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天下第一人(1 / 1)

“怎么会没有怨气?”

金不换也囫囵地吃了一枚馄饨。

“我好好的富家翁不做,需要陪你提着脑袋争天下,稍有不慎,就死无葬身之地,以后连个祭拜的后人都没有。”

“哈哈。”崔溟沧听得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些后辈中,他最喜欢金不换,因为金不换并没有拿他当天下第一人看,反倒是平时多了个能说话的人。

金不换也知道现在劝阻崔沧溟无用。

就像自己父亲说的一样,整个江南五姓,不知道有多少人盼望着崔溟沧跨出这一步,劝崔溟沧回头,就是和这些人为敌。

“话说回来,你既然这样决定了,那有几分把握?”

说着他手中出现一张黄铜小算盘,上面的貔貅纹路色泽金红,似乎下一刻就要活过来一样。

崔溟沧摇了摇头,“你这小算盘还算不得天下大势,别白费功夫了。”

他沉吟了片刻说道,“我如果说一分把握都无,你信吗?”

金不换听到此言,面色惨白,“你不会真想要玩死我们吧?”

崔溟沧面色不悦,“我是那种无聊到玩死自己全家的人吗?”

金不换肯定地点头,“是,当年如果不是你无聊,硬要游舟于溟沧江上,也不会将自己玩个半死。”

崔溟沧脸色一黑,“这是劫数,是劫数懂吗?!”

“算了,谅你这三重楼的也不懂。”

“这争夺天下气运,从来只有成功和失败两种结果,何来几分把握?”

“我虽然看见了那机缘,但却没有把握住,因此才想争上一争。”

“机缘?”金不换好奇地问道。

崔溟沧这次没有开玩笑,神色郑重地说道,“前段时间,我游舟于溟沧江上,见青紫色云气形如龙虎向龙口渡而来,正准备看仔细之时,那云气却消失不见,因此我看见了机缘,却没把握住。”

又是游舟于溟沧江之上!

我恨溟沧江!

金不换无奈,只能低头沉思,不断拨动手中算盘,似乎想要计算一下那青紫色云气为何物?

崔溟沧嗤笑一声,“你还真想要算啊?以你的功力,除非直接和那青紫色云气牵扯,甚至种下因果,不然就算下辈子也算不清的,差一点,就是差一点。”

听到这话,金不换手中拨动的算盘停了下来,即使他想要争这一线之机,但是就如同自己叔父所说,天下大势,哪里是他这个第三重楼的小修士能够窥测的呢。

他停了下来,将算盘收好,转而问道,“龙口渡设府······你是准备将北洲府和幽山府各划一块地方出来吗?”

“这么做不是很无趣。”崔溟沧翻了个白眼,“我既然想要一搏,这天下局势不变的有趣怎么行?”

他手中沾了点馄饨汤,在微微有些发黑的木桌上勾勒天下大势,金不换看得仔细,待崔溟沧将天下四十九府勾勒完全之后,手指并未停顿,反而继续勾勒那蒙国草原和东海十五国的图形。

龙口渡向东千里,正是东海瀛洲国之地!

金不换倒吸了一口凉气。

崔溟沧得意地笑道,“这天下破局,不在于局本身,若那事,别人做不成,我崔溟沧做成了,局自然就破了。”

“原来你早有计划啊。”

金不换深深地看了自己的叔父一眼,心中略微有几分放下心来,对方心中有计划,总比没有计划好。

崔溟沧随意地将桌子上的地图一抹,然后说道,“如果我说我是最近几日才想到的,你信吗?”

“我不信。”金不换恶狠狠地摇头,“自从你当年从我手中骗了所有的压岁钱,我就发誓,不相信你嘴里的鬼话。”

“哈哈。”崔溟沧得意地大笑,似乎从自己侄子手中骗了压岁钱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我那是在教你世道险恶啊,看来你这些年还是没有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两人说这话,似乎一下子就从天下大势,回到了当年时光。

金不换突然问道,“当年你为什么不帮我?”

崔溟沧笑容收敛,好看的丹凤眼半眯,手中汤勺随意搅动着馄饨,“我出过手,但是失败了。”

失败了?!

金不换神色震惊地看向崔溟沧,自己这位天下第一的叔父竟然有失败的时候?

“当年那事是一场试探,不过对象不是你,而是我。”

崔溟沧抬头,他看向了夜空,目光极远,一下子就从这太阿眺望到了万里之外的京华之地,眺望到了那九五城楼,淡紫色的紫微龙气将一座座宫殿笼罩,不过遮挡不住宫殿上空,那一轮明亮的月色,那月色中变幻的阴晴圆缺。

他叹息着说道,“是个好对手。”

金不换虽然看不见月色中变幻的阴晴圆缺,但是也看得见那一轮皎洁的下弦月。

突然他有些兴意阑珊起来,原来他当年以为的意气之争,不过是这些大人物之间的互相试探。

“你为什么输了?”

金不换问道,虽然这话听起来很没有道理,但是放在天下第一人身上却是真理。

天下第一人怎么能输呢?

“大周立国多少年了?”

崔溟沧突然反问道。

“从五十年大变,前朝大乱三年,而后武帝立国,距今已有四十九年了。”

“四十九年,够久了。”

崔溟沧叹息着说道,“以一国气运养一人,就是一头猪也能够成仙了。”

“原来真的有天上人啊。”

听到这能够让天下巨变的消息,金不换反而没有多少震惊,这天下惊才绝艳之人不知道有多少,他叔父虽然冠绝天下,夺得了那天下第一人的称号。

但修行之事,从来就不是争一时长短。

“所以说这次你突然动手,不仅仅是因为机缘稍纵即逝,连杀劫也若隐若现,此时不出手,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金不换内心不断下沉,只觉得天上的月光就像无形的千斤石,压的他不敢动弹分毫。

突然,面前的崔溟沧站起身来,背负着手,高大的身影将那皎洁的月光完全遮挡住。

“切,我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

“一头猪就算成仙了也只是一头猪,供人宰杀吃肉的,我可是天下一人,隔江独断崔溟沧!”

最新小说: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斗罗之长虹惊世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