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投靠(1 / 1)

“嗯?”陈九岳闻言眉头微动,这才过去了一天的时间,钱五豪竟然就有了线索。

看来对方这几年来虽然蜗居在这乡下地方,也不是什么都没干,至少这情报网就做的相当不错。

“栖霞镇下有一个名叫马家村的村子,我手下有人昨晚去马家村收粮,今早赶回来说,马家村里有一户人家养的一头耕牛,一夜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耕牛消失不见了?”陈九岳皱眉道,“还有其他线索吗?”

乡村之中发生这种事情,其实很是常见,完全可能是邻里偷盗。

“有!”钱五豪肯定的点点头,随即四周打量一下凑近低声道,“虽然没有留下血渍,但是牛圈里多了一层仿佛木屑状的东西!”

“类似木屑的东西?”陈九岳闻言眼前一亮,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追那邪尸之时,邪尸将手中的两名伐木工直接吸成人干,往地上一扔就直接化作如同木屑的干灰。

现在看来,那邪尸昨天晚上极可能是逃跑潜伏到了马家庄。因为那邪尸灵智极高,不敢大肆不杀活人,怕引来追兵,但又因身受重伤急需血食,因此便只好吞吃了耕牛!

“陈师兄,你看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钱五豪目光灼灼,却是把这消息的处置权完全交给了陈九岳。

陈九岳心里快速思考,几乎有五成把握确定那邪尸确实去过马家村,但是这样一个价值难以估量的消息,钱五豪居然直接送给自己?

“钱师弟,这个消息可值不少钱,巨力门那位可是开出了天价!而且,把这个消息报给帮主,可就算是入了帮主的眼,以后必然会宏图大展!”陈九岳轻笑道,“而你却把这消息给我,我身上有什么可图的?”

“陈师兄你是当局者迷!”钱五豪却是认真道,“你的修炼天赋,在我们内门弟子中可以说是数一数二,而且你深得帮主他老人家的青睐,毕竟这么多年来,可从来没有人被帮主亲自传功!”

传功,这本就是父跟师才会有的举动,父传子,师传徒。

罗鹫亲自传功其实已经释放出一些信号了,陈九岳若是还能保持这种修炼的精进速度,那么等他炼体大成,完全有可能会接手铁身帮!

罗鹫作为铁身帮的帮主,虽然平日里不理帮务,但并不代表着他对帮中事务一无所知。

恰恰相反,罗鹫就十分关注内门嫡系年轻一辈。哪些人天资高,哪些人手段强,哪些人品格公义,罗鹫心里有自己的一个小本本!

而陈九岳天资卓越,练武后来居上;十岁就被时廷友收为义子,底细干净;对手下抽取的例钱最少,口碑极好!

这些加分项,早就让陈九岳成为了罗鹫的重点关注对象!

陈九岳发现了邪尸,让罗鹫看到了突破真气境的希望,特别是陈九岳和邪尸交手,居然毫发无损,顿时就把陈九岳看做有气运之人!

多方考虑之下,罗鹫这才决定亲自传功,将陈九岳当做种子培养。罗鹫这等老江湖,绝不会冲动行事,一举一动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巨力门,他们的价码确实很高,但有命拿,就怕没命花!”钱五豪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而把消息禀报帮主,我或许确实可以调离这个苦差事,但是我父亲生前得罪人太多,这辈子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钱五豪很是坦然,“所以对我而言,唯有陈师兄你才最值得投资!”

“陈师兄,我虽然天资不高,但是也愿为师兄效力犬马!”钱五豪双手抱拳,非常认真的躬身道。

“哈哈!”陈九岳心中千百念头瞬息转过,轻笑着伸出双臂把钱五豪扶起,“我们兄弟之间,行礼可太过生份了!”

“岳哥!”以钱五豪的精明,自然听出了陈九岳应下的意思,也立马改口道,“我们现在发现了这处线索,岳哥想如何处理?”

“唔,这个消息现在除了我们,还有谁知道?”陈九岳拳掌轻轻互击。

“除了我们五人,就只有我那小兄弟知道。”钱五豪沉声道,“但是岳哥放心,那小兄弟已经被我请到家中做客,此间事了才会出来!”

陈九岳顿时对钱五豪又高看了一眼,心性此等缜密,确实是可用之才。

“邪尸是否去了马家村还不确定,毕竟一切都是我们的推测,若是贸然上报后却一无所获,只怕会引起帮主不满。”片刻后,陈九岳沉声道,“所以我们几个先去实地探查一番再说!”

陈九岳见识过天皇玉格的伟力后,魂牵梦萦的都是邪能,怎么可能让给他人!

“岳哥思虑周全!”钱五豪点点头,他倒不担心会无法对付那邪尸。毕竟那邪尸全盛时,都被陈九岳打成残废,此时就更不用说了。

“如此一来,那铁浮屠就不便携带了。”陈九岳皱眉道,铁浮屠此时就在罗鹫的眼皮子底下,如果将其取走,不就相当于告诉罗鹫,他发现邪尸了吗?

“岳哥,倒也有个折中的办法。”钱五豪低声道,“马家村里有家铁匠铺,到时候让其打造几块铁板当做盾牌,你看是否可行?”

“也可!”陈九岳思索之后点点头。

其实邪尸最大的底牌,就是那能够把人化为异变体的邪气,可是邪气对于拥有天皇玉格的陈九岳来说,完全不存在任何危险。

反而是对方那躯体自爆的手段,需要陈九岳格外当心。

下定主意后,陈九岳直接带着四人,各自骑乘快马朝着镇外的马家村赶去。

而就在陈九岳离去后,一名其貌不扬的驼背老头走进罗鹫的院子,躬身道,“帮主,陈九岳带着四人出镇子了,看方向,似乎是朝着马家村去了!”

“马家村?”听到这个名字,罗鹫摇着蒲扇的手掌微微一顿,片刻后道“出镇子有什么稀奇的。邪气对于炼体大成的人来说是宝贝,可对修为不到的人可是要命的毒药!而且邪气无形无质,你害怕他贪墨了不成!”

罗鹫躺在摇摇椅上似乎是闭目养神,一边晃悠一边说道,“老姚啊,你们这些做细探的,总爱疑神疑鬼!”

老姚在四十多年前就加入了铁身帮,大家都以为他是罗鹫的一个家仆。却不知道,这位存在感极低的老头,才是罗鹫的真正心腹,手下掌握了一只极其隐蔽的情报网。

“帮主,属下担心的是,万一有人知道消息不上报,反而跑去金大邦那里。”老姚闻言面无表情道,搞了一辈子情报的老姚,从不信任任何人,或者说,他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别人。

“嗯?”事关突破真气境的邪气,罗鹫也不得不去考虑一切可能的情况,闻言坐起身来,“那我得去看看,九岳毕竟年轻,可别让人给骗了。”

最新小说: 综武大明,从倚天后人开始 住口!吃妖乃天地正道! 主宰时空II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人间风起大道争锋 人道永昌 我是一条龙 我可以补全功法 我在六扇门修仙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