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徒弟(1 / 1)

李长青在观察赵明德的时候,赵明德也在观察着李长青。

丰神俊逸,英武不凡,端的是一副好相貌。

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昨天晚上龙宫宝船夜饮,他自然也在场中,离开之后,他们帮主卢横江解释了那龙子的‘聚宝之局’。

他一边凛然于那龙宫龙子的奸猾狡诈,居然敢收敛天下修行者的气运供养宝树。

另一半也暗暗叹息,当时在场的众人虽有机缘,但都是一群不识天数之辈,也只有自家帮主才是真正的豪杰。

李长青昨晚表现‘优异’,但他这优异的表现在卢横江看来反而是愚蠢之极,本来还想要亲自拉拢,但损了这么多气运,料想也成不了气候,所以让赵明德负责此事。

李长青也听出了赵明德语气中的轻慢,他随意地越过八位彪形大汉,大刀阔斧地坐在主座,一点都没有接待赵明德的意思。

赵明德神色一僵,没想到这位制香师如此不知好歹,之前一周,他因为顾及金不换所以没有直接动手。

而现在可不一样了,龙口渡的大世之争局面已经彻底确定,江南五家互相制衡,那金不换虽然贵为金家大少爷,但是也不好独吞龙口渡所有的好处。

他现在估计还在江南府被其他五家的青年才俊拖住呢。

至少卢家已经放出风声,让自己帮主任意施为。

赵明德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开口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恶客上门,何喜之有?”李长青毫不犹豫地开口道。

听到这驳斥,门外站立着的八位彪形大汉投来凶狠的目光,手掌按在刀柄之上,似乎下一刻就要拔刀而起。

无形的压力让黄飞鸿下意识地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

这让他想起了有一次武班在野外露宿碰到的狼群,那些狼也是同样的贪婪凶恶。

只不过肉不好吃,只有皮毛还行,换了不少银子。

李长青直接撕破脸皮,赵明德也不装了,冷笑着说道,“道长在龙口渡开了那么大一家香铺,不来我海河帮拜码头,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你就不怕自家的香铺出什么祸事吗?”

听到这话,李长青端起下人刚上的茶水,扑哧一笑,拿着茶盖,指了指面前八位彪形大汉,笑着说道,“难道我指望这些阿猫阿狗替我看铺子吗?”

咣。

一连八声,刀刃和刀鞘摩擦的声音响起,旁边侍立的下人两腿战战,似乎周围的空气中都弥漫着凌厉的刀剑之气。

赵明德对着手下按了按手,让他们将刀刃收回去,又看向李长青,“道长如此欺辱我海河帮的人,怕是要给个交代吧?”

“交代?”

李长青想了想,他打发这几人倒是轻松,不过阿猫阿狗也不能全部都是自己出手,转头看向旁边的黄飞鸿。

只见后者跃跃欲试,头顶云气赤红一片,如同滚烫的晚霞,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

原来如此,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吗?

李长青暗暗点头。

这段时间,黄飞鸿三人跟着自己修行,用的是灵药,闻的是灵香,加上有名师教导,五禽戏距离真正的混元如一只差临门一脚了。

他又看了看对面那八人,虽然有武功根基在身,但都还没有入道,头顶气运只是雪白一片,甚至夹杂着一缕灰气,顿时心中下了决定。

他将黄飞鸿拉到身边,“我这入门弟子跟着我修行了一两周,若是你带来的八人能够胜他,我自然会给交代。”

赵明德狐疑地看向李长青,又将目光停留在黄飞鸿身上,这个小子虽然身材高大,气血旺盛,但是明显还没有入道,加上脸上稚气未脱,可以称得上一句乳臭未干。

对方哪里来的勇气,难道真的视自己海河帮无物?

不过这倒是一个机会,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赵明德立马做出了决定,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比武切磋自然是没有问题,只不过刀剑无眼,我怕伤着您的爱徒。”

李长青看向黄飞鸿。

黄飞鸿目光坚定,拱手道,“老师将我们买回来就是看家护院的。”

“好。”

李长青点头,看向赵明德,“那就让他们两比试一番。”

众人鱼贯出了李府。

空地上,黄飞鸿手持着重剑,腰间系着绳镖,“请指教。”

赵明德看了眼身后八人,“六子,你上,记得下手轻些,莫要伤了道长爱徒的性命。”

他在性命二字上加了重音,显然要废了黄飞鸿。

六子走了上来,抽出手中的钢刀,狞笑道,“这么年轻,断胳膊断腿的,以后恐怕生活不易。”

他语气极为凶恶,这并不是无用功,刀剑无眼,都是一击毙命,有的时候就是拼的胆气,他见黄飞鸿年龄小,所以想要吓他一吓。

哪知道黄飞鸿不为所动,一个箭步欺身,手中重剑无匹,当空落下,撕裂的风声和重剑几乎同时抵达。

六子目光一凝,作为海河帮的核心成员,他的战斗经验当然不会少,可以说是真正从市井中杀出来的。

虽然有些轻视黄飞鸿的年龄,但是真正下手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一丝手软。

长刀如同白浪逆卷,只听见铿锵一声,轻松抵挡住了黄飞鸿落下的重剑。

随后两人在半空中僵持了一两秒钟,显然都是在试探对手的气力如何,若是对手气力弱,自然要穷追猛打。

不过黄飞鸿天生资质不凡,这些天又得到李长青灵药灵香的悉心培养,气力在普通人中自然是一等一的。

六子虽然常年习武,但毕竟没有入道,自然在气力上胜不了黄飞鸿。

他瞬间做出了决定,只见他向后退了一步,手中钢刀带着重剑落下,随后钢刀再次升起,一道新的白浪主动袭向黄飞鸿。

但是黄飞鸿眼疾手快,袁公击剑术和自小的武功底子让他轻松抵挡住了这道白浪。

不过下一秒钟,六子手上动作再变,同样退后一步,钢刀带着重剑落下,一道新的白浪再次升起,只不过这道白浪更猛,更险。

黄飞鸿目光一凝,对方的武功好生奇怪,那钢刀就像粘在自己重剑上一样,根本无法摆脱。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