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温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五十章 此间于我何哉?

第五十章 此间于我何哉?(1 / 1)

辰石和香菱最终还是空手而归,决定直接回璃月。

半路上碰到玉衡小队带着更多的千岩军奔向天遒谷。

简短洁说了刻晴现在已经安全,并指明了所以位置,副官感激涕零,许下日后请他喝酒便匆匆上路。

这话听的辰石一阵无语,你这flag立的我很难认为你能安全回来……

回到城里,香菱先回家去,二人回来的路上收获了许多食材,要回万民堂处理。辰石则是去找钟离问问他是否知道关于古岩龙蜥身体里的晶石是什么,那玩意在手里拿着一直在散发着特殊的能量,让辰石忍不住想要把它吃掉的感觉。

辰石找了半天,最终在石头的解翠行找到了他。

往生堂的仪倌小妹正跟着他,拿着小本子在上面写着什么。

钟离正把玩着几个石珀,赞赏道:“石珀开采不易,每一片都很珍贵,而这两片无论是材质还是观感,都已达到了极致。若是不买,实在可惜。”

仪倌小妹马上记下账单。

“钟离先生!”辰石走过来打着招呼。

钟离回过头来,“辰石小友,你与香菱此去,可有收获?”

辰石撇撇嘴,还能有啥啊,旅行者路过什么都没了。

他东张西望了一下,把古岩龙蜥身上挖到的晶石拿出来,“钟离先生可认得这个?”

钟离接过晶石仔细的看了一下,有些惊讶,“这不是未熟之玉吗?”

辰石眼前一亮,不愧是钟离,真懂行啊,“这玩意有什么用啊?”

钟离沉吟了一会,回过头跟仪倌小妹道:“今日便到此为止吧,这账单……就寄到北国银行去吧。”

仪倌小妹点了点头,道声告辞便离开了。

“辰石小友,这边来。”

二人来到快刀陈的店里坐下,点了一些小零碎,边吃边聊。

“此物可是从古岩龙蜥一的体内取出?”钟离放下茶碗,问道。

“南天门出现了一只古岩龙蜥,被刻晴斩杀之后为我所得。”辰石点了点头,“这玩意怪的很,我拿在手里的时候总是有些触动。”

钟离笑了,“此物乃是古岩龙蜥的生命结晶,等到它完全成长之后,便会赋予古岩龙蜥极强的能量,上古年前便有不少古岩龙蜥凝聚成功,实力恐怖,为祸一方。若是未完全成长的话,就是未熟之玉了。

你方才说,此物拿在手里便心生感应,你不防主动接纳它的力量,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辰石把未熟之玉拿过来,狐疑的看着钟离。

钟离则是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去做。

“好吧……”辰石觉得钟离还是可靠的,应该不会坑他。

放出神识,小心翼翼的触动着未熟之玉,神识刚一碰到未熟之玉,那东西便化作一道暖流冲进了他的识海……

辰石顿时两眼一翻光速昏迷。

钟离轻轻饮了一口茶,淡定起身掏出辰石包里少的可怜的摩拉结账,然后把翻了白眼的辰石拖回往生堂。

…………

回到往生堂书房,把辰石放在沙发上,钟离布下禁制不让外人进入。这才回头看着辰石,“还不出来?”

只见刚才还在昏迷的辰石忽然坐了起来。

“千年不见,甚是想念,摩拉克斯。”「辰石」笑着开口道。

钟离只是叹了一口气,“确实很久了未见了,仙元。”

“当年贫道初来乍到,误打误撞闯进了璃月,被你直接抓住丢到了山外,后来你我才逐渐相熟。”仙元真武占据着辰石的身体,回忆着过往,“想起那时与你讨伐魔神的时日,呵呵,时间之快令人唏嘘。”

“抱歉,我没能帮到你。”钟离神情有些黯然。

“贫道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能在这片大陆造就出辰石这小子,便能让我心满意足了。”

“你为辰石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在他识海的深处,那道禁制果然是你布下的。怪不得我寻来精血为他复原残躯却毫无效果,阻断了他的血脉本源,精血难以发挥作用……”钟离看着「辰石」道。

“你还真敢说啊,贫道这道封印本来就扛不住多久了,你弄来那凶兽的精血不说,还整了个这么个破石头直接融进了他的本源。这下挺好,封印顶不住,贫道留下这缕残魂马上也要说再见了,”

钟离无奈道:“我想到封印是你下的,却没想到你对辰石这般用心,居然还留了一缕残魂在,早知道,我就换一个方式了。”

仙元真武撇了撇嘴,“没办法,谁让这小子来路不正呢,贫道只能出此下策,封住他的本源,不让他的原神被夺走。”

钟离摇头苦笑,“你倒是给我留了个不小的麻烦。”

“你个只会玩石头的懂什么。贫道身在异世,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着家乡,奈何归途无径。辛遇得辰石,便是贫道在此间唯一的挂念。”仙元真武静静的道:“想起那时,他一缕灵识在珀中跃动,贫道便日日为他讲经说法,同蕴大道,延自千年,甚至将他视为己出。呵……那恶兽要是知道贫道抢了它的儿子,怕是要搞出什么事来,贫道自然得留个心眼。”

钟离轻笑:“不会,反之它还很是高兴。”

仙元真武点点头,“贫道晓得它高兴什么,所以早就留下了禁制,防止它来夺舍。说起来也都怪你,用的什么破封印术,连个魂都关不住。还不是我给你改进术式,你看,那若陀被老老实实封住,屁事没有,多好。当初你还看不上我的能耐,如今看来不错吧,对着辰石直接封了三道,用着很顺手吧……”

钟离却道:“不要乱黑,我对他布下禁制,是有道理在的。”

“得了吧你。”说到这里,仙元真武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深深的看了一眼钟离:“贫道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贫道拦不住你。今日过后,给他的最后一层保障也被你破坏了,摩拉克斯,你……唉,如今这只是贫道的一缕残魂,不久便要消散,要是贫道还活着,非要揍你一拳不可。”

钟离沉默。

仙元真武叹了一口气,缓缓道:“这孩子他,不适合那个位置……”

钟离诧异,皱着眉头:“这话是何意?我从未想过让他……我只是想借此彻底斩除螭的隐患而已,哪有你想的那么多。”

仙元真武愣住了,“是吗?若你没有这个想法,那辰石未来的一角,那颗神………”

他忽然顿住了,然后爽朗的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原来如此,这事不是你干的啊。摩拉克斯,你也有把握不住的事啊……”

钟离眉头狂跳,“话直接说完可否?”

“不不不,贫道觉得还是给你留一个惊喜比较好,毕竟你可没少坑这孩子。贫道也得让你难受难受。”仙元真武站起身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你这家伙……”钟离懒得再多看他。

仙元真武只是轻笑着,“今日之后,贫道便要彻底的死去了,这提瓦特除你之外,还会有谁能记得贫道这个「仙元真武大帝」在此间走过一遭呢。摩拉克斯,亲手送走老友的最后一丝灵魂,请问你有何感想?”

钟离沉默着闭目,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和你啰嗦了,那小子好像找到我了,贫道得去跟他唠唠,省的贫道把那些心思带进土里。”

钟离沉默不语。

仙元真武从窗台投出视线,看着璃月喧闹的街道,轻声诵道:

“游子异乡为客,何时不念情怀。长夜醉望星辰,此间于我何哉?

真是的,贫道还是想回家啊……这辰石,可就留给你照顾了,你要是玩脱了把他弄死了,贫道可是会死不瞑目的……”

“骨头都成灰了,那还有什么不瞑目。”

“你这人真是……唉,罢了,告辞。”

「辰石」躺在沙发上,静静的闭上了眼……

“此间于我何哉……亦或者,你于此间何哉?”良久,钟离轻笑一声,“呵,到头来,你还从未说过你的姓名。明明都算到了什么却不跟我说,还让我护着他……”

他捧着茶,思绪万千,腾腾雾气遮住了他的脸,看不出哀乐。

………………

辰石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来到一处大殿之外。

抬头望去,看到了一块写着「天道观」的牌匾。

“天道观?这不是铜雀说的什么仙元大帝的府邸吗?”

辰石诧异的缓步走进大殿。

大殿里静悄悄的,若有若无的香火气息萦绕在鼻尖,时辰石从未闻到过的味道。

大殿正中的高堂上供奉着一尊神像,辰石眯着眼瞅去,不是岩王帝君。

香案下,有一个人盘腿坐着,留着和辰石以前一样的长发,身着长袍,长袍上的图案辰石很熟悉,一个阴阳太极图,他在那本「八卦」上看过。

似乎是注意到辰石进来,那人转过身来。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一副沧桑的面孔,眉宇间气度不凡,长长的胡须垂落,倒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正满脸笑意的看着辰石。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嗯,两千多年了,倒也不是很快。”

辰石吓了一跳,“你是哪位?我们认识吗?”

“没良心的小子,你是忘了谁把你封入血石助你重生的吗?”

“你是哪个,仙元真武大帝?”辰石大吃一惊,“铜雀不是说你早就挂了吗?”

“确实是早就挂了,挂了几千年了,如今这只是贫道的一缕残魂。”仙元真武也没在乎辰石话中的无礼,只是摇头苦笑道:“仙元真武大帝乃是我故步自封的虚名,只想着在这异世留下一个名号胡诌的而已,至于我的真名……呵,不足挂齿,你唤我一声道长便好。”

说完,他伸手在身前放下一个蒲团,招呼着辰石坐下。

“既然你来了,贫道也不再废话。接下来,贫道会为你解答一切疑惑……”

最新小说: 明泽学园高校生 网游:开局SSS天赋无限强化 全球游戏:开局加冕锻造之王 报告教练,我想打辅助 我真想有个好辅助 短跑冠军:开局站在奥运赛场 星际:奖金够多,人皇打爆 网游:我能无限释放大招 从契约御兽开始 网游之我有百倍奖励