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 番外:东南的诡异冒险(无关剧情)

番外:东南的诡异冒险(无关剧情)(1 / 1)

本章节内容和原本剧情无关,不想看可以直接跳过去。

——————————

小的时候,家里总是瞒着我说外面有叫做马猴的东西存在,晚上的时候会出来抓小孩。

当时年少无知,就被这种东西给吓的不轻。

后来才知道,这都是吓唬人的,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马猴,都是长辈用来吓唬不怎么安稳睡觉的孩子。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

我住在镇子里面,一些稀奇古怪的规矩也多,越是偏远的山村,那些破规矩也是越多。

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小时候晚上做梦惊醒,躺在炕上不知道怎么办。

然后就转头看着窗户外面,想着家里说的马猴之类的。

小平房的炕就在墙角,旁边就是窗户,转眼就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那天我也是有病,非得转头看一眼窗户。

家里的窗帘是毛绒布的那种,完全就是个透风的,外面月亮很明,哪怕是有窗帘也没什么用。

本想着转身就睡到,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股很有节奏的脚步声。

紧接着就在窗户沿这边,我看着一个黑影一起一伏,从窗户左边一路往右边过去。

那时候都是看vcd这类的碟片,看得最多的就是林正英眼的僵尸片,里面的僵尸看着也是吓人的紧。

看着外面的黑影,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僵尸!

那一起一伏的动作,就像是在外面一蹦一跳的过去,再加上那种落地的沉闷声。

也不知道是当时胆大还是怎么的,我居然伸出好奇心想要出去看看。

不过和我一起睡的外婆却将我拉住,她似乎也醒了过来,而且是早早的就醒来了。

仗着外面的月光,我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脸色变化。

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在月光下显的十分的诡异。

外婆拉住我,问我想要去干什么。

我说要去尿尿,外婆就指着地上的尿盆说让我快点尿,尿完立刻睡觉。

当时我以为外婆的意思是外面天黑,就不要出去了,但直到第二天的时候,我才知道我错了。

尿了尿,我有钻入了被窝,外婆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用着让我都感觉陌生的声音说“快睡觉!”

那是一种呵斥的声音,对于从小就疼我的外婆来说,几乎是第一次用这种声音。

这一觉睡的也是迷迷糊糊,一直到第二天的时候,我就感觉浑身无力,好像力气全都被抽走了,连吃饭都感觉费尽。

爸妈都去煤矿上班,我和外婆以及弟弟在家。

早上因为身体不舒服就请了假,我弟弟一个人去了学校。

等家里人都走了,外婆拿了一个碗过来,还有三根筷子和一些杂粮。

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就听到外婆说让我去院子里躺下。

出门口才发现,院子里被外婆铺了几个布袋子,似乎早就准备好了。

躺在袋子上,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但也有股很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

紧接着就看到外婆端着碗走了过来,蹲在我的身边。

碗里面整整一碗的清水。

外婆将三根筷子直接插入水中,嘴里也是念念有词,我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话,但我转头看去的时候,却发现三根筷子直挺挺的站在了碗里面。

没错,就那么站住了!

当时我也是好奇,就问筷子围杀能站住。

外婆说让我别说话,等会就没事了,我也就没再说话。

等外婆念完那些词汇,然后就伸手把沾了沾水,开始往我身上洒了下来。

一开始还有点冰凉,不怎么适应,但没一会我就感觉身体很烫,说不出来的烫。

我哭着说别洒了,但外婆却没有理会,反而是按住了我的手继续洒。

那时候我就感觉浑身都不舒服,就像是有火星子落在了身上。

约么有个几分钟左右,外婆停了下来,然后一巴掌将筷子给打了出去,然后开始在院子里洒杂粮。

那种烫的感觉也消失了,我看了看手上,发现并没有水泡之类的,当时也有些想不通。

后来外婆说可以起来了,我也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原本的疲惫和无力也都是全部消散。

本来还以为要吃药打针才能好,没想到外婆这么一弄居然好了。

索性我就追着问这是什么。

外婆说昨晚我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就是中了邪,得送一下才能恢复。

我那个时候也是将这个‘送’给记了下来。

后来缠着外婆教我,才知道这个‘送’说的是送邪!

这算是一门老手艺,就是把中邪的人身上的那股子邪气给送走,我也算是跟着外婆学会了这门本事。

后来因为没好好上学,县里的一中没考上,甚至连二中都没考上,最后只能去上职校。

家里看我没希望了,就说让我去跟着村子里的老师父学点手艺。

那个老师父并不是什么工匠之类的,而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看宅安家的道士,不过我们这里叫做阴阳!

这位阴阳姓乔,村子里的人都叫他乔师,平日里谁家有红白事的时候都会找他看看。

但我并没有去,毕竟当时觉得这玩意迷信,没必要跟着学。

家里也就不了了之了。

差不多在职中第二年的时候,宿舍楼这边发生了一起怪事,当时的宿舍楼是男女生一起住的,女生住在下面三层,男生住在上面四层,住校的学生也挺多的。

那天是晚上十一点多,我们宿舍几个人聚在一起抽烟,偷摸拿着手机还看片子来着。

然后听到外面的嘈杂,几个人就好奇去看热闹。

听其他宿舍的说,是楼下有个女生疯了,在宿舍里和舍友打架,还想掐死另一个。

虽然被宿管给制止了下来,但那个女生有些不怎么对劲。

小县城对于迷信的事情很在乎,所以宿管也就有些着急,给学校领导打了电话,而且还打了120。

我们宿舍的几个人偷摸着就跑了下去看热闹,挤进去的时候,宿管正抓着那个女生的手。

当时宿管是男的,长得人高马大,我们也不敢闹事。

那女生在宿管手里不断的挣扎,口水还一个劲的外面流,双眼更是开始翻白,脖子上的青筋都能看清楚。

只是一眼,我就知道这女生是中邪了。

以前和外婆学送邪的时候,我也知道一些中邪的表现,这模样不会有错的。

宿管似乎也很吃力,额头的汗都开始流了下来,显然他似乎没想到这女生力气这么大的。

同宿舍一个就说这是鬼上身了,还说自己要回去画符之类的。

我当时也就笑了笑,毕竟中邪和鬼上身也差不多,但本质上用画符是没用的,反正外婆说符纸这些对中邪没什么效果。

然后我打趣说道:“我小时候学过,这一看就是中邪了,你那鬼画符没用。”

当时宿舍的人都不信,一个个开始开玩笑。

宿管似乎受不了外面的吵闹,就转头呵斥让我们快点回去睡觉。

也正是这个分神的瞬间,那个女生居然挣脱了出来,然后发疯一般的就往宿管的脖子掐了过去,呲牙咧嘴的就要咬宿管。

我本来不想管闲事的,但看到这场面也有些不忍心,索性就直接转身跑回了自己的宿舍,拿了碗筷下来。

大半夜的找不到粗粮,只能用童子尿来用了。

事实上童子尿辟邪这是正儿八经没问题的,当时都在住校,全都是童蛋子鸡,童子尿也来的简单。

我接了一碗水就跑了进去,顺带着让舍友去找个瓶子装点尿过来。

舍友也是一副傻眼的模样,似乎没想到我之前说的是真的。

进入宿舍,几个女生和宿管都看着我,宿管还想开口质问我怎么回事,但那个女生完全疯了,没办法只能被宿管给反身按在地上。

“她这是中邪,我能解决!”

我当时也是烂好人,直接就张口说了一声,然后跪在了女生的旁边,将筷子插入了水中。

“关门!”

我抬头对着一个女生说了声。

那女生穿的很少,小荷才露尖尖角,不过现在不是去偷摸看的时候。

青春期的男生嘛,对这些事情自然有着冲动,更何况都是各个村子来的,穷人家的孩子也是早当家,很早就明白一些事情了。

宿管看我的样子,也没有阻拦我,反而是露出一丝担心:“你行不行?”

“总得试试!”

我没有抬头,反而是看着宿舍门被关上后,我转头喊道:“窗户打开,等下都不要说话,不管怎么样都别开口!”

另一个女生打开了窗户,然后就看到她们都站在了一起,有些紧张的看着。

我按照外婆教我的,将筷子按在水里,口中念念有词的说了起来。

筷子果不其然的站立在了水里,我松手的那一刻,就感觉筷子和那个女生似乎有了什么联系。

毕竟这是我第一次送邪,心里也是有些紧张的。

几个女生看到这一幕,也都是被吓的捂住了嘴,生怕自己开口叫出来。

我按照外婆教我的,继续念那种隐晦难懂的话,然后身后用兰花指沾水往女生身上洒。

水落在这女生的身上,就看到女生挣扎的更厉害了起来,宿管甚至都有些按不住了。

我没有管,就继续开始洒,一连九次,这才停了下来。

“啪!”

就在第九次的时候,我猛的打像了筷子,将三根筷子都给打了出去。

“去外面,我舍友那里有东西!”

我估摸差不多了,就赶快和一个女生说了声。

那个短发女生也是回过神来,颤颤巍巍的往门口走,开门后所有人都探头看了进来。

见到女生不挣扎了,所有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我。

舍友提着冰红茶的瓶子,从后面挤了进来,正要开口的时候,我示意让他先进来。

女生把他带了进来,然后又把门给关上。

因为跪的时间久了,我起身的时候感觉膝盖有些发软,差点一头栽进碗里。

外婆说过,这碗里的水不能洒了,不然送邪失败自己要背邪。

到时候倒霉就是自己。

差一点,我自己还差点栽了跟头。

“准备洒,就在墙角!”

我转头对舍友说了声,舍友也是急急忙忙的扭开瓶盖,不过他有些紧张的看着我,似乎不敢洒出来。

这里毕竟是女生宿舍,在这里洒尿算是什么?

没辙,我只能起身去帮忙,但这时我才发现,不是我起不来,而是我肩膀上似乎有东西按着我,不让我起来。

那种明显的沉重敢让我心头一震。

完了,这崽种是盯上我了!

要背邪了吗?

我当时心里一万句骂人的话出现,但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冲着舍友喊:“快洒,不然我起不来!”

看着我惨白的脸,宿管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毕竟刚才我的脸色还是好好的,现在瞬间惨白也是怪吓人的。

舍友也着急了,急忙在四个墙角洒下。

我的肩膀也是骤然一轻,那种感觉十分的明显,我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直接瘫在了一旁。

宿管见女生没事了,试着松开了手,将我给扶了起来。

我伸手指了下碗里的水,整个手臂都在疯狂的颤抖,那样子看上去就像是我中邪了一般。

“倒出去,从窗户!别洒出来!”

我对宿管说了一声。

宿管也是端起碗走到了窗口,将一碗水泼了出去,地上的女生也是猛的回了一口气,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

舍友看着那个碗,低声问道:“你咋拿了我的碗和筷子?”

“我的是铁质的,没用。”

我尴尬解释道:“别担心,三根筷子还有一根是老王的。”

舍友那个眼神哀怨的想要杀了我。

事情解决了,我被舍友搀扶着站了起来,双腿一个劲的打颤,显然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行了,没事了,都睡吧。”

我又转头对宿管说道:“请三柱高香,香烧完就可以了。”

宿管看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的崇拜,嗯……应该是崇拜吧?毕竟这事情可是我解决的。

走出宿舍,外面的人都是伸长脖子往里面看,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也没多说,就在舍友的搀扶下回去了。

后来学校领导来了,甚至连医院的人都来了,得知已经没事了,众人也都是松了口气,女生也被送去了医院查看情况。

宿管和校领导说了一下情况,校领导当晚就来我们宿舍找我问话。

我当时情况很不好,在下铺捂着被子,只能给老师说:“得问清楚她们宿舍的情况,大晚上中邪可不多见,她们宿舍肯定干了什么事情。”

没办法,校领导看我情况不好,也没有继续多说,只是让我好好休息,明天再去办公室。

这一晚,我的名气也彻底打了出去,学校的人都说我会捉鬼的本事,到最后还都开始叫我东师……

最新小说: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破阵录 我的遂心如意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天劫摆渡人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我在洪荒搞基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