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法号元符(1 / 1)

“你还真会说话。”

守虚道人捧着茶杯,半是叹息半是微笑地说道。

“对了,听说你昨天连夜下山,回家参悟清静经,不知道可有所悟。”

守虚道人带着期待地看向李长青,自家恐有绝世道法,但是自他以下,却无一人能够参透,不然他何至于带着《清静经》来龙虎山。

李长青笑容收敛,神色郑重地说道,“回禀师叔,弟子来正是要说此事,我已经悟出了清静经内的道法。”

“当真?!”

守虚道人手中茶杯晃动,碧绿的茶水荡出红陶杯口。

“自然是真。”

李长青一手指向那晃出杯口的茶水,本来凌空应该快速跌落的茶水却仿佛在瞬间被抹消了重力,在半空中缓缓浮动,就像是半透明的碧云。

“这是?”

守虚道人即使静功了得,见到此般场景,仍旧难以自持。

“这是动静之分。”

李长青手掌托着守虚道长拿着茶杯的手,将那半空中的茶水一滴不漏地接到杯中。

守虚道人望着茶杯,久久不语。

片刻之后,他看向李长青,“《清静经》我也看了,但是却资质浅薄,无缘领悟,师侄可否细说?”

听到这话,李长青顿了一两秒。

“守虚师叔,道可道,非常道啊,这《清静经》乃是天下绝顶的道法,即使不是道祖亲书,也是真正的大能所写,就算如书上说,是西王母听道祖讲道后传下我也不觉得奇怪。”

“但这道法偏偏奇特异常,若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立马从绝顶的位置跌落,只算的是第一流的入道之法。”

“因此老君山的祖师们才没有传下关键点,就是不想要自家道法跌落绝顶。”

《清静经》的一大要义就是自得清净,自悟大道。

“这样啊······”

守虚道人捧起茶杯喝了一口,不过一两秒钟就恢复了自若的神态。

如此气度,反而让李长青有些发愣。

他哈哈一笑,“我之前着急,是因为怕先祖们传下的时候遗漏了什么关键,但你这一说,我反而不着急了,自家道法为绝顶,我若为一时之快将之降为第一流,恐怕死了之后也无颜面去见祖宗。”

“现在,我只需要守好老君山,将这份祖业传下去,自然会等到再出一位真正得悟大道的人。”

“师叔好气度!”

李长青比了个大拇指。

随后他斟酌道,“说到《清静经》的传人,弟子倒是有一个人选。”

守虚道人再次将茶水晃倒,沾湿了衣裳。

他拉着李长青的袖子,“何人?!”

“师叔,你刚刚不是还要守好老君山基业,等着传人上门吗?”

李长青眼中憋着笑意。

“好小子,还开涮呢。”

一直以来气度自若的守虚道人反手就敲了李长青的头一下,“还不快说!你若是让人跑了,我就···我就赖在你龙虎山不走了,将老君庙搬到你龙虎山,以后你龙虎山弟子须得分一半给我!”

李长青拱手讨饶,“他跑不了,不过却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倒是快说啊!”

守虚道人一点都没有之前的从容,自家功法虽然是绝顶,刚刚他也见识了那如若神迹的动静之分,确实是老君大道。

但奈何功法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传人比功法还难找!

“他现在不能亲自前来拜师,须得日后,机缘到了,才能够上老君山拜见列位祖师。”

“不能亲自拜师·····”

守虚道人握住李长青衣袖的手放开,他脑海中闪过一个不好的猜想,“可是现在投了其他门派?”

李长青赶忙说道,“师叔,弟子敢保证,他无门无派,身世清白。”

那为何不能够现在拜师?

守虚道人盯着李长青直看,不过他并没有问出这个问题。

因为他还想到了一个关键。

那就是机缘。

自家门派功法玄妙,李长青又是唯一能够看懂的,说不定现在不让其亲自拜师,就是涉及到某种玄妙的机缘呢?

他沉吟了片刻,“人品如何?”

“我已与其义结金兰。”

守虚道人微微点头,李长青这位师侄他自然是认可的,对方的结义兄弟,自然也不是一般人。

“那天赋呢?”

李长青回想昨夜孙炳虎面对万分之一的几率,仍然坚定求道的神情,沉声道,“自然是天下第一等生猛之人,而且他领悟《清静经》的机会要比其他人多几分。”

孙炳虎不知道不是此世之人,不知道《清静经》传自道祖,眼中无道祖,自然领悟的机会就要多几分。

守虚道人眼睛一亮,再次拍了李长青的头一下,“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把我门内典籍传下!若是放跑了,我定要将你吊在房梁上抽,看你师父敢不敢拦。”

李长青虽然知道师叔说的是喜急了的疯话,但还是忍不住神色幽怨地看了一眼。

之前自己还是小甜甜呢,才一眨眼就变成了牛夫人。

李长青叹了一口气,“我那义弟俗家名字唤作孙炳虎,这次我虽然代师叔收徒,但师叔总得赐个法号。”

“孙炳虎,好名字,好名字。”守虚道人拍手叫好,“炳,日月之明也,当可光耀我门楣,而‘大人虎变,其文炳也’,又正合这大世变革之意,与你的‘长青’二字相比也不遑多让!”

李长青看着眉飞色舞的师叔,在心里叹息一声。

自己现在就算说名字叫做孙蛔虫,师叔都可以给我引经据典解释一番吧。

“嗯,这法号须得好好起。”守虚道人埋头苦思了一会儿,抬头说道,“他是元字辈的,法名就叫做元符如何?符者,令也,号令鬼神,无有不从。”

得,这都开始无有不从了。

李长青从怀中取出一件事物,放在桌上,“师叔,拜师须得有拜师礼,这是我那义弟的拜师之礼。”

守虚道人从惊喜之中回过神来,目光落在桌上,一方暖玉晶莹,有青牛酣然入睡,即使他没有入道,也知晓这物贵重,与修行有益。

赶忙推了过去,“这东西你拿与我干什么,快自己拿回去!”

李长青却不接过青牛暖玉,“当年佛祖传法,迦叶二位侍者去富人家传经书,只得了三钵盂金沙,佛祖都笑轻慢了他的佛法,我老君一脉传法,自然不能比佛法还轻,若师叔想要重新传下这玉,我那义弟回山门之时,您再亲手交给他吧。”

说罢,起身对守虚道人一拱手,推门而出。

守虚道人望着李长青离去的背影,站在原地半晌,然后感叹道,“当真是神仙风骨。”

最新小说: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之长虹惊世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