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怪物!(1 / 1)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时。

倪昆正自熟睡,忽被一阵沉重绵密的金铁交击声惊醒。

起床出去一看,就见外面的院子里,摆着十几座钢铁人靶。

苏荔身似幽影,在人靶之间疾速穿梭,双手不停出招,飞快攻击人靶。

她手上没戴任何护具,就用一双纤细白嫩的素手,徒手击打钢铁人靶。

无论拳掌指爪,落到钢铁人靶上,都能爆出一记沉重的金铁交击声,偶尔甚至会飞溅出零星火花,在靶像上留下不浅的烙印。

身为天命教当代圣女,苏荔虽然看上去稳健了一点,实力却是相当厉害。

天命教同代弟子当中,她武功只比小魔君杨纵稍逊一线,也是武道宗师修为。

这还是因为她年纪比杨纵小了一岁,入门晚了一年。

倘若与杨纵同龄,以她天份,绝不会比杨纵逊色。

若是能够踏入炼气道途,那更不得了。

以她天鬼血脉与“天鬼戮神法”的契合度,修炼起来,绝对是绝世天才那一级。

倪昆站在场边观看一阵,忽然说道:

“你这些打法,能不能教教我?”

倪昆只会一套“撼山百击”。

且他学会的,还只是用来活动气血、锤炼筋骨的套路练法,并不懂得如何将之化为实战拳术。

“你还需要我教你?”

苏荔停下修炼,拭去额上晶莹汗水,奇怪地看着倪昆:

“七大派几百高手都被你打跑了,我又能有什么可教你的?”

倪昆笑了笑,“如果我告诉你,我除了一套撼山百击,什么都不会,你信不信?”

苏荔摇头:“不信。不然你是怎么打跑七大派的?”

倪昆道:“你听说过……大力出奇迹吗?”

苏荔一怔:

“什么大力出奇迹?”

倪昆背负双手,踱到苏荔面前,忽然反手一拳,拳背狠狠轰在旁边一尊钢铁人靶上。

铛!

震耳欲聋的金铁交击声响起。

火星爆射间,钢铁人靶上半身应声爆裂,数十块大大小小的钢铁碎片,炮弹般溅射出去,轰在场外院墙上,直将院墙轰出数十破洞。

烟尘弥漫间,密密麻麻的蛛网裂痕,自那数十破洞四周辐射开去,转眼爬满整片院墙。

跟着院墙轰地一声,彻底坍塌下来。

“这就是大力出奇迹。”

倪昆轻轻一拍手,微笑道。

“……”

苏荔一脸呆滞地看看那只剩下半截的钢铁人靶,再瞧瞧那彻底坍塌的院墙,无语好一阵,方才讷讷说道:

“你这么猛,我觉得已经没必要再练什么打法了。

“看谁不顺眼,一拳轰上去,只要还是血肉之躯,就一定必死无疑。”

倪昆倒是很谦虚:

“话虽如此,可毕竟艺多不压身,多学点本事总是有用的。”

这话苏荔倒是很赞同,点头道:

“那好,只要你不嫌我武艺低微,便教你打法好了。

“你想学哪种功夫?

“拳掌指爪,刀枪剑术,我每样都懂一些。”

倪昆道:“就先从最基础的拳法学起吧。”

苏荔道:“也好。你会撼山百击,这套拳法,虽只是入门练法,但略作变招,也可用来实战。你套路已然精熟,现在我就先跟你讲讲,该如何变招发劲……”

随着苏荔的讲解。

倪昆发现,自己脑海之中,那代表“不朽真身”功法的金色字符,开始闪闪发光,化出一个金色小人,打起了“撼山百击”。

随着那金色小人一招一式地演练,关于“撼山百击”实战运用的种种明悟,一时豁然开朗。

待得苏荔一遍讲完,本只懂得练法套路的倪昆,对如何将撼山百击用于实战,已了然于心。

就连如何更高效巧妙的运用劲力,也有了一定心得。

此前他只是单纯的“大力出奇迹”,只会将自身那怪物般的狂猛劲力,统统爆发出去。

对于什么虚实变化、刚柔相济一窍不通。

而现在……

倪昆沉吟一阵,走到一尊钢铁人靶前,又是一拳横扫,同样以拳背横击那铁钢人靶上。

这一击,并未像此前一样,将人靶半身碎轰击飞。

但拳背横击之处,绽出密密麻麻的裂痕,随后裂痕飞快辐射开去,眨眼爬满整座人像,跟着便见一块块大小不一的钢铁碎片,层层剥落下来。

数息之后,那尊钢铁人靶,便从头到脚,统统化为钢铁碎片,堆积在地。

我果然是个修炼天才!

倪昆满意地点点头,对苏荔说道:

“撼山百击我已彻底掌握,再教我别的进阶功夫。”

苏荔看怪物般看了倪昆一眼,很想问一句:您是哪位苟到当今的千年老怪夺舍转世?

又怕倪昆恼羞成怒,反手一拳将她轰成碎片,只得强抑好奇,保持那清冷淡定模样,说道:

“接下来,我教你撼山震岳功的进阶功夫,震岳七式……你先看我打一遍套路。”

说完就先打了一遍招式套路,接着又将招式套路拆解开来,一一为倪昆讲解如何变招,如何运劲。

看她演练,听她讲解时,倪昆脑中“不朽金身”那古朴玄奥的金色字符,又自闪闪发光,化为金色小人,演练“震岳七式”。

一时又有种种明悟齐上心头,转眼就对这震岳七式谙熟于胸。

待苏荔讲完,倪昆沉吟一阵,抬手一掌,拍在一尊钢铁人靶头上。

那钢铁人靶嗡地一声,剧震起来。

震荡之时,又有条条裂痕,自其头顶绽放出来,转眼蔓遍人像全身。

之后那钢铁人像好像沙雕一般,哗啦一声,垮塌下来,化作一地大小不超过指甲盖的碎铁块。

苏荔看一眼地面上,那大小分外均匀的钢铁碎片,樱唇轻抿,心情稍微有点沮丧。

但她很快就调整好情绪,说道:

“接下来教你霹雳指……”

片刻后。

倪昆食中二指并拢,一指点出,霹雳般的破空声中,双指化为幻影,如穿豆腐,洞入钢铁人靶之中。

……

“接下来教你心火劫力。此功可催发潜力,令力量、速度在短时间内爆发增长……此功法还有一门配套的心火劫爪……”

……

倪昆心脏剧烈跳动,胸腔之中,爆出一声闷雷般的轰鸣,皮肤变得一片赤红,宛若渗血涂朱。

跟着他五指捏成爪势,一爪抓出,将钢铁人靶胸口掏出一个大洞,抓下一大块钢铁。

随后又五指合拢,发力一捏,掌中钢铁顿时宛若橡皮泥般自指缝间溢出。

……

“流云柔水身法、追星逐电步法的要领是……”

“小天星剑法……”

“燃木刀法……”

……

看着倪昆撮掌为刀,一刀把一尊钢铁人靶均匀地劈成两半,切口俨然光滑如镜,触之滚烫,苏荔一脸麻木,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已经天下无敌。除了已经绝迹人间的炼气士,或是某些拥有大威力异术的血脉异人、异术修士,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是你的对手。也实在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

倪昆道:“我觉得我还有许多不足,不如你我对练一场?实战打法,应该得通过实战演练,才能更加深刻地掌握吧?”

苏荔看看被他摧残地七零八落的人靶残片,唇角微微抽搐一下,断然拒绝:

“饶了我吧,我才十八岁,还没有活够。”

倪昆呵呵一笑:

“瞧你说的,我像是把握不住力道的样子吗?

“放心好了,我已经能完美控制力道了,绝不会误伤你的。”

然而苏荔实在不想冒哪怕一点点风险:

“但我真的好害怕,你不要逼我……”

见苏荔满脸抗拒,倪昆也只得放弃与她对练的想法:

“那好吧。以后找别人对练好了。”

抬头瞧了瞧天色:

“不知不觉,太阳都这么高了。不如先去吃早饭,然后收拾一下,下山出发?”

“好!”苏荔如蒙大赦,扭头就走:“我去做饭。”

半个时辰后。

倪昆与苏荔吃过早饭,自宝库中打包了不少金银财物,封存好库房,又去马场牵了四匹千里宝马,便下山离开天命总坛,准备北行京师。

启程前,苏荔坐在一匹红马背上,回望天命宫方向,惋叹道:

“百万两黄金、三千多万两白银,还有无数绸缎布匹、大宗药材……可惜,咱们没有储物之宝,只能将这笔巨额财富丢在总坛。也不知会便宜哪个……”

倪昆悠然说道:

“钱财乃身外之物。若能踏上炼气道途,世俗钱财,要多少有多少,有何可惜?

“到了那个时候,你恐怕反倒会视世俗金银为土石瓦砾,不屑一顾了。”

“说的也是。”

苏荔回过头来,双腿轻轻一踢马腹,引路前行而去。

【求票勒!】

最新小说: 御兽,我能合成万物 全球降临,钓鱼佬永不空军 我真不是绝世高人 武圣天下 超肉太子:开局打造圣级镇妖殿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我在末世开宝箱 我横推神话万族战场 洪荒:我有一座无敌道场 御兽世界:龙骑士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