸爸了!你们家里本来就没什么亲戚朋友可以依靠,如今还出现如此变故,难为你们了!”

“主任,我爸爸到底得了什么病呀?”彭于宴显得很着急!

“唉……你爸爸他,他得了突发性脑梗……”村主任终于是道出了病情。

轰隆~

在哪一块,彭于宴愣住了,整个人脑袋犹如炸开了一般,嗡嗡直响~

即便彭于宴在到来之前,做了无数的心理准备。

同时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但是,真正听到彭山河病情的消息时。

他那仅有19岁年轻的灵魂,此刻再也绷不住了。

只见他眼角已经开始淌泪~

他不傻,他也知道,人一旦患了脑梗死后,这意味着什么。

脑梗的发作症状会很突然。

患者脸部会出现嘴歪麻木、手臂无法抬起、与患者对话有障碍、说话也含糊不清。

从脑梗的发作到治愈,只有6个小时的黄金时期。

在这个时间医生要全力抢救缺血半暗带,使血管疏通。

如果处理得好,最佳结果是患者痊愈。

且没有明显的后遗症存在,如果血管没有疏通、血流没有恢复,则会半身不遂的症状,一辈子都无法摆脱。

那叫黄金6小时。

而脑组织毕竟是人体最为娇嫩的器官,要不然也不会有坚硬的颅骨保护。

不仅如此。

脑梗塞之后,人已经是一个“患病的身体”。

不能购买重大疾病保险。

轻度脑梗死患者,可能完全没有症状。

它也可以表现为复发性肢体瘫痪或眩晕。

而严重的病例,不仅会导致四肢瘫痪,还会导致急性昏迷甚至死亡。

因此,对于脑梗死患者,保险公司通常会更加严格,拒绝接受保险。

这些,彭于宴都是知道的。

毕竟,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厨师与健康饮食,自然就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新东芳烹饪学校,也会要求厨师们学习什么疾病,是吃出来疾病!

要求厨师们学习健康的食谱。

所以,彭于宴对于脑梗死的理解,非常深刻!

看着彭于宴几近崩溃。

村主任耐住性子等着他哭。

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轻轻将他扶到一旁坐下,静静地等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彭于宴眼泪仿佛流干了一般,没有再往下流淌。

只听他声音无比沙哑地问道:“主任,医生怎么说?”

村主任转过头,满脸愁容道:“医生确诊是右侧丘脑出血并破入脑室、脑梗死,病情十分严重……”

也就在这时。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

两名白大褂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

彭于宴顿时撒开腿迎上去,并死死抓住其中一医生的手臂大声问道:“医生,医生,我爸爸的情况还好吗?”

那名医生面对彭于宴的无礼,却并没有生气。

反而是轻轻拍了拍彭于宴抓住他胳膊的手背,道:“病人肺部感染严重,脑部还没稳定,病情有点重,需要住院更长的治疗时间,以后右手右脚怕是不灵活了,脑子意识也会模糊,听不懂别人在说些什么了。”

显然,这名医生很理解患者家属的情绪!

而彭于宴听到医生的话后,目光呆滞铮铮地盯着前方,手上的压力也渐渐松开。

看着魂不守舍的彭于宴,医生也不再说话了。

只见,医生再次拍了拍彭于宴的肩膀以示安慰后,便转身离去。

……

——————

从小到大,彭于宴一直觉得,自己父亲彭山河就是天!

如今,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病重几近瘫痪。

他真的感觉,天塌了!

天,真的塌了!

……

彭于宴他们家三代都是一脉相承,也没什么亲戚。

平日里,鲁荣就是负责给干爹彭山河打杂当下手以及看管水库的日常的。

毕竟,彭于宴是他的发小。

两人,一个没了爹,一个没了妈,都属于单亲家庭。

所以,打小两人就臭味相投,凑到了一块。

一起上学,一起玩耍。

额~与其说两人是臭味相投才玩到了一块。

还不如说是两单亲家庭孩子不受同龄孩子的待见。

而被动地选择了相互抱团取暖!

彭山河也因此认下了鲁荣为干儿子。

不过同时,也因为单亲家庭的原因,两人虽然聪明,但是学习成绩并却不好。

初中读完,两人都不想上高中了。

所以,便早早的就辍学了。

两人辍学之后,鲁荣就在村里跟修两轮、三轮的修车师傅,当了起了修车学徒。

同时,还兼职彭家水库的日常管理。

而彭于宴呢,则因为打小就酷爱做菜。

则是在初中辍学后被彭山河送去省会杭市,四处求学。

并有幸拜师,烹饪大师钱以彬。

而钱以彬也引荐彭于宴,让彭于宴先去到新东芳烹饪学校,学习做菜三年。

这一学,已经两年多了。

当年,钱以彬给彭于宴引荐的是大厨精英专业全技能教育三年制。

第一学年,学费:4500元,实习费:6300元

第二学年,学费:4000元,实习费:5300元

第三学年,学费:3800元,实习费:4900元。

然而,新东芳明面上学费标注是这么多。

但是,背地里真实的收费情况,却直接翻了两番。

即便,钱以彬是新东芳的特聘烹饪教授。

但是,他也无从插手收费相关的工作!

这就是资本学校。

谁来都不好使!

只有向钱看齐,才什么都好使!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