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怪物(1 / 1)

红园作为西沙城中规模最大的风月之所,能够争得一年花魁,足见梁洁此女的姿色。

当然,有陈九岳这保护伞,红园自然不可能让梁洁再接其他客人,最多不过是偶尔露上一面,弹唱一曲。

甚至因为陈九岳的原因,红园对于梁洁管理的极为松散,并不限制她的自由,并在红园外单独建了一处院子,由其居住。

“岳爷!”小院中,梁洁对陈九岳微微躬身,言语软侬。

只见其一身红裙,身材凹凸,肤白如雪,面容更是精致,一双荡漾的大眼,显得极为娇魅。

“嗯,回来了。”陈九岳将其一把搂入怀中,微微皱眉道,“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手上怎么了?受伤了?”

陈九岳上下打量了一番,虽说梁洁此女皮肤极好,但是现在看起来,却显得过分苍白,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皮肤下的血管,而且手掌上缠着一层白布,其中隐约有血渍透出。

“岳爷挂念,并不碍事!”梁洁轻轻摇摇头,红了眼眶道,“只是家中小弟不知为何原因,突发狂性,我一不小心被其咬伤。”

“发狂咬人?莫不是得了恐水症?”陈九岳眉头微皱道。

他以前也曾见过有人因被野狗咬伤,然后狂性大发,见人就咬如同疯狗!但是此症者往往十分惧水,因此叫做恐水症。

“我也不清楚。”显然不识文字的梁洁,并不知道什么叫恐水症,“父母只得把小弟关在房中,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梁洁虽然是因为自家小弟赌博,才导致自己被卖入红园还债,但是内心并没有多少怨愤,反而依旧牵挂着自家兄弟。

“不碍事,患了恐水症,只需要杀死咬人的疯兽,将其脑液取出,敷在伤口上,就能治好!”陈九岳虽然相当看不起梁洁弟,但还是宽慰道,“等明天我从帮中请位良医,去为他诊治便是。”

“多谢岳爷!”梁洁闻言顿时面露喜色,梁家为了还赌债,早已被掏空了家底,哪掏得起名医的诊金。

而且西沙城中有名有姓的名医,往往都是两帮之人,一般人即便有钱,也难以请得对方出面。

“岳爷,您懂的可真多!”心头忧虑一去,梁洁顿时恢复了几分媚态。

陈九岳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尤其是磐石臂刚刚大成,浑身气血旺盛翻腾,见状就一把将梁洁抱起,朝着房间大步走去。

“哎呀!这是什么东西,好生硌人!”

“今早买的一块奇石。”陈九岳将怀中的黑石掏出,随手扔在床边。

或许是因为陈九岳答应替她弟弟找寻良医,今晚的梁洁显得格外主动,竟是难得的翻身坐在陈九岳身上,并把陈九岳的手指含入口中。

正闭眼享受的陈九岳并没有注意到,梁洁手上的伤口处,竟是不断涌现出丝丝黑气,顺着她的血管径直涌向头脑。

当黑气进入梁洁头脑,只见对方的瞳孔猛然收缩,变成针尖大小,余下硕大的眼白!

而且牙齿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尖锐锋利,宛如狼牙,随即朝着口中的手指猛然咬下!

“嘶!”指尖传来的剧痛,让享受着对方主动耸动的陈九岳突然倒吸一口凉气,睁眼一看顿时发现了梁洁的异状,心中顿时一惊,顺势一掌劈在梁洁耳后脖颈上,想把对方打晕。

在陈九岳看来,梁洁这估计也是染上了恐水症。

“啪!”可出乎陈九岳意料的是,自己这一掌打在对方脖子上,仅仅是将其打了个趔趄,完全没有晕过去的迹象!

“吼!”这一掌直接让梁洁变得狂暴,张开尖齿朝着陈九岳的脖子咬来。

陈九岳一把掐住梁洁的脖子,原本纤细白皙如同天鹅的脖颈,此时却是青筋暴露,两根韧带高高鼓起,显得很是狰狞。

很快,陈九岳就发现了不对劲。他虽然怀疑梁洁是被染上了恐水症,但是对方纤弱的身体里,此时爆发出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过了许多做苦力的壮汉!

双臂疯狂挥舞之间,不下四五百斤的气力!

而且随着肉眼可见的黑气在全身皮肤下不断游走蔓延,梁洁白皙的皮肤竟是开始变成灰黑色,原本柔嫩的身体变得干瘪,十分可怖!

“嘎吱!”陈九岳五指捏着梁洁的脖子,仿佛是捏在坚硬的老木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哈!”梁洁睁大着几乎满是眼白的双眼,张大嘴巴发出嘶吼声。

“咔啦!”陈九岳再顾不得怜香惜玉,五指之间巨力爆发,直接将梁洁的脖子拧断!

而随着脖子被拧断,本疯狂至极的梁洁顿时散去了一身的力气,直挺挺的从床榻上衰落在地,一动不动。

“轰!”而随着梁洁彻底化作一具枯尸,其体内的黑气顿时暴走,整个人由内而外冒出了团团黑红色的火星,眨眼间的功夫,就化作了一滩飞灰!

而随着梁洁泯灭成灰,一道肉眼无法看见黑色雾气飞出,正打算径直飞走,但是陈九岳摆在床边的那块立方体黑石上,一道乌光闪现,便直接把那道黑气吸入其中。

陈九岳从床上坐起,看着地面上薄薄一滩灰屑,脸色难看至极。

自己的女人突然间发疯变成了狰狞可怖,并且死后会化作飞灰的怪物,简直将他这么多年来养生成的世界观彻底打破!

特别是当陈九岳低头望着自己的左手时,脸色顿时一沉,只见他食指和中指的指尖部位,有鲜红的血液不断渗出,正是刚才被梁洁咬破。

陈九岳心中涌上一股强烈的不安,梁洁估计是被他弟弟咬伤才变成了这样,而他现在被梁洁咬伤,是否也会被感染成那样的怪物?

随着心中产生如此不安的念头,陈九岳也仿佛隐隐感觉到一股凉意,从指尖伤口处迅速朝着臂膀上延伸扩散。

“不好!”陈九岳心中暗道不好,随即抓起地上的衣物往身上一套,并顺手抓起扔在枕边的黑石,就打算去找时廷友寻求救助。

“嗡!”而就在陈九岳染血的手指抓住黑石时,一股奇特的波动从接触处发出,陈九岳顿时感觉自己如同抓住了一块烧红的烙铁,一阵剧烈无比的疼痛从指尖传来。

陈九岳低头望去,只见原本漆黑如碳的黑石中,透露出星辰般的毫光,随即化作似液如雾的状态,直接从陈九岳的伤口处算了进去,消失不见!

最新小说: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在洪荒搞基建 我的遂心如意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天劫摆渡人 破阵录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