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各显神通(1 / 1)

一炉新的松涛养魂香熬好,李长青架好石炉,用炭火熏之。

纯净的灵气在灵台之上幻化出一小片松林,摇曳之间,已经有了真正的松涛之形。

这种级别的松涛养魂香,对于第二重楼的修行者都小有补益。

李长青睁开眼睛。

“天庭真是富得流油啊。”

他手中把玩这一根八寸长的小药杵,这药杵通体如白玉,有着天然的祥云纹,即使这么多年没有滋养,药杵的下方仍然凝结着如同碧玉般的‘丹玉’。

在龙虎山丹经中记载,优质的药杵在常年捣碎药材的过程中,药材残渣会聚集在药杵底端,经过时间的沉淀,就会形成一种类似于紫砂壶茶垢的事物。

用这种药杵研磨的药材不仅可以完全保留药效,甚至在百药之王‘丹玉’的激发下,药效还要浓郁几分。

而且‘丹玉’本身也是一味难得的药材,一般的丹玉能够百年的历史就难能可贵了。

但自己手中的丹玉······

通过五行真意,李长青能够感受到其中浩瀚的草木精气,只不过或许是因为沉寂了太久,所以有些内敛,需要重新捣药激活其中的药效。

“古代皇室用的所有器物,都是各地进贡的最好的东西,这天庭自然也不例外。”

他熬制松涛养魂香利用的材料还是之前那些,但是稍微换了器物,整个药效就拔高了一个层次。

甚至这些药杵,石钵落入那些精于炼器的修士手中,未必不能够炼制成为一桩足够镇压门派的重宝。

炼器法门,李长青目光看向自己搬回来的物品,各种大小制式的药杵上百根,配套的石钵也有几十尊,金釜几十座,完全可以用来炼制一些特殊的法宝。

甚至这些金釜稍微改良一下,未必不能够用来炼制成为丹炉。

一想到丹炉,李长青就脸色一黑,那群家伙好歹给自己留一座啊。

他叹息一声,时间也不早了。

起身离开南天门,从敖岳神域开辟的一间静室中出来,刚好就看到等着的周公子。

周公子这次没有穿着那身显眼的紫金色道袍,反而穿着一身灰扑扑的袍子,原本张扬的神色内敛,没有了之前的游戏人间,整个人瞬间就像笼罩在一团迷雾中一样。

李长青露出微笑,拱手说道,

“恭喜师兄,今日入道,得偿所愿。”

本来周公子炼成了九宝莲灯观想法,又有着龙虎山气运和自己给的修行物资帮助,离真正入道也不过差一枚道种。

本来李长青想要这次龙虎山罗天大醮之后,借助聚集的道门气运,帮周公子凝聚一枚没有邪念隐患的道种。

没想到自己这位师兄最终居然选择了《都天神雷先天一炁总纲》这条道路。

本来自己还以为周公子会折中选择《龙虎金丹成就法》,但现在看来,自己小看了师兄的心气。

周公子圆润的脸上同样浮现一抹淡笑,“若是没有师弟帮助,何来我周德顺今日的风光,以后必然以师弟马首是瞻。”

李长青想了想,让周公子等自己一会儿,转身回到了静室之中,将那雷击桃木取出。

“这是?”

周公子神色凝重地看向李长青手中黝黑的桃木枝,这截桃木枝长近一丈,粗细适中,形似仗剑,半点灵气也没有透出。

不过修行雷法的周公子越看内心越发震动。

因为这截桃木枝中蕴含了非比寻常的雷霆之力,给他的感觉比昨天引出的天师法剑的雷霆还要恐怖。

并不是说天师法剑比不上这截桃木枝,只不过两者各有侧重。

那天师法剑更加侧重于号令诸天雷法,震慑仙佛神魔。

而这截桃木枝里的雷霆,只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彻底的破灭。

“师弟,这礼物太贵重了,师兄不能收。”

周公子虽然也眼馋这截桃木枝,但是还是忍住了,因为这截桃木枝他就算拿在手中,也发挥不出威力,还不如让如今龙虎山最强的师弟执掌。

李长青笑着将手中的桃木枝递给周公子,“师兄,我既然拿出来了,自然有道理,我之前遇到了一株雷击桃木,这只是其中一截枝丫,我手中还有更好的主干,这截枝丫作为师兄的入道贺礼。”

“整株的雷击桃木!”

周公子神色欣喜震惊,若真的是这样,自己倒是可以接下。

他从李长青手中接过桃木枝,神色越发欣喜,“若是能够找到一位制作会桃木剑的,将其制成法剑,必然更加厉害。”

听到这话,李长青连忙阻止道,“师兄,这雷击桃木虽然我还有多余,但你最好不要拿给外人制作法剑。”

“其一,这桃木本身坚固异常,即使我也难以撼动分毫,外人拿到手中,难免觊觎。”

“其二,这桃木另外一个妙用是其中蕴含的雷霆破灭真意,师兄虽然是以《都天神雷先天一炁总纲》入道。”

“但仍然可以借鉴《九宝莲灯观想法》,领悟真意收摄于灵台,和自身的先天元气相合,说不定能够走出一条新的道路。”

听到李长青的提点,周公子连连点头,从这话中他也感受到了这截桃木非比寻常。

把玩了一会儿手中的桃木,周公子说起了正事,“师弟,今天罗天大醮正式召开,就等着你去主持呢。”

李长青点了点头,和周公子往会场走去。

他们来到会场的时候,这里上千名修行者早已经恭候多时了。

因为昨天在坊市已经见识过了李长青,所以看到他们走来,都微微让开了位置。

李长青对着众人先抱拳致意,然后指着面前的悬崖说道,“欢迎诸位来到龙虎山罗天大醮论道会场,本次论道暂时分为甲乙两个赛场。”

“诸位请看。”

他指着悬崖上的一根钢索说道,“能够以钢索过峡谷者,进入乙场,能够虚空凌渡峡谷者,进入甲场。”

“乙场四强能够挑战甲场四强,胜者取代其位置,而进入甲乙八强者,国家会发放相应的奖励。”

“诸位,请便吧。”

李长青和周公子也不废话。

周公子率先走上了钢索,两边峡谷宽有上百米,凭借着一条钢索通过,已经是极其危险,更加危险的是这峡谷山风猛烈,吹动钢索不断晃动,普通人根本难以站立。

周公子走上去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化作了一团轻柔的云气,脚下的布鞋随意向前走去,即使被晃出了绳索,整个人也轻飘飘地重新落在绳索之上。

不过一会的功夫,周公子就走到了对面的悬崖上,对着这边的人拱手致意。

“好灵活的胖子啊。”

张虎感叹地说道。

随后大家将目光放在李长青身上,想要看看这位龙虎山嫡传有何本事。

李长青微微一笑,推了推头顶的道冠,五色灵光落下,山谷中的云气一时间更加翻涌,和灵光结合,化作一朵祥云,轻飘飘地托起李长青,凌空虚渡。

这tmd是神仙降世吧!

没有看过李长青视频的修行者,脑海中都只有一个相同的想法。

张虎一副见过世面的样子,对旁边的诸葛青说道,“基操,基操。”

林小北黑白分明的眸子凝在李长青脚下的祥云上,如此轻易聚集五行,近乎御使天地之道,这可不是什么基操。

他叹息了一声,昨天招生的时候就被别人比下去了,今天若再次被比下去,他可以想象等会儿师父景山道人的神情了。

于是率先走出一步,对着众人拱手道,“贫道先行一步,在对面恭候诸位道友了。”

说罢,他直接走向翻滚的云海,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对面的悬崖。

“缩地成寸!”

如果说李长青刚刚驾驭祥云,他们这些修行者还可以想象,那么这缩地成寸已经是传说中的手段了,根本不是他们能够觊觎的。

“这位是哪座仙山的高徒?”

有人下意识问道。

武当山来的道士们昂首挺胸,矜持地说道,“刚刚那位是我们师兄,武当山定北道人。”

“这可不是缩地成寸。”

一道清冷的女声在一片赞叹声中格外显眼,众人忍不住将目光投了过去。

只见一位穿着云龙献瑞样式的女道越众而出,不过她并没有继续解释为什么不是缩地成寸,伸出修长白净的手指,一指指向翻滚的云海,神光落下,凝聚成一条翻滚的云龙。

云龙神光湛湛,只见其首,不见其尾,修长的身体隐没在白皑皑的云层之中。

女道站上龙首,云龙摇首摆尾,轻易就将其驮到了对面。

李长青看着新到的两位道人,大概能够猜出这两人的身份。

他笑着对林小北拱手道,“没想到道友才是第一位到的人。”

林小北笑着打哈哈,“被看出来了。”

然后他熟络的拱手说道,“等会儿道友可要让着点小道我,若是输得太难看,我怕会被老师打死。”

两人说话的时候,女道也走了过来,她对着林小北说道,“你的化蝶之术居然被别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随后她对李长青做了个道揖,“贫道妙玄,见过长青道友。”

李长青立马回礼,他看向妙玄女道的时候,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妙玄虽然表现得如同活人一眼,但是在他的灵目之下,却毫无生机。

就像是庙宇内供奉的泥胎彩塑一般。

既然是泥胎彩塑,那么自然就是神祇的应世之身。

那清冷的面容之下,一重重神光幽深,仿佛有一张张神祇真容,影影绰绰,一面千神,一时间让李长青也有些看不出深浅。

好古怪的道路。

李长青稍微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这妙玄女道非同寻常,自己的灵目虽然来自于白猿的天生神通,但必然已经被别人察觉,再看下去就有些失礼了。

两人又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周公子,林小北笑道,“道友倒是会偷懒。”

周公子摇了摇头,“我可和你们这些神仙种子无法相提并论,欺负欺负小朋友就得了。”

妙玄女道目光落在周公子手中拄着的桃木杖上,少有地继续开口道,“那可不一定。”

显然周公子手持着雷击桃木,本身又修行了《都天神雷先天一炁总纲》,已经影响到两人对他的实力判断。

周公子笑了笑,也没有继续解释,四人见礼之后,目光重新落向对面。

这个时候,第五位渡悬崖的人出现了。

鲁班将单兵飞行器的背带绑好,对着众人说道,“在下也是龙虎山的,诸位若是有兴趣机械飞升道路的道友,欢迎一起讨论。”

他按下启动键,那科技感十足的银白色双翼螺旋桨开始工作,卷起山风呼啸,带着鲁班如同一道利箭般冲向对岸。

他的画风实在是过于清奇,和之前的四人相比,简直就像是从仙侠走进了科幻。

张虎喃喃自语道,“喂,这算是作弊吧!”

他旁边的莫老开口道,“修行百艺,都是直达大道的道路,何来作弊的说法。”

从刚刚开始,他取出一张栩栩如生的纸人,吹了一口气,纸人凌空就涨,化作一只攀山猿,将莫老背着,就准备走铁索桥。

张虎忍不住拍了拍莫老的肩膀,“莫老,你可是有机会去甲级赛场的。”

莫老的纸人之术虽然伤阳气,但是却灵活多变,比如现在他若是取出纸鹤,凌空飞渡几十米,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听到这话,莫老翻了个白眼,指着对面说道,“是我蠢还是你蠢,你觉得我这把老骨头,能够和对面的神仙们争斗吗?”

他扒拉下张虎的手掌,指挥着纸猿攀登钢索,刚一上钢索,他立马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一股浩大的压力从下方深谷中传出。

这压力非比寻常,虽然没有落在肉体上,但是却落在精神上,他一时间冷汗淋淋,只来得及低吼一声,“小心!”

便全神贯注地指挥攀山猿向前而去,不敢再分心丝毫。

小心?

小心什么?

悬崖上的众人一脸错愕,有聪明的已经反映过来,这峡谷除了山风之外,应该还有着另外的考验。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