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忽地顿开金枷(1 / 1)

翌日。

徐念亲笔写了一封信,然后便找上了江阿生。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没必要让江阿生再入局了,后面的事情他们青龙会得接手了啊。

“江阿生?”

徐念上前,将手中的信递了出去,道:“隔州送,得送去江南,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面前的信,江阿生急忙用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小心的结果信问道:“送去江南哪里?有人会提前接吗?隔州一律都是一两银子,此前公子给了我三两,这次不用给了。”

听到这话,徐念并没有应答,反而是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张银票,一千两一张的大通钱庄银票。

“这银票可以在全国各地的大通钱庄内兑换,把这封信送到江南花家的花如令手里,我想你应该知道他。”

徐念自顾自的说道:“你尽管去送信,我可以保证曾静的安全,黑石这边我们也能帮你处理,既然你们都想隐退,那就别再想着露面了,我会让曾静去江南找你,你在花家等着便是。”

这话让江阿生的脸色大变,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惊惧之色。

他的身份被知道了?

不可能!

他明明已经换了脸,甚至隐藏了自己的武功,连黑石的人都没能发现他,这徐念怎么会认出来他的?

见他沉默不语,徐念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今天的话你我知道就行,我可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答应你的事情我也会做到,别问太多!”

话罢,他便直奔云何寺方向而去。

江阿生站在原地,看着手里的信件微微皱眉。

一千两……

或许真的足够了。

有些事情不说比说的好,能活下去,谁又想在江湖上腥风血雨的活着?

索性,江阿生反身往家里走去,特意留了一封信后他才离开。

既然徐念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他也就选择相信徐念。

和曾静在一起的这些时日,江阿生要说不心动那是假的,毕竟日久生情不只是简单的说说而已。

有些人,有些事,或许就该到此为止!

云何寺。

徐念大步流星的进入寺内,看着院子内清扫落叶的老僧,上前恭敬行礼。

“施主身上多了一份善缘。”

老僧含笑扫地,道:“这是好事,或许施主心中的魔念会因此消散。”

“大师认为,我是不是魔?”徐念平静问道。

“是……也不是!”

老僧放下手里的扫把,转身朝着大殿走去,将徐念交给他的包袱带了出来。

徐念站在原地,接过包袱沉默不语。

和第一次来云何寺一样,枯黄落叶宛如蝴蝶,漫天飞洒,在徐念眼前不断飘落。

“平日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过,忽地顿开金枷,这里扯断玉锁。”

老僧拿起扫把,继续低头扫了起来:“凡俗不醒梦惑,自叹从未罪过,终是黄土一捧飞扬,不如枯叶轮回一场。”

徐念看着满天落叶飘洒,心中也多了一丝的古怪感觉。

自己的确受了肖自在影响,但并不代表就是肖自在,杀人放火的事情说到底是他做的,而非是肖自在。

那所谓的病……说来也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徐念回过神,对着老僧恭敬行礼一拜,随即背着包袱走出了云何寺。

老僧缓缓转头,看着徐念的背影笑而不语。

在他的眼里,原本满身杀气的徐念,此刻已然是有了佛陀金刚庇护。

杀伐本就没错,即便是怒目金刚,也是伏魔卫道,迫不得已。

……

回到通宝钱庄,徐念将包袱特意藏了起来,然后便直接去找了张大鲸。

今日张大鲸正好回来,也是得知徐念拜访,特意让人准备了宴席。

正堂之中,张大鲸见到徐念到来,大笑道:“不错,几年不见徐小子你长得越加俊秀了。”

“张叔父说笑了,小侄不请自来,叔父可不要怪罪啊。”徐念拱手抱拳。

“这还是什么话,我与花如令交情不浅,你叫我一声叔父,我这个做长辈的怎么能给小辈黑脸?坐坐坐!”

张大鲸摆手道:“听说你小子现在加入了朝廷?还拿到了当今皇上的御赐令牌?花如令没有找你小子麻烦?”

这消息江湖上已经传开了,都说花家投靠了朝廷,但花如令自始至终都没有解释,倒是让江湖上的人有些捉摸不透。

徐念也没有过多的解释:“运气好帮了皇上的忙,然后就被赏赐了。”

张大鲸也是老江湖了,哪里会不知道徐念的不想说?

现在是关键时刻,他要利用罗摩遗体来恢复自身,所以任何到访的人都得问清楚。

哪怕徐念是自己好友的亲人也不例外!

“对了,贤侄来应天府这里边是……”张大鲸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散心罢了。”

徐念摇头说道:“京城事情太多,家里担子也有一部分在我身上,压的有些喘不过气,就想着去外面走走,一路游玩至此,便特意来拜访一下张叔父。”

对于这话,张大鲸自然是不信的。

他这个人很是小心,哪怕是对花如令也是留了一手。

这个时候徐念来了应天府城,保不准就是花如令的安排,或者朝廷那边也想对罗摩遗体动手。

在他的眼里,罗摩遗体值得他倾家荡产,所以谁来和他争抢,谁就得死!

“哦?贤侄只是游玩?那你可知道罗摩遗体的消息?”张大鲸直接开口试探了起来。

徐念也是叹了口气,解释道:“义父说过,不过他特意叮嘱,花家所有人不得插手罗摩遗体的事情,七哥也是和我说过,如果不巧碰到这事,能躲就躲,不要给家里这麻烦。”

听着徐念说完,张大鲸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并没有彻底放下警惕。

花家到底什么打算他不可能知道,但徐念既然出现,还是打问清楚比较好。

“贤侄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张大鲸笑道:“正好我这老头子最近清闲,要不留下陪我下下棋?”

“不了,我来了也有几天了,该去其他地方看看了。”

徐念解释道:“今日本打算就离开了,叔父正好也回来了,索性就留下陪叔父吃个饭,饭后我收拾一下便要走了。”

这话彻底让张大鲸放心了。

他和崆峒派的交易在今晚,徐念现在就走,说明并不知道罗摩遗体的事情。

这么看来花家的确是没有那个打算。

“这么着急吗?罢了,我也就不留你了,免得被你义父说叨。”

张大鲸让人取来了一整块龙凤白玉牌,递给徐念道:“你成亲的事我请说了,当时有事不能去江南那边,这就当是给你和侄媳妇的礼物了。”

“这……这怎么行,小侄愧接啊。”徐念也是着急了起来。

自己盘算人家的通宝钱庄呢,结果人还给自己送礼。

弄的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大鲸用毋庸置疑的语气道:“让你拿着就拿着,这是我的一份心意!”

“那小子就接下了,多谢叔父馈赠。”徐念接过来后端起一杯酒便敬了回去。

张大鲸也是端起酒杯道:“哈哈哈哈,你小子越来越像你义父了,以后脾气肯定犟!”

最新小说: 破阵录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的遂心如意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我在洪荒搞基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天劫摆渡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