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以钱压人(1 / 1)

“地藏王菩萨的遗留佛国?”

李长青有些失态,忍不住站起身来。

即使坐拥南天门和破败天庭,但这个消息蕴含的价值也难以想象。

无论是在那种神话传说中,地藏王菩萨都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大神通者,除开那位身化轮回的后土娘娘,这位基本上就可以算是地府数二数三的大人物了。

“不错。”

妙玄道人肯定地说道。

“所以你们发现的地方是阴山?”

李长青按下内心涌起的悸动,重新坐下来皱着眉说道,“阴山可是传说中的幽冥中心,里面鬼雄鬼帝不知几何,镇压的邪魔也难以计数,就凭我们几人,如何敢去?”

“不是阴山。”

妙玄迎着李长青疑惑地目光解释道,“传说中那位地藏王菩萨被佛祖点化,并不是直接降临阴山,开辟地藏王大愿莲花佛国,他在这之前,曾经用赤足丈量了幽冥之土,周游幽冥之地,感受了三恶道的种种痛楚,并且尝试建立了九九八十一座佛寺,超度恶鬼,最后才行至阴山,发下大宏愿。”

“我们之前探索的这间佛寺,应该是地藏王在真正成就菩萨果位之前修建的八十一座佛寺之一。”

“原来是这样啊。”李长青看向三人笑道,“原来你们已经去过了那里,那为何今天又来邀请我?难道里面还有什么隐秘?”

林小北点头说道,“确实如此,那座佛寺自成佛国,里面自有一套规则体系,我们三人进入其中之后,虽然也得到了巨大好处,但是却无法真正勘破佛国的根本奥义,所以想要邀请道兄前去。”

“至于收获,若是秘宝,谁得到属于谁,若是功法,则大家共享,就算大家最后没有办法勘破奥义,但是我保证这次道兄会有巨大收获。”

林小北的条件已经优渥至极,但是李长青仍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首先,地藏王传承非同小可,就算是对方还未成就菩萨果位建立的佛寺,他也不认为他们几个初入第二重楼的小年轻可以勘破。

除非······那是地藏王菩萨专门留给他们的。

但一位佛门菩萨专门留给他们道门中人的好处,他们这些龙虎山,茅山,武当山嫡传敢接吗?

其次,自己本身还有着天庭大秘,含香殿那处药园都没有探索完,探索地藏王菩萨的佛寺,似乎有些贪心不足了。

但是,让他真正放弃这次大好的机会,似乎又有些心有不甘。

林小北和妙玄的话里透露出两点,第一,那里毕竟是大菩萨建立的佛寺,危险系数并不高,只是难以获得其中传承。

第二,他们三人确实在其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因此才能够有如今的修为。

“我需要考虑一下。”

李长青慎重地说道。

妙玄和林小北对视了一眼,最后妙玄起身说道,“这件事事关重大,道兄认真考虑也无可厚非,不过两个月后荧惑守心,我们担心幽冥之地也会有大的变故,从而影响到那间佛寺的位置,道兄最好在这之前将考虑的结果告知我们。”

李长青点头,将三人送了出去。

路上,三人沉默地先下了龙虎山,到了旅店,用禁法封闭四周后,林小北开口笑道,“看来这位龙虎山嫡传也大有机缘啊,居然地藏王传承放在眼前都可以忍得住。”

陈元辰手掌握拳,指骨发出如同炒豆子的声音,战意满满,“他若是没有机缘,如何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

妙玄开口道,“你们觉得他最后会来吗?”

林小北望向窗外的上弦月,“自然会来。”

“何以见得。”

“那可是地藏王修建的佛寺啊,即使是真正的仙佛,又有几人能够忍住的。”

静室之中,李长青思考了半天都难以下定决心,这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时候。

如今幽冥之地被封印,种种变数是最小的,那位地藏王菩萨本身也是少有的大慈悲之人,他遗留的佛寺中应该不会有什么致命的危险。

万一从中参悟出什么道理,绝对比得上无数年苦修,这种探险恐怕很少有人能够拒绝。

而且自己刚刚心动的时候,萌头符并没有自燃,继续验证了危险性很低。

但李长青还有一点疑惑,那就是林小北为什么能够化蝶进入那间佛寺。

若说是机缘所致,他是一万个不信的,越是这种大人物,一切关于他们的东西就越安排得井井有条。

他们已经能够洞穿时空因果,所谓的机缘,或许就是他们设下的棋局,只不过这次是先将好处给你,再迫使你完成他们的某种布置罢了。

当然天庭破碎,地府封印,天地大变之下,什么可能性都有。

地藏王菩萨失去对那间佛寺的控制也是有可能的,但前提是地藏王本身都近乎真正的圆寂,那样反而又会造成巨大的危险。

李长青思考了一会儿,顿时还拿不定主意,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敖岳进入第四城楼,成就九难真人,再去探索那间佛寺。

想清楚了之后,李长青一个闪身离开了地球,通过南天门回到了龙口渡。

罗天大醮已经正常召开,他也参加了第一场比试,顺利晋级,不用再每天待在地球上,有时间处理龙口渡这边的事情。

最主要是寻找幽冥之火和九种煞气,前者可以帮助自己收摄含香殿中的太阳真火,助敖岳一举进入第四重楼,而后者可以炼制‘天清地浊香’,辅助自己快速凝实灵台,早日成就阴神真人。

从东厢房出来,李长青派人去将孙炳虎请来,这两种都是珍贵的修行之物,问他这位征南将军府的安南侯最好。

“幽冥地火和九种地煞浊气?”

孙炳虎面色古怪的看向李长青。

“怎么?有困难?”

李长青微微皱眉,按道理来说,以征南将军府的实力,收集这两种物品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孙炳虎摇了摇头,“我还以为大兄问的是幽山府那条缝隙的事情。”

“幽山府那条缝隙?”

李长青脑中迅速浮现出这条信息,当初去府衙接诛妖榜的时候,有三种玄字任务被高高挂起。

其中一种就是龙口渡和幽山府中间出现了一条幽冥缝隙,县尊请高人前去查看。

“对!”

孙炳虎肯定地说道,“这段时间大兄一直在闭关,不知道这龙口渡好不热闹。”

“有心人排出了一张潜蛟榜,收录如今来到此地的天骄,那些天骄们为了榜上有名,积攒声望气运,于是屡屡出手,蜀山派那位双剑出鞘,诛杀了百里内的妖魔,星宿寺那位天龙梵音,度化了数个海域的妖兽,都赚得好大的名声。”

“自然也有人自告奋勇地前去查看那条幽冥缝隙,侥幸逃了回来,并且带回一个消息,那处幽冥缝隙连接着罗华山。”

罗华山?

李长青已经不是当初的小白,这段时间他收集了种种资料,狠狠恶补了一下这个世界尝试。

罗华山在这个世界幽冥传说中乃是有数的‘仙山’,被一位罗华鬼仙占据。

传闻这位鬼仙原本是一位普通女子,因为丈夫徭役不归,于是投河自尽,哪知道居然得了机缘,得了九灵感应鬼母的传承,最后成就鬼仙之尊。

这样一位有实力,有传承的人留下的遗府,自然有无数人心动。

之所以说是遗府,自然是因为五十年前大变,地府阴司都破碎开来,这位鬼仙恐怕也难以幸免。

“罗华山作为幽冥之地有名的福地,其中幽冥地火和九种地浊煞气自然容易收集到······”

“我家里面倒是有三种不同的幽冥地火,但是地浊煞气的数量可能不够。”

孙炳虎有些苦恼地说道。

地浊煞气并不是什么非常好的修行资源,除非修行特殊功法或者炼制特殊法宝,不然不会有人专门去收集。

因为地浊煞气既然带着‘煞’字,自然是不详之物,长期放在家中总是不好的,轻则损伤地脉,重则消减气运。

看来还是要去一趟罗华山啊,想到要去罗华山,李长青突然心生某种感应,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一趟,而且越想越觉得应该去。

天人感应?

难道罗华山中有什么对自己很重要的物品?

要知道林小北他们邀请自己去地藏王修建的佛寺之时,自己都没有这种天人交感,李长青一时间想不清楚,决定去找鹤鸣书院的何九章占上一卦。

他和孙炳虎两人出了李府,刚刚来到渡口,突然一群身穿锦衣的少男少女拦住了他。

“阁下就是‘温酒斩霸下’的长青道人吧?”

温酒斩霸下,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个诨号了?

李长青看向旁边的孙炳虎,当初在船上听到他温酒之言的只有他们几人,自己最近人都不在这方世界,何九章和许三有也是老持沉重之人,这名号只有可能是从孙炳虎口中传出去的。

孙炳虎小声对着李长青解释道,“那位派潜蛟榜的人我认识,他将大哥排在第八十九位,问我大哥有什么特别之处,我就将那晚上的事情简单讲了一下。”

李长青微微点头,温酒斩霸下这个诨号还不错。

他拱手对着对面说道,“不知道诸位有何指教?”

为首的青年站了出来,“在下听闻道长妙法,想要讨教一两招,不知道道长有没有空闲?”

孙炳虎显然也认识对面的人,开口说道,“尚书文,你莫要被人当了枪使还不自知。”

说罢,他向李长青介绍对面的来人。

“这人是泰宁府尚家的子弟,家学渊源,擅长纵横之道,本身和范阳卢氏交好。”

李长青目光落在尚书文头顶,只见对方气运纵横交错,如同一方棋盘,发现李长青目光窥视之后,一粒粒黑白子落下,瞬间组成了珍珑棋局,遮挡住他的目光。

李长青暗暗叹息了一声,果然不愧是大家族的传承者,遮挡气运窥视之手段近乎本能,不是那晚上的霸下可以比拟的。

至于说对方被范阳卢氏撺掇来试探自己的底细,这是可能的。

毕竟那晚上自己斩霸下手段迅如惊雷,当时灵气翻涌,形成了类似于归墟的海渊真意,让那些观看的第三重楼阴神真人一时间都拿不准自己的底细。

若范阳卢氏真的想要解决自己,必然会先试探自己的出身和实力。

出身他们自然是无法轻易找到线索,而实力却可以让别人旁推侧击,这样不仅能够快速得到接过,而且还避免损伤。

至于眼前这位尚书文难道不知道这点吗?

李长青自然是不相信的,要知道对方的家传渊源可是纵横家,纵横家可是一群无利不起早的家伙。

但是对方的隐藏目的是什么,李长青一时间还想不出来。

听到孙炳虎开口,尚书文笑着说道,“在下只是听闻道长道法高妙,又是安南侯新结拜的义兄,因此想要讨教一二,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看着如同笑面虎的尚书文,李长青很快就想到了解决办法,“切磋自然是可以,但修行妙法乃是身家大事,不能轻易展露于旁人,上次我展露之时,以一卷鬼仙传承和一方万年暖玉为赌注,今天自然也一样。”

“阁下看来也不是霸喜那种任人使唤的武将,不如我们就赌两方万年暖玉如何?”

尚书文微微皱眉,对方这句话隐含的意思就是骂他虽然值两方万年暖玉,但也不过是如霸喜那般受人驱使之辈。

这倒还好,如果不能够唾面自干,也不用修行纵横术。

问题是两方万年暖玉······

尚书文看着有些跃跃欲试的孙炳虎,他相信这位安南侯可以拿得出来,但问题他却拿不出来啊,征南将军府本来就势大,当年跟着武帝破灭诸多世家妖魔的时候,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就一个独子,孙炳虎自然可以支配大量资源。

但他虽然是尚家嫡传,兄弟姐妹都有好几位,更不要说叔伯这些长辈。

两方万年暖玉,他输不起。

自己修习纵横术的时候,就学习过以势压人之法,今日才知道这钱也可以压人。

最新小说: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斗罗之长虹惊世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