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六十一章 明霄升海平

第六十一章 明霄升海平(1 / 1)

【久违的大章,二更求月票】

………………

接到魈仍旧没有到来的消息,心急如焚也不能形容辰石此时的心情。

他已经没办法了,只能怪自己没有考虑两全,现在只有尽快的赶到荻花洲帮助魈清除魔神怨念。

“唉头疼,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这两件事会冲突呢。”

飞快的掠过房头,踩着石板朝着天衡山极速前进。

天衡山脚,这个可以望见整个璃月的位置早就摆了一张桌子。

辰石落下来,看着坐在那里的人焦急道,“魈还没来吗?”

那人摇了摇头。

辰石一言不发,踩着石板再度出发,直奔荻花洲。

坐在那里的人自言自语道:“一边是女朋友,另一边是好朋友。”

随即他又摇了摇头,“先不说魈那里的情况怎样,光是要在半个小时之内往返荻花洲就够受的了。”

辰石,希望你来得及。

…………

荻花洲狂风呜咽。

这里早已魔物遍地,魔神怨念在今晚尤为强烈,它们挣扎着,嘶吼着。

魈戴着面具在魔海里穿行,无情的收割着魔物,手中的和璞鸢不知道已经斩灭了多少怨念。

他气息微乱,望着一望无际的魔神怨念化作的魔物,心中愈发焦急。

“离约定好的时间剩下不了多少了……”魈捏紧了和璞鸢,心中泛起一丝无力。

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清除这么多魔物根本不现实。

他需要时间。

「靖妖傩舞」

魈毫不保留的使出全力,高高跃起再重重劈落,仙力化成的枪戟四散刺出,清空了身边的区域,再跃至高处……

他太着急了,以至于被找到了机会。

再一次劈落,魔物抓住破绽一击抽飞了他。

魈重重的摔落在远处,「靖妖傩舞」被迫中断。

魔神怨念趁虚而入,化作黑气涌向魈。

魈站起身来,被魔神怨念缠绕的他只感觉身体沉重,「业障」之力开始躁动,他的心顿时跌入谷底。

“辰石……我恐怕,要失约了……”

就在这时,他身上忽然飞出一张符箓,神光大放,渐渐的凝结出十二道神躯,紧紧的护在他的身边,魔神怨念竟不能侵入半寸。

“鬼神散走!”

六丁六甲,震妖辟邪!

“这是?”魈将那符箓接在手里,“辰石送我的符箓?”

那日在望舒客栈顶楼,辰石共交给他三张符箓。

五雷震煞符,可唤神雷诛邪。

五方大符,可净化本心,反清复明。

六丁六甲符,可守护本命不受邪祟入侵。

竟然真的有用!

刚才飞出来的六丁六甲主动的护住了魈,把魔神怨念阻拦在外。

魈再拿出一张符箓,“那这五雷震煞符,应该也有用吧?”

记得辰石说过,注入仙力即可……

灌注仙力催动五雷震煞符,符箓瞬间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周围数里顿时被一种沉重的气息笼罩,天上红云翻滚,酝酿着骇人的能量,就连魈也感到了一丝心悸。

“不是这个世界正常的力量……辰石,从哪学会的这种符箓?”

云翻似海浪倾覆,点点雷光开始在魔物上空跃动,伴随着闷沉的轰隆声,雷光终于劈落。

“赦!”

漫天雷光交织,骤然劈落,仿若渔网般密无疏漏,力撼千钧。那一瞬间,整个荻花洲乃至碧水原亮如白昼。

雷霆之下的魔物瞬间灰飞烟灭,连业障都不未留下。

这过程只持续了几个呼吸而已。

雷光消遣,红云散去,荻花洲只剩下魈一人站在那里。

“竟然,恐怖如斯……”

这些符可是辰石注入全力,用精血所画,一共就画了这三张,画完之后他整个人虚弱了好几个星期才缓过来。

“如此,魔物已经尽数清除,现在赶去天衡山还来的急。”说罢,魈收起和璞鸢施展空中自在法朝着天衡山飞去。

魈和疾驰而来的辰石在归离原终于碰面。

看着迎面而来的魈,辰石惊喜的看着魈,“解决完了?”

魈点点头,“好在,今日魔物不多,简单的处理之后便赶过来了。”

“那就好,我们快点回去,宵灯马上就要开始放了。”

“嗯。”

二人一起赶往天衡山,辰石看着魈道:“你还是不打算进城吗?”

“不进了,远远望见便好。”魈回过头来对着辰石道:“你也不用陪着我,这种节日,你一定还有很多朋友需要陪伴。”

“城里熟人挺多的,萍姥姥,甘雨,旅行者也都在。”辰石还在试图说动他。

魈摇了摇头,仍旧是拒绝了。

辰石见劝说无果,无奈道:“城里我还是要回去的,不过不能把你晾在这,我帮你找来了一位旧友,相信你跟他一定有很多话可以聊。”

“是何人?”魈有些惊讶。

辰石笑着并未直说,故意卖关子,“到了你就知道了。”

说着,二人很快的到达天衡山下。

“赶上了,宵灯还没放!”

来到一张桌子旁,辰石为魈介绍坐在那里的人,“这位,还记得吗。”

那人看着魈,笑着走过来迎接,“大圣!”

魈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千年前。

他瞬间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如今化为神魂的人,“铜雀啊……”

…………

“准备好了吗?”

“可以了可以了!”

“准备松绳子!”

港口处「移宵导天真君」的浮生石像,工匠们正在松开固定的绳子卡扣。届时,这个「移宵导天真君」就会动起来,化成黑夜的花火点亮庆典的开始。

派蒙相望了一圈还没见到辰石,“可恶啊!算命的还不回来!等我看到他一定要拔光他的头发!”

“派蒙!”荧轻轻的拉了一下她,看着跟周围人快乐的氛围截然相反的香菱,示意派蒙不要再多说。

香菱拿着那个画有辰石的的宵灯,手指捏的发白,一言不发的低着头。

随着最后一道卡扣解开,工匠推动机关,「移宵导天真君」的浮生石像渐渐亮起,一道道流光逸动,染透了他苍劲的鹿角,光彩照人。

随后,他的全身动了起来,轻轻迈出一步,甩动颅首,像是真身再世,从长眠中苏醒了一样。

啼鸣一声,「移宵导天真君」步踏虚空,一步登天,化作流星般翱翔,在云层中若隐若现。

玉京台的几位仙人昂着头看着在天上奔跑的「移宵导天真君」,纷纷流露出怀念的神色。

“真好啊。”萍姥姥感慨道:“就像他真的回来了一样。”

甘雨点点头,“前辈若是能看到如今,想必也会很安心的吧。”

璃月,如今是越来越好了。

啪的一下,火花绽放。

在高天之上,「移宵导天真君」化作通明的耀阳,四散的烟火纭纭不绝。

就像他曾经做的过的,用自己为璃月的漆黑带来了光亮。

“放宵灯咯!旅行者,快,快把我们的那个宵灯拿出来!”派蒙搓着小手期待着道,这可是她们第一次放宵灯呢。

“嗯!”荧拿出那个从达达利亚摊子上得来的宵灯。

派蒙嘿嘿的笑着:“说起来,钟离先生跟公子的关系真不错啊,公子还打算收我们钱,钟离先生一来就拿了一个给我们,连钱都不用付呢。”

“是啊……”

就像是烟花耀眼之后归于黑暗,香菱看着周围欢乐幸福的人们,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小心的把宵灯收起来,正打算回万民堂。

“我说,这么帅的宵灯为什么要收起来啊。”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香菱身子猛的一颤。

回过头,可不就是那个害得她黯然神伤的罪魁祸首吗。

“抱歉,让你久等了。”辰石深深的望着眼前泪眼婆娑的女孩,轻轻地将她拥入怀里,替她拭去泪水。

香菱抽泣着紧紧的抱住辰石,感受着他的心跳。

派蒙瞪大眼睛终于看到辰石回来,抬着脚就要去踢他。

荧一伸手把派蒙拉远了,“没眼力见!等他们俩抱完了在踢!我也要踢他!”

派蒙顿时眉开眼笑,“对对!狠狠地踢他!居然弄的香菱这么伤心!明天的菜说不定就很难吃了!”

荧瞪大眼睛看着派蒙:“原来你只是在担心吃的啊?”

派蒙心虚的狡辩,“哪……哪有!”

“算了不和你说了!快放宵灯!”

“嗯嗯!”

辰石拍了拍香菱的肩膀,俯在她耳边,“该放宵灯了哦。”

香菱赶紧松开抱着辰石的手,胡乱的擦了擦眼泪。

“嗯!”

拿出那个画有辰石、很帅的宵灯。

不得不说,达达利亚这个画的确实不错。

取下浮生石下面封底的泥塑,用锅巴的火点燃了木棍,然后引燃灯芯,灯光照的两人满面印红。

两人把宵灯捧在手里,轻轻一托,宵灯便慢慢的飞了起来,看着它跟周围的宵灯飞在一起,缓缓升空。

“香菱,海灯节快乐。”

香菱靠着辰石的肩膀,“海灯节快乐。”

看着又贴在一起的两人,锅巴把手里的烤鱼重重一摔!

这烤鱼怎么一股狗粮味?!我锅巴就这么被人遗忘了吗?

这时候,派蒙忽然凑了过来,“锅巴,海灯节快乐!”

锅巴不可思议的看着派蒙,“咕吧?!”

真是太感动了,没想到最后居然是你跟我道祝福。

然后就看到派蒙从身后拿出一个小木棍递了过来,“锅巴,借个火点灯行吗?”

锅巴:“………”

…………

“哈哈哈哈哈!”铜雀拍着腿大笑,指着魈的宵灯,“好丑啊哈哈哈…”

魈一脸无语的摇摇头,“你的不也是?”

“真是的!”铜雀撇着嘴,“辰石这个臭小子,居然做了这么丑灯送给我俩,回头一定得好好说他!”

“快放宵灯吧。”

魈点燃了宵灯,看着铜雀,铜雀也是点点头,二人一起将宵灯放飞夜空。

看着被宵灯照亮的黑夜和灯火通明璃月街道。

魈轻轻勾起嘴角。

他笑了。

…………

天衡山上,钟离看着山下飞起的两个宵灯,也拿出了自己的那个。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真好啊摩拉克斯,你璃月的海灯节可比蒙德的风花节热闹多了。”

温迪提着一壶酒坐在他旁边,拿出一个杯子,“来一口?”

钟离哑然失笑。

“巴巴托斯,你怎么又来这里了。”

温迪斟满酒杯,递给了钟离一个,然后道:“什么叫又,这么多年我就来了这么一回。快弄个桌子板凳出来,这石头硌的我屁股疼。”

钟离摇头笑着,唤出岩石建起一张桌子来。

两个退休了的神就坐在这里慢慢的喝着酒。

“灯还有吗?给我一个?”

“没有了。”

“诶?算了,我自己有准备了。”

温迪学着钟离刚才的样子放飞了宵灯,心情大好,“风花节来蒙德玩吗?”

“不去。”

“为什么?”

“我很忙的,跟你不一样。”钟离大言不惭的道:“做点正事吧,巴巴托斯——”

温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诶嘿。”

…………

归离原的丘丘人营地。

缺了一只耳朵的大丘丘人小心的拿出辰石送的宵灯。

用派蒙的话来说就是:不用点火就能丑飞了的宵灯。

“??”

它挠着头,不明白如何放飞。

小弟自告奋勇的接过来,然后往天上用力一扔……

宵灯笔直的掉了下来。

啪的一下,摔的更丑了。

没散架算辰石接的牢固。

“!!”

岩丘丘萨满用石杖狠狠地敲了它的头一下,然后捡起宵灯,点燃灯芯,去掉封底,递给大丘丘人。

大丘丘人小心的把宵灯捧在手里,往天上轻轻一送……

那宵灯居然真的歪歪扭扭的飞了起来。

漆黑无光的归离原,一盏小小的宵灯摇晃着孤零零的飞了起来。

大丘丘人昂着头定定的看着天上的一抹灯明。

眼中忽然泛起雾气,它看到了水……

那个叫,眼泪。

…………

稻妻雷暴的边缘,死兆星号正稳稳当当的停在那里。

“大姐头!时辰到了!”重佐提着一盏宵灯跑过来,看着站在船头的北斗。

北斗一转身跳到甲板上,“小的们!放宵灯了!放了这盏宵灯,我们明天就冲进稻妻!”

“大姐头,辰石说这种临行前的诺言是叫做死亡「付来个」?”

北斗眉毛一挑,“哼,没有什么能够吓到我们「南十字」,死亡「付来个」又怎样,过一个小雷暴还不是有船就行?”

“芜湖~大姐头威武!”

“放宵灯!”

“好耶!”

…………

无论在那一个地方,提瓦特的星空下,每一个璃月人在此刻都不约而同的放飞了宵灯。

于他们手中放飞的,还有那份远寄于家乡的思念。

明霄升海平,天涯共此时。

海灯节快乐。

最新小说: 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 网游:开局被BOSS杀100次 我想只想躺赢 王者:开局李白精通,杀穿全场 游戏入侵:我选了最弱职业召唤师 我将炮灰NPC养成传奇魔女 魔法世界的道家真人 CSGO之最强选手 从生产职业者开始 开局夺舍明世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