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鲛人(1 / 1)

果然和师父说的一样,江南人真有钱。

燕南在心里感叹一句。

他来龙口渡有两个目的,一是争夺这里的蛟龙之气,让天下人看到燕南,第二,就是来赚钱。

燕南伸过手,想要接银票,不过李长青的手微微回缩了一下。

“什么事?”

燕南的眸子变得冰冷起来。

李长青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刀架在脖子上一样,但眼中仍然带笑,“我还有一个额外的要求。”

他指了指旁边的黄飞鸿,“诛妖的时候带着他,让他给你打下手,如果他活着,那么我出双倍的钱。”

燕南看了一眼黄飞鸿,眼皮子微微有些低垂,“他太弱了。”

“断胳膊断腿可以吗?”

“可以,不过最好把断肢带回来。”

“成交。”

燕南一把抓过银票,对于大方的雇主,他总是从善如流。

转过头,手掌飞快地在布告上接了五张榜单,递给李长青,“押金你付。”

为了避免拖延诛妖榜上的任务,所以每个诛妖榜需要支付相应的押金。

李长青笑了笑,对方还真是看重钱财啊。

接了诛妖榜,除了县府,进了酒肆。

李长青考虑到燕云是北方人,专门换了大碗,这一举动,顿时让对面那冷肃刀客脸色柔和了不少。

“还没有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云州燕南。”

刀客端起酒碗,如同喝水一般饮下,“有些寡淡了。”

随后他目光停在外面淅沥沥的江南春雨,停在烟雨迷蒙的粉墙黛瓦之上,才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云州了。

于是又倒了一碗,自顾自地饮下。

“原来是燕兄啊。”李长青客套地说道。

哪知道对面摇了摇头,“我叫燕南,没有姓。”

没有姓?

真是有些古怪。

李长青修行日深,对悟空赋予的察运之能也越发熟练,他能够肯定眼前的刀客实力强悍,绝对是真正的少年天骄。

但有两个问题。

一是昨夜各大势力带着自己家天骄人前显圣,他并没有看到燕云,所以这刀客是孤身而来?

不过这个概率很小,因为江南五家将这个消息传到天下也就最近一两周,云州位于大周最北方,除了阴神真人,普通人如何能够在几日之内赶到龙口渡。

也就是说对方肯定有势力支持,不过为人更加低调。

于是第二个问题就来了,既然有势力支持,怎么会贪图几千两白银?

李长青一时间想不通,所以让黄飞鸿跟着,看能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燕南不善言辞,酒宴之上只是自顾自地喝酒,喝完了酒,就直接带着黄飞鸿离开出诛妖了。

李长青望着两人逐渐消失在烟雨中的身影,收回目光,刚刚他放在黄飞鸿身上的萌头符没有燃,那就说明此行应该无碍。

······

黄飞鸿跟着燕南,出了龙口渡县城,向陆家村而去,那里报告了一起妖患,有鲛人出没,夜杀两人,掳一牛。

入夜,接近圆满的明月在轻纱般的云层中若隐若现,雪白的海潮汹涌,吞没嶙峋的黑色礁石,和幽暗的海底融为一体,呜咽的海风中,整个大海就像是匍匐在天地之间的巨兽。

这种接近大潮之时,海中的鲛人才会上岸觅食。

“我们怎么样找到那只鲛人?”

黄飞鸿好奇地看向燕南,对方在站在海边,凝视了大海许久,似乎在观察什么。

“不用找,等它出来。”燕南回望了黄飞鸿一眼,手掌一翻,出现一方黑色的木盒,只有巴掌大小,“拿着。”

黄飞鸿接过木盒,入手冰凉。

在他无法感知的天地中,木盒出现的瞬间,狂暴的灵气四散,混着呜咽的海风飘向远方。

黄飞鸿疑惑地看向燕南,只见自己身边高大的身影几个兔起鹘落,消失在夜色中。

他面皮发青,顿时明白燕南的意思,对方是想要将自己当做诱饵!

若是在平常时候,他早就跑了。

不过踌躇了一会儿,他决定老实待在原地,因为怀中那张黄符仍然老老实实的。

老师曾言,若遇危机,符纸自燃。

现在黄符没有燃起,那么就说明他暂时是安全的。

时间随着海浪悄无声息地流逝,神情戒备的黄飞鸿突然听到了海风中混杂着其它的声音。

那声音悠然婉转,配合呜咽的风声,就像是一支歌谣,涤荡在夜色中。

黄飞鸿握着重剑的手指紧了紧,作为龙口渡本地人,他当然知道这歌声是什么。

东海有鲛人,善歌,引渔夫入海杀之。

就在他意识到这歌声是什么的时候,心中无端升起一股杂念,引诱着他迈向海浪之中。

危机关头,黄飞鸿灵机一闪,从怀中掏出一枚‘松涛养魂香’,用手指捏碎,将翠绿色的粉末敷在唇上。

一股浓烈的清香之气扩散,在灵台上化作一株玄妙的松树,任凭风声阵阵,依旧岿然不动。

这是一场听觉和嗅觉的战斗,黄飞鸿感觉自己就像是分裂成为两个人。

好在老师的灵香不是凡品,这种对抗中,他逐渐守紧了灵台,抵御住了鲛人的歌声。

对面似乎也发现了无法单纯地用歌声引黄飞鸿入海。

远处,澎湃的海潮举着白浪,如同一座座起伏的山丘。

云层被海风吹散,银白的月光落在近处,潮水起伏之间,黄飞鸿倒吸一口凉气。

数十只鲛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顺着潮水潜伏在了岸边。

它们有着如同蛇一样细长的尾巴,全身裹着青色的鳞甲,身形极长,接近九尺,骨架上肌肉如同锻钢,光秃秃的头等下猩红的眸子如针。

它们对着黄飞鸿张开嘴,利齿在月光下反射出森然的冷峻之色,仿佛在笑。

但实际上它们是在唱歌。

那本来消退的鲛人之歌突然狂暴了起来,就像是新婚之夜的婉转少女突然变成了雄壮大汉一样令人震怖,狂乱地蹂躏着黄飞鸿的耳膜。

已经没有机会逃跑了,黄飞鸿舔了舔嘴,看着在潮水中游弋如同巨蟒的鲛人,它们如同蛇群一样将自己包围住。

即使其中一只,都比海河帮那个六子强数倍,更何况眼前有数十只之多。

但自己不会死!

黄飞鸿目光坚定,手掌下意识地覆盖在胸前,那张符箓仍然没有点燃。

所以自己现在并不是身处危险。

因为这是老师说的!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斗罗之长虹惊世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